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昊天站在阳台上吹着微凉的海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没有多少炎热,也没有寒意,正是最适合的温度。可是这会儿他却没有多少心思享受,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想起了某个女人。从第一次,她贸...

阎昊天站在阳台上吹着微凉的海风,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没有多少炎热,也没有寒意,正是最适合的温度。可是这会儿他却没有多少心思享受,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想起了某个女人。

从第一次,她贸然闯过来,先是抱住了君澜,接着又缠上了自己,看起来像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偏偏她给人的感觉又不像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她的容貌太盛,气质太好,眼睛太漂亮太干净,让人几乎不忍心对她生出什么怀疑。

可是她做的事又怎么解释?还有今晚,她说的那些话,奇奇怪怪,甚至是有些神神叨叨……莫不是她脑子有问题?

想到这,阎昊天寡淡清冷了将近三十年的心竟然第一次生出了些许怜惜。

如果她的脑子真的有问题就证明她的精神也有问题,这样的一个人,却是个精神病人的话,未免太过可惜了。她不应该是这样一个人,她应该……他思绪一顿,恍惚了一下。

她应该……她应该什么呢?他脑子里似乎一瞬间闪过了什么,带来了一股熟悉的又陌生的感觉。好像他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做过什么类似的事,所以这会儿他才那么的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应该怎么样怎么样。

可是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太奇怪了,这个女人身上有问题。不过是短暂的两次接触,竟然有隐隐动摇他心境的趋势。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她的行为告诉了他,她别有所图,而且……居心不良。

以后还是离她远点的好……阎昊天在心里默默想着。以后再有机会见面的话,他一定要把话说清楚了,免得给了她不可能的希望。他可不想招惹来什么桃花债。

阎昊天是什么人啊,在娱乐圈里就立于不败之地,即使退圈了,粉丝也是只多不少的。退圈后回了家族,接触到的异性也只多不少,可是他从来没有为谁起过丝毫波澜。他坚信现在这个也不例外。

她很美,可是他并不是好色之人。

所以阎昊天很快就平复了心情,回房,时间一到就上床睡觉,并且很快就入睡了,似乎并没有被晚上的事影响到。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晚上他做梦了,梦里光怪陆离,发生了许多事,可是他醒来之后却又将梦里发生的一切都忘记了。他迷茫疑惑了一下,又很快将之抛在了脑后。

机场,贵宾休息室,顾君澜伸手碰了碰专注看着报纸的阎昊天,压低了声音,“啊昊,我又看到你那个粉丝了。你还说她不是你粉丝,还追来机场了。”

阎昊天闻言抬头,顺着他眼神示意的方向望了过去。透过透明的玻璃墙,隐约可见另外一个休息室里坐着的女人正是前不久才见过的女人。他眉头蹙了蹙,很快就松开了。

“这里是机场,不是我的私人地盘,坐飞机的人都可以来。”所以大可不必说她是追着他来的。

“啊昊,你似乎真的一点都不相信她对你别有企图啊!”

阎昊天顿了顿。

倒不是不相信她对他别有企图,只是……

“别八卦,更别多管闲事。”他们应该不会是坐同一个班机回同一个地方的。

阎昊天想得没错,没多久就看到另外一个休息室里的人站了起来,看样子是准备出发登机了。

这个时候阎昊天才看到对方身边跟着一个孩子……

顾君澜早就知道对方身边跟着一个孩子了,只是他没有多想,更加没有认为这个孩子和那个女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毕竟她还太年轻了,没人会联想到这孩子是她亲生的。加上那天晚上光线昏暗,又出了那样的事,他也并没有太过留意那孩子的长相,只是扫了一眼,觉得长得很好看而已。

他要是仔细多看几眼,说不定还会想起什么,只可惜就这样错过了。

“咦,原来真的不是追着你来的啊。”顾君澜看对方一行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摸了摸鼻子,敢情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不要自作多情。”

顾君澜扯了扯嘴角,闭上了嘴巴。

两人是不知道刚上飞机的未晚内心是经历了怎样的一番挣扎啊。她当然知道阎昊天就在不远处了,也不是不想去见见他,只是现在真的不适合。她要是太着急了,很有可能会起到反效果。所以最后只得是忍着冲动了。

“对了,未晚,节目组那边又来电话了,姿态放得更低了一些,你看是不是时候和节目组那边谈谈了?”苏伊没察觉到未晚心情的异样,说起了正事。

未晚回过神来说道:“你看情况跟他们好好聊聊吧,你是我的经纪人,这种事本来就应该由你来做。”

苏伊点了点头,“如果诚意够的话,你回去录制也好。”

骨气要有,但是光有骨气也是没用的。

让那边知道未晚不是那么好说话,让她走就走,让她回就回就可以了。真和那边撕破脸就不太划算了。

未晚红唇勾了勾,“那就要看他们开出什么条件了。”

苏伊笑了,“如果他们真的非你不可,那条件肯定不差。”

她越发的确定了节目组那边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非要未晚回去。如果没猜错的话,问题应该是出在周家身上。

苏伊确实猜得没错,节目组现在还真的是非未晚不可,更准确的来说是周望国非未晚不可。

她很好奇未晚在那边录制节目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呢?

不过因为上次的事,苏伊现在对未晚有点怵。

她一直以为未晚是一个美人,娇娇柔柔,好说话,好相处,没什么脾气,拎得清的大美人。直到上次的事她才醒悟过来,她平时看到的未晚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未晚,她看到的只是未晚想让人看到,想让人以为的形象,真正的她或许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所以现在她自己也需要重新认识未晚。她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就像她对未晚说的,她可以说是将后半辈子都压在了未晚身上,未晚好,她就好,未晚不好,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们应该同一条心,相互信任,相互支持。

现在还差那么一点,不过没关系,时间还有,日子还长。她会让未晚看到她的能力的。

这边的未晚和苏伊心安理得,不急不躁,那头的综艺节目组就完全不一样了。整个节目组都几乎是停摆状态了,导演一行人就差跪下来求周望国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44)

我要评论
  • 飞快的&将自己

    苏伊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激动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规划说了一遍。当然,时间太紧,这种规划还太粗糙。

  • ,双手&头,看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 世界站&限制了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看不到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寂静&觉不到

    深夜,简陋的出租屋里,光线昏暗,寂静无声,几乎感觉不到人的存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