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未晚的态度太过坚决,苏伊在魏导再次打电话来的时候不得不装作很是为难和抱歉的婉拒了魏导让未晚回去继续录制节目的请求,气得魏导脑子一热,直接就把电话挂了。这下苏伊又开...

基于未晚的态度太过坚决,苏伊在魏导再次打电话来的时候不得不装作很是为难和抱歉的婉拒了魏导让未晚回去继续录制节目的请求,气得魏导脑子一热,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这下苏伊又开始担心了。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既然魏导都打电话过来了,你就顺着台阶下得了呗,你还拿乔上了。你要是真得罪了魏导,对你以后的发展可没有好处啊!”未晚就是太年轻了,性子也太傲了,还没有被社会毒打过。

未晚瞥了她一眼,“苏伊,你以前真的是什么金牌经纪人吗?”

这么毛毛躁躁的,哪里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苏伊一噎,瞪了她一眼,“你个没良心的,我这还不是在为你担心,你倒好,还说起风凉话来了。”

未晚感觉到了她的焦躁,叹了一口气,说道:“苏伊,你自己没发现吗?你太急躁了,也太不安了。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似乎连最基本的判断力都失去了,这不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金牌经纪人会做出来的事情。我需要的是一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冷静分析,想出合理对策应对问题,带领我在娱乐圈里前进,步步攀上高峰的经纪人,而不是一个遇到一丁点事情就先自乱阵脚,拖我后腿的经纪人。”

说着,未晚表情变得有些冷漠了起来,“如果你还是这样,没有办法端正自己的心态,那我恐怕真的要考虑一下李总的提议,换一个更适合,更称职的经纪人了。”

苏伊面色一白,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未晚,似乎有些受打击。

未晚却视而不见,继续说道:“你知道我进娱乐圈是为了什么,你觉得你这样真的能帮到我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不可能每次都提醒你。我希望我的经纪人是能帮助我,能配合我,能和我携手共进,共创辉煌的人,而不是一个目光短浅,只看得到眼前利益的人。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话吧。”

苏伊是怎么离开的她自己都忘记了。未晚说的话对她而言太过震惊,太过打击,让她措手不及,也让她心慌害怕。

“娘,苏姨呢?”安安没看到苏伊,有些奇怪的问。

“苏姨不舒服,在休息,我们不要吵她。娘带你出去转转。”未晚拍了拍儿子的头。

安安高兴得直接蹦跳了起来。

夜晚的海边凉风阵阵,伴随着淡淡的属于大海特有的咸腥味,隐隐还有椰子树的清香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独特的鲜香清新气味,让人精神不由得一振。

“娘,我们下次还来玩吧。”安安赤着脚踩在沙滩上,蹦蹦跳跳的,穿着小短裤,时不时的往海里踩,然后在海水涌上来的时候又飞快的退回来,好像在和海水玩耍一样。稚嫩又清脆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海滩。

大概是他们两母子走的地方稍微偏僻一点,又是夜晚,人很少,走着走着,几乎就看不到什么游客了。换做一般人,一个独身的貌美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肯定会害怕,可未晚两母子只觉得眼下安静的环境更合他们心意。

“娘,你还没有跟安安说过爹的事呢!”安安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停下了脚步,仰头望着自己的娘亲。

“……你爹啊……你爹他,嗯,他……”未晚正思索着要怎么跟儿子说他爹的事,耳尖的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响声,立刻转移了话题,“儿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响声?”

安安毕竟人还小,立刻就被转移注意力了,眨巴着眼睛,凝神听了听,点了点头,“好像是有别的声音。”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去看看?”

安安拧着小眉头,怀疑的看着她。

娘是不是没找到爹,所以故意转移话题啊?这么想着,安安觉得极有可能,不然的话娘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带着他找爹,也没有提过爹的事呢?

唉!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娘其实不用担心他会受到伤害的。找爹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他其实也习惯了。

安安觉得即使自己看穿了娘亲的心思,但是作为一个体贴的儿子,他也是不能说的,还得好好配合。

“行吧,咱们去看看。”说完安安就率先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了过去,那步伐迈的,跟小老头似的,双手还负在背后,看得未晚好笑不已。

顾君澜有些狼狈的应付着几个人,心里暗叹倒霉。

他不过是想着趁着夜色好,出门散散心,谁知道就遇上了麻烦事。而且他敢肯定这些人是冲着啊昊来的,他这是替啊昊背了黑锅啊!偏偏他出门前喝了点酒,这会儿又要应付几个人,渐渐的有点吃力了,身上,脸上挨了几下。

卧槽,阎昊天,怎么还不出门找他,他就要被人打死了!如果他今天被打死了,他做鬼都不会放过他的!

顾君澜侧面躲过了一拳,眼角余光不经意的一扫,瞟见不远处立着两道身影,衬着附近高大的椰子林,树木,颇有种鬼影深深的感觉,吓得他哆嗦了一下,一个不慎,脸上就多了道伤。

“谁在哪里!”

顾君澜突然一声爆喝,让对方几个人也同时停了手,望了过去。

因为背着光,看不清楚那两人,顾君澜和对方几个人同时往前走了几步,很快就将两人看了个清楚。

顾君澜瞪大了眼。

这女人、这女人不是那个,当初在大街上对啊昊投怀送抱的女人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他很快又想起了什么,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那天他听到的女声觉得很熟悉,敢情是她的啊,他就说嘛。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莫非是追着啊昊来的?

顾君澜下意识的就怀疑上了,一时间倒是忘记了眼下的情况有些不容乐观。

看到来人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和顾君澜动手的人霎时间便松懈下来了。不足为惧。

“识相点,不想惹事的就赶紧离开,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为难女人和孩子了!还有,闭紧你的嘴巴,不该说的别说,不然……哼!”威胁意味十足。

顾君澜虽然希望这个时候有人出现,但看到是未晚和一个孩子,他是不忍心将这两人牵扯进来的,于是也说道:“你们赶紧走吧,不要多事。”

未晚眉心动了动。

她当然是认出顾君澜了,跟她男人是一起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呢?”未晚问。

安安眼睛倏地一亮,灼灼的看着顾君澜,那火热的眼神看得顾君澜莫名其妙。

不过……这孩子长得怪精致的,还挺可爱,即使夜色不是很明亮,但也看得出那小脸蛋又白又嫩,肉乎乎的,让人忍不住想揉一把。他觉得自己的手有些痒痒的。

至于未晚……他竟然诡异的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知道她嘴里说的他是谁。

“他……”顾君澜有些为难,当着这些人的面把啊昊的消息说出来,那岂不是暴露了他吗?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下意识的瞟了眼旁边虎视眈眈的几个人。

未晚将他的神情看在眼内,视线一移,落在了那几个人身上,眉头皱了皱,下巴一抬,倨傲的问:“他们是来找他麻烦的?”

顾君澜沉默不语。

“臭娘们,竟然敢多事,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小脸蛋长得挺美,捉回去说不定也是大功一件,还有这孩子,应该能卖一个好价钱。”有人看着未晚和安安,心里打起了歪主意。

顾君澜有些急了,本能的挡在了两人面前,面色阴沉,“你们是在找死!”

未晚点了点头,确实是在找死。

她拍了拍安安的小背,“儿砸,去,解决他们。这人是你爹的朋友,咱们得帮帮。”

安安一听,立刻就笑了。

果然是和爹有关系,他是爹的朋友,那就是他的叔叔!

叔叔有难,他是一定要帮的!

顾君澜听到身后传来的说话声,差点脚步一崴,跌倒在地上。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

他回头正要呵斥,未晚却手一伸,捉住了他的手臂一扯,他身形一个踉跄,扑在了前面的一颗椰子树上。撞得他头冒金星,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趁机砸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身后就传来了几声奇怪的声音,他想回头,却不知道为什么动弹不得,好像、好像被人定住了一样。

所以他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三岁不到的孩子是如何将几个成年凶恶大男人收拾得趴下,如同死尸一样的。

而未晚,从头到尾都站在一旁,眼神里甚至带着一丝丝的欣慰。

哎,她的儿子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似乎

    苏伊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激动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规划说了一遍。当然,时间太紧,这种规划还太粗糙。

  • 你的仇&,你的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要走人&。

    未晚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身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结果撞到人了。那人连她脸上的墨镜都给撞歪了,她索性拿了下来,蹙着眉头看了眼撞了自己的人,又把墨镜戴上,脚步一抬就要走人。

  • 着未晚&口水了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