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澜怀着极度复杂又心虚的心情回到了酒店,自己的房间里。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决定这件事还是得尽快跟啊昊说,不然的话只会让他更生气。于是他来敲响了阎昊天的房门。进了房间之...

顾君澜怀着极度复杂又心虚的心情回到了酒店,自己的房间里。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决定这件事还是得尽快跟啊昊说,不然的话只会让他更生气。

于是他来敲响了阎昊天的房门。

进了房间之后阎昊天倒是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脸上多了几道红肿的伤,因为他一直低着头,直到两人坐下,顾君澜抬起了头,他才看到,吓了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顾君澜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轻碰一下就反射性的嗞了一声,忙缩回了手,撇了撇嘴,眼神有些幽怨的看着他,“还不是你,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结果天黑认错了人,以为我是你。几个人围攻我一个人,要不是后来来了人,我今晚就是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阎昊天眉头一皱,“冲着我来的?”

顾君澜点了点头,“你最近是不是又得罪什么人了?还是因为这边的开发案,所以人家故意找你麻烦?你要不要让保镖回来?”

“不用了吧,可能只是故意挑衅。过几天我回去应该就没事了。”阎昊天下意识的也认为是因为开发案的事。

毕竟当初竞争的时候对方就曾经搁过狠话,说会收拾他。只是他没想到对方还真的敢动手。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阎昊天看着他那张俊脸变成了花猫,有些不忍心,“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小伤而已,没什么大事,不用去医院,麻烦。待会儿我回房自己擦擦药就好。”

见他这样说,阎昊天也不勉强,点了点头。

顾君澜等了等,原本还指望他能主动问问是谁救了他,然后他就可以顺势将他粉丝的事说出来。谁知道他跟锯了嘴的葫芦似的……

“咳咳!”

阎昊天闻声望了过去,“不舒服?”

顾君澜深吸了一口气,“你就不问问是谁坏了那几个人的事,救了我?”

“我有必要知道?”

顾君澜笑了,“这事是因你而起,我是替你受罪,你说呢?”

“好吧,你说,是谁救了你。”阎昊天从善如流的问。

“是你的一个粉丝,她救了我之后我原本想好好答谢她一番的,谁知道她什么都不要,只说想见你一面。”顾君澜飞快的说着。

阎昊天沉默了起来,静静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所以你就把我卖了?”

“看你说的,什么卖不卖,人家就是想见你一面而已。”他说,又马上补充道:“你放心,只是单纯的见一面,我保证!”

“我有拒绝的机会吗?”阎昊天问。

“没有。”

阎昊天忽然觉得有些头疼,想了想还是没办法,只得道:“既然你答应了,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你放心,绝对没有下次。我哪知道会这么巧啊,救了我的人正巧是你的粉丝。”

“你定了时间告诉我一声。”

“好咧,我马上去回复她。这件事尽快解决,就明天晚上吧,你看怎么样?你那粉丝说她过两天就要离开了。”

阎昊天瞥了他一眼,“有我选择的余地吗?”

顾君澜老实的道:“还真没有。”

“滚!”

滚就滚吧,他还得回去擦药呢。

顾君澜麻溜的离开了,看得阎昊天好气又好笑。

晚上,未晚顺着地址,花了点功夫才找到了顾君澜说的地方,私密性很好,有明星或者是什么大人物过来这边又不想被太多人知道的话都会来这里。她看了看环境,很是满意。

报了包厢号,服务员领着未晚走了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回应,服务员推开了门,请未晚进去,然后自己才离开。

“是你!”阎昊天一眼就认出未晚了,有些讶异。

因为这两个字,未晚笑了,眉宇间的漠然之色都淡了不少,多了几分暖意和温柔。

本来就不记得她了,如果连上次的碰面都忘记了,那她会很不开心的。

阎昊天斜了一眼顾君澜,顾君澜心虚的别开了眼。

“你可以走了。”未晚坐下就对顾君澜说道,毫不客气。

顾君澜起身,提醒道:“别忘记了我跟你说过的话。”

“放心。”

顾君澜给阎昊天递了个眼神就走了出去,阎昊天是彻底无语了。

他到底是他的好友还是这个女人的好友?他就不怕他面对的是一个疯狂而没有理智的粉丝?

顾君澜离开了,就剩未晚和阎昊天两人。阎昊天算是被逼着过来的,自然没什么话好说了,而未晚垂着眼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静静坐了一会儿之后阎昊天想就这样坐一会儿就离开似乎也很好……

只是才这么想着,他就觉得眼前阴影一晃,身边就坐下了一个人,他本能性的僵住了身体,下意识的要避开。

“你敢动一下试试。”属于女子的特有的娇柔声调,明明是娇软的声音,阎昊天却听出了威胁之意,似乎还有种咬牙的发狠……

他不动了,完全是行为先于理智。意识到这点,他眉心不禁一皱。

第二次了,为什么他的身体似乎对她有种莫名的……归属感?

阎昊天侧目看着她,对上了她的眼睛,两人都不躲不避,直视着对方。阎昊天是想看清楚这女人有什么特别的,让自己反常了起来,而未晚则是想看看从他眼底里能不能找到一丁点的熟悉。

“我长得美不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未晚问。

阎昊天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圈,诚实的道:“美。”

何止是美,还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她长了一张让人羡慕和嫉妒的脸,说是上天的杰作丝毫不以为过。不过他向来不好女色,美不美都只是一具皮囊。

“那你喜欢吗?”她又问。

阎昊天沉默了一下,“这位小姐——”

他要说的话被她突然抵在唇间的纤纤食指打断了。

那温热的手指轻抵着他的嘴唇,似乎并不比他的嘴唇粗糙多少,那细腻温软的触感让他几乎本能的抿了一下唇……虽然动作很轻,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

未晚不由得轻笑了出来,笑声愉悦,不顾他僵硬的身体,柔弱无骨的依偎到了他怀里,一手贴在了他心脏的位置。那里跳动的频率似乎再正常不过了,好像眼下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不值得他为之所动一样。

不过……他的呼吸好像快了一点。

“这位小姐,请你自重好吗?”阎昊天有些生气,他伸手就要将她推开。可是他的手碰到她的肩膀却犹豫的停住了。

“我叫未晚。记住了,以后可别忘记了,因为你的人生将会与这个名字密不可分。”

阎昊天眉头一皱,“你……”

未晚突然坐直了身子,身子端正,完全看不出刚才还没有骨头似的赖在别人的怀里和别人耳鬓厮磨,转变之快让阎昊天都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你现在有未婚妻吗?”未晚突然问。

阎昊天愣了一下,反射性的回答:“没有。”回答之后反应了过来眼底闪过了一抹懊恼。

“有女朋友吗?”

他抿着唇,拒绝回答她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这是非常私人的事,他们只是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而已。况且……他有没有未婚妻,有没有女朋友,作为粉丝的她居然会不知道吗?这算什么粉丝?

他不回答,未晚也不生气,反而笑了笑,食指卷着一缕长发把玩着,漫不经心的说:“没关系,我不在乎。不过我得提醒你,如果你有女朋友的话,最好就赶紧分手了,不然我会不高兴的。我不高兴,就会让大家都不高兴,到时候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也说不准。为了大家好,你还是趁早解决了吧。”

阎昊天气极反笑,“你年纪小小,口气倒是挺大。是谁给了你胆子和自信,让你这样跟我说话的?”

未晚眼波一转,睨着他,意味深长,“你很快就会知道是谁给了我这样的胆子和自信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过过一&年纪小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素手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子转了&条暗巷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娘,她&及了!

    小的那道身影凑了上去,大眼眨了眨,回头:“娘,她死了,魂魄还没有散呢,娘你快点,快读取她的记忆,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