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事实证明,他们还真的搞不定一个小屁孩。特别是当这个小屁孩是个聪明的,又有靠山的,可以横着来的时候,更搞不定了。节目组,何宝茹和凌箫轮番上阵,结果呢,非但没有说服周望国,反而把...

而事实证明,他们还真的搞不定一个小屁孩。特别是当这个小屁孩是个聪明的,又有靠山的,可以横着来的时候,更搞不定了。

节目组,何宝茹和凌箫轮番上阵,结果呢,非但没有说服周望国,反而把周望国的脾气给挑了起来,一反常态的开始大闹,根本就没法拍摄录制节目。要不是节目组的人一直跟着拍摄,他们根本就不敢相信,现在的周望国和之前的周望国是同一个小孩子。

直到现在他们才终于见识到了周氏夫妻口中的他们的儿子很不听话,很顽劣不驯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虽然说五个家庭互不干涉,各自行动,但是既然是同一个综艺节目,没有交集当然不可能。几个嘉宾按照规则,有时候也会聚在一起讨论教育问题的。现在周家这边出了问题,这可怎么搞?就算可以让其他的家庭先继续,他们后续跟上,但是也不能一直这样拖着啊!

节目组的制片人都觉得自己的头发都掉了不少。

他就说,他就说,不要换人,不要换人!现在好了吧,高兴了吧?

最后制片人都发脾气撒手不管了,嚷嚷着这事谁惹出来的就谁解决,搞不定就别录了,大家一拍两散,以后都别出来混了!

制片人撒手不管,事情就全压在了导演头上,谁让当初是他答应了让未晚离开的呢?祸是他闯出来的,现在就应该由他来解决!

导演原本还想撑几天看看的,可实际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他这样。几天之后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每天都在烧钱啊,周家要是反悔,撤回赞助,他上哪找新的赞助商?再万一周家真的跟上面的人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这节目还要不要播了?

迫于形势,导演不得不低下头给未晚的经纪人打电话了。

在海边度假,玩得乐不思蜀的苏伊和未晚压根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突然接到节目组的电话,苏伊还愣了一下,怀疑打错了,下意识的就想拉黑名单呢。幸好理智在最后一刻制止了她。

当时两人正躺在太阳椅上晒太阳呢。

苏伊碰了碰未晚光滑的手臂,下巴点了点,示意她看手机。

未晚视线往下移,看了眼响着的手机,“怎么?你还想让我帮你接电话不成?”

苏伊无语的看着她,“醒醒,这电话你就不觉得熟悉吗?上次你录制的综艺节目,导演的电话号码啊!”

“哦。”

哦,哦?就这样,她就这反应?

“这电话你说我要不要接?”苏伊问。

未晚神色淡淡,漫不经心,“接吧,这是礼貌不是吗?”

苏伊点了点头,也是,人家好歹是电视台的大导演,指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没必要得罪人。

这么想着,苏伊一边起身走到了一旁,一边划下了接听键,满是笑意的说着:“魏导,你好啊,怎么这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我真是太惊喜了。”

未晚一动不动的躺着,似乎对苏伊那个电话一点兴趣也没有,眼尾都不带动一动的,偶尔瞟下在一旁玩水的儿子。

安安第一次来海边,兴致一直非常高,玩得很开心。她虽然有些担心他不习惯,不过见他这么高兴,她也不忍心扫他的兴。最多到时候要是出什么事,她喂他吃点药好了。

虽然这个世界限制了她许多,不过底子到底还是在的,她总不能真的变成了一个废人。

“什么?魏导你的意思是让未晚回去继续录制节目?哈哈哈,魏导,看你这玩笑开的,可就没意思了。我们未晚都已经离开了,也没有对外说过什么话,难道你们还不放心啊?什么?搞错了?这……魏导,咱们可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这种话就没必要说了吧……我知道,我明白,所以我们未晚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什么,默默承受了这一切不是吗?魏导……”苏伊一边和魏导周旋着,一边朝着未晚挤眉弄眼的示意她。

未晚勾了勾唇角,并没有任何回应,只当没听到。

最后苏伊只得对魏导说道:“这件事我一时间也做不了主,我得问问未晚的意思。魏导,你是不懂啊,未晚这孩子,别看她年纪轻轻的,但是性子倔着呢。我说好听一点是经纪人,说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保姆啊!”

苏伊说着,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玩水玩得不亦乐乎的安安,心里暗道她可不就是个保姆,专门带孩子。

“嗯嗯嗯,好好好,我明白,我会好好跟未晚说的……好的,先这样,魏导再见。”

电话挂了之后苏伊立刻就走了回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未晚,“未晚,你猜刚才谁给我电话,说什么了?”

未晚莫名的看了她一眼:“你刚才不是说了吗?综艺节目的导演,魏导。”

呃……苏伊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一开始就说过了。行吧,是她太激动了,以至于一时忘记了。

“那你知道他找我做什么吗?”她故作神秘,脸上却难掩激动。

未晚神色淡淡,甚至有点无动于衷,懒懒的说道:“大概是想请我回去继续录制节目吧。”

苏伊面上激动的表情都凝结住了,一时间竟然有种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的感觉。她能不能配合点?

“你怎么知道?你偷听我讲电话了?”

“这还用偷听吗?用脚指头猜都能猜到。肯定是新请的嘉宾搞不定周望国,所以又想起我来了。不用理会,下次再打电话来,你就拒绝他,说我不能回去,没空。”

“什么?拒绝?你疯了?”苏伊差点就跳了起来,瞪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我再冷静不过了。苏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要明白,当初让我走的是他们,现在想让我回去,总得给点诚意。不然的话我成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我就这样回去了,别人只会看不起我。而且现在是他们有求于我,不是我有求于他们,我们的姿态得摆起来,明白吗?”

新人也是有尊严的,特别是她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价值。价值这种东西利用得好,那就更获得翻倍的利益,利用不好,价值再高也是瞎浪费。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转,一&附近一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出来,&到了鼻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 ,双手&就差流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