“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别的男人,我只有你爹,哪里来的别的男人?”未晚拍了拍他的头,“我是你娘,你喊我未晚像什么样子?”“那你是不给我喊吗?”安安瘪着嘴,眼睛一下子就水汪汪的,无限委屈...

“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别的男人,我只有你爹,哪里来的别的男人?”未晚拍了拍他的头,“我是你娘,你喊我未晚像什么样子?”

“那你是不给我喊吗?”安安瘪着嘴,眼睛一下子就水汪汪的,无限委屈的样子,巴巴的瞧着她。

未晚顿了顿,瞧着自己的儿子,内心十分无奈。

别人会被他这乖巧的模样骗到,她还能不知道他的底细呀,鬼灵精得很,他惯会用这副乖巧的面孔来迷惑人。虽然知道他这十有八九都是装的,可……

“来,告诉娘,这是怎么了?”未晚将他拉到身旁,柔声问,眼神温柔的落在他身上,食指轻抚过他额头上的头发,顺便摸了摸他的小脸蛋。

安安眨了眨眼,“刚才有个男人给你打电话,跟你关系很好的样子,喊你未晚呢。”

未晚挑了挑眉,“娘的名字叫未晚,那大家当然就这么喊我了。”

安安急了,一急就说了老实话,“那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他跟我一样是个孩子,我听出来了!”

未晚恍然大悟,乐得大笑了起来,抱起安安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所以安安这是吃醋了吗?”

安安紧紧搂着她的脖子没说话。

“如果娘没猜错的话,打电话的应该就是娘之前去工作时遇到的一个孩子。在这个世界来说,他比你大,你应该喊一声哥哥的呢。以后有机会,娘介绍你们认识,这个哥哥很聪明的。”

“安安也很聪明的!”安安急忙说。

“娘知道,你们都很聪明,所以才要介绍你们认识。”

安安缩在她怀里哼哼唧唧的,看得未晚好笑不已,心里也有些发软。

虽然她给了安安全部的母爱,身边也有很多关爱安安的人,可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爹,她又偏偏经常在他面前提到他爹。当时她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单纯的想让他知道他爹的一些事,也担心他们父子将来见面会太过生疏。谁知道她这目的是达到了,可也起了一点别的反效果。

安安就是一扮猪吃老虎的,技术那是相当的娴熟,让大人都自叹不如。她就不太明白了,她和他爹都不是这种人,怎么生出来的儿子就如此精于此道呢?

“行吧,行吧,随便你了。”未晚被他在怀里哼哼唧唧的磨得都要没脾气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称呼而已,随他高兴好了。

安安立刻就高兴了起来,又开开心心的去玩乐高积木了。

未晚摇了摇头这才去拿手机,翻了一下,果然是看到了备注为凌箫的来电。她想了想没有回电话,既然过两天就回去工作了,现在联系不联系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她却不知道周望国一直在等她的电话。

缓了两天她就回节目组了。

魏导是连脾气都没有了,单独见了未晚一面,两人也不知道在会客室里说了什么,总之大家都看见出来的时候两人都神情愉快,魏导那态度好得跟什么似的。

未晚没有拒绝节目组的好意,坐着车子来到了周家的别墅。

要不是顾及男女有别,凌箫都想要扑上去了,抱着她大哭一场了,他委屈啊!

虽然他没扑上去,但是他的表情却已经暴露了什么。一脸激动又藏着一丝委屈和谴责,眼神幽怨的看着未晚。

“凌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未晚惊讶的问,几天没见,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还好意思问!你一走了之,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听说她还出去旅游散心了!

未晚眨了眨眼睛,“怎么了?你们不是继续录制节目吗?新来的嘉宾不是也来了,你们相处得不好吗?”

凌箫扯了扯嘴角,“我们是相处得挺好的。”

“那——”

凌箫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你这狐狸精,还知道要回来!”

会叫未晚狐狸精的除了周望国就没有别的人了。

未晚笑眯眯的朝着周望国招了招手,“周望国小朋友,快过来,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我真高兴呀!”

原本绷着一张脸的周望国听到她后面半句话,嘴角控制不住的扬了扬,但是很快又压了下来,生怕别人看出来似的。

“哼,要不是我,你能回来吗?被人欺负也不知道说一声,你怎么这么蠢?”

“什么意思?什么叫要不是你,我就不能回来?”未晚一脸茫然。

周望国傲娇的说道:“当然是我要求节目组让你回来录制节目的了!”

“真的假的,你有这么厉害吗?”未晚一脸怀疑。

周望国急了,“就是我,你怎么不信啊。我和你们录得好好的,才不要换人呢!他们不把你喊回来,我就不录了,我让我爸妈把投资都撤了!”

听到这,未晚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可实际上她早就察觉到了周家的不同。

来的第一天,她,凌箫和周氏夫妻谈话的时候,他们虽然没有明着说什么,可话里字眼却始终在透露着一个信息:一切以他们的儿子周望国的喜好为主。他们做父母的也只是要求他们的儿子能开心,这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底气,他们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不管这底气是什么,可也足够了。

她只要让周望国真心接受她,这便会成为她的底牌。

当日离开的时候她就笃定了节目组过不了多久就得请她回来,周望国这孩子可不是普通的孩子那么好糊弄,他聪明又有自己的主意,而且还被惯出了性子。她获得了他的认同,打开了他的心结,这个时候正是他最依赖她的时候,偏偏节目组让她走,他知道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除非节目组不想这个节目继续了,否则的话就得请她回来。

至于担心周望国会接受新来的嘉宾,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发生的可能性太低了。周望国要真的这么容易相处,他的父母就不会愁成那样子了。

周望国可不仅仅只是顽劣而已。他的精神世界出了一点问题,现在问题还不算大,再继续下去的话,他的精神世界很有可能会崩溃,然后成为一个别人眼里的疯子。

没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只看到她脸上露出了笑容,目光柔和温暖的看着周望国,“那我是不是要好好多谢你呀?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不是打下手的那种。”

就当是回报好了。

她一定程度上利用了他对她的好感,这顿饭就消抵了。她可是许久没有做饭了。

“你会吗?”周望国一脸怀疑,眼里却闪着光芒。

“试试不就知道了。”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了。”周望国傲娇着。

未晚笑着没说话。

凌箫在一旁看着,这几天一直紧张着的心情才终于是放松了下来,有了一种惬意的感觉。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了一眼&头皱了

    未晚看了一眼异常窄小的屋子,眉头皱了皱,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定下来。

  • 光芒一&都变了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