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晚三人回到住所没多久李总就来电话了,让苏伊回公司一趟,最好就把未晚叫上。苏伊嘴上答应得爽快,却拖到了第二天才姗姗来迟,而且还是一个人,气得李总面色都青了。“苏伊,你架子可...

未晚三人回到住所没多久李总就来电话了,让苏伊回公司一趟,最好就把未晚叫上。

苏伊嘴上答应得爽快,却拖到了第二天才姗姗来迟,而且还是一个人,气得李总面色都青了。

“苏伊,你架子可是越来越大了,想见你一面比见天娱的总裁还难啊。”李总皮笑肉不笑的。

苏伊只当没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之意,笑着说道:“李总说的哪里话,这公司谁不知道就我苏伊最闲,最没有存在感啊,我一个小人物,哪里来的架子呢?”

“这话怎么说呢,你可是咱们公司的老员工,曾经的大功臣,怎么是小人物呢?”

苏伊叹了一口气,“李总,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我现在是越来越没用了,不然的话未晚也不至于录制一个综艺节目半途就让人给踢了出来。”

李总面色僵了僵,闪过了一丝不自然。毕竟这件事还是他拍案决定的……

他又迅速收拾好了表情,笑呵呵的说道:“所以眼下不正有一个机会吗?节目组那边既然想请未晚回去继续录制,那你们就应该顺着台阶下啊。”

苏伊又叹了一口气,“李总,这道理我懂。只是未晚这姑娘年纪还轻,当初突然就终止了拍摄,说不好听点那就是被赶出了节目组啊!现在就这样回去,再万一将来传出点什么不好听的话……”

李总忙说道:“这个你放心,节目组那边这次是非常有诚意的。他们说了,只要未晚肯回去,一切好说。”

苏伊眼里掠过了一道精光,却蹙着眉头,似乎有些犹豫。

李总见状面色不由得一沉,觉得苏伊未免太过不识趣了,正要给她施加一点压力,就见苏伊笑了笑,说道:“那看在李总的面子上,我就替未晚做决定了。回去可以,只是未晚才散心回来,恐怕还得休息个一两天才好过去录制节目。”

李总一听立刻就乐呵了起来,“这没问题,答应下来就好。这就对了,大家各退一步,双赢嘛。”

“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了。我先回去跟未晚说,让她准备准备,回去录制。”

“去吧去吧!”李总笑呵呵的,等苏伊走出办公室之后面上的笑容却又立刻就落了下来,皱着眉头,有些发愁。

节目组那边知道未晚终于松口了也都不由得跟着松了一口气,立马就让人去周家了。

凌箫这几天过得那是相当的不好。

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感觉头都要秃了。等录完节目,他得用点什么生发的洗发水才行。

这会儿周望国又在发脾气了,他已经毫无办法了。何宝茹也是如此,心里后悔不已。

看到节目组的人过来,凌箫抬了抬眼皮,动都不带动一下的,以为又是过来想要劝周望国的。他都懒得说节目组的人了,怎么还不死心呢?干脆一点请未晚回来不行吗?

他哪里知道不是节目组不想请未晚回来,是未晚不乐意回来啊!

“凌哥,望国呢,快,快叫他下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

好消息?

凌箫狐疑的看着他一脸不相信。现在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来人互击了一下双手,高兴的说:“未晚小姐要回来继续录制节目了!”

凌箫和周望国可以松口气了,他们这些工作员工也能松口气了!皆大欢喜啊!

凌箫愣住了,“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吗?未晚小姐说了,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凌箫脑子正常运转了起来,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眉宇间的愁绪消散了个干干净净,倏地站了起来,“那太好了!我这就上去跟望国说,他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快步朝着楼上走了去,连上楼梯都是一步跨三个台阶,可见心情之急切了。

他来到周望国的房间前敲了敲门,大着嗓音将消息说了一遍。

发脾气的周望国很快就开门了,站在门口臭着小脸盯着他,“你没骗我?你要知道,如果你敢骗我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凌箫笑眯眯的说道:“我骗你干嘛,是真的,刚才节目组的人亲口跟我说的,这还能有假吗?你未晚姐真的要回来了!这下你高兴了吧?”

“手机拿来,我要给她打电话问清楚,你们要是敢骗我,哼!”

“你不是不给她打电话吗?”凌箫奇怪的问,一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之前他们让他给未晚打电话,他就是不愿意,也不知道在犟什么。

周望国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现在能和几天前一样吗?”

凌箫一阵无语。再翻,等未晚回来就能收拾你了!

周望国拿着手机跑回了房间,在椅子上坐下,喜滋滋的拨出了未晚的电话号码。

苏伊回了公司还没有回来,未晚和安安在家里,周望国来电话的时候未晚正好去了洗手间,安安坐在铺了垫子的地上玩乐高积木。听到嗡嗡嗡的电话响声,他站了起来,走到桌子前看了看手机,是一个人名。他想了想没理会,看着手机自动停了,这才准备继续玩自己的。

只是他才转身,手机又响了。

他伸出小手滑了一下,奶声奶气的说:“喂,你找未晚吗?她现在在忙,暂时没有时间接听电话,你晚点再打过来吧!”

手机那头的周望国愣了一下,反射性的问:“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接听未晚的电话?”

“我是我,是手机一直响,太吵了。”所以他才接听电话的。

“你是未晚的弟弟吗?”周望国迟疑的问。

听声音好像是个小奶娃啊,未晚家里有这么小的孩子吗?难道是未晚爸妈二胎生的弟弟?

弟弟?

听到这两个字,安安眼珠子机灵的转了转,大声的道:“对,我是未晚的弟弟,你又是谁?”

他是谁?这话倒是问住周望国了。

他说他是周望国,他认识吗?未晚应该没有和她的家人提过他吧?这么想着,周望国心里不禁有些失落了起来。

“歪,还有人在吗?”

“你……等未晚有空,你跟未晚说一声,就这样。”说完,周望国便挂了电话。

安安望着已经是锁屏状态的手机,小脸满是不解。

“安安,你在哪里做什么?”未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自己的儿子盯着手机,小脸上表情严肃。

安安走了过来,仰头望着她,“刚才有男人找你。未晚,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未晚闻言挑高了眉,“未晚?”还有什么叫背着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这捉奸的口吻是怎么回事?

“别的男人能这么叫你,没理由我不行。”安安想要抱胸,奈何手臂不够长,够了够还是有些困难,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改成了双手叉腰,加强气势。

哼,刚才那电话他听出来了,对方是一个孩子!给她打电话的孩子,除了自己,她是有别的孩子要疼了吗?这不行!娘是他的,未晚也是他的!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48)

我要评论
  • 屋子里&之前的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很快又&激动又

    苏伊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激动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规划说了一遍。当然,时间太紧,这种规划还太粗糙。

  • 另外一&几天了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