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望国一直没有下楼,晚餐做好了之后凌箫和何宝茹商量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凌箫先上楼看看的比较好。凌箫来到周望国的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望国,是我,你开开门,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

周望国一直没有下楼,晚餐做好了之后凌箫和何宝茹商量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凌箫先上楼看看的比较好。

凌箫来到周望国的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望国,是我,你开开门,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不会再这样了,你可不能反悔啊。”

房间里传来了周望国的吼声,“我是和未晚说好了!”

凌箫一噎,顿了顿才又说道:“你先开门,咱们好好聊一聊,行不行?你不想知道未晚的事吗?”

没声音,凌箫等了等,以为他不会开门,正要再试试,房门就开了。周望国绷着脸站在门后,冷冷的瞪着他,眼神充满了指责,让凌箫无端的有些心虚气短了起来。

真是见鬼咯,又不是他将未晚赶走的,事实上他也很发愁啊!

凌箫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你说,未晚为什么离开了?”周望国质问道。

凌箫知道这孩子不是随便能糊弄得了的,要是随便敷衍他,说不定会起反效果。

“我可以跟你说,但是你不能闹。因为你闹的话,只会让未晚难做。这是她公司的决定,你也知道,未晚是个新人,她没有任何资源,也没有任何靠山,连作品都没有。这次能来录制节目也是有原因的,中途退出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

“望国,还剩半个月而已,也没人让你像喜欢未晚一样喜欢新来的嘉宾,只要你稍微配合一点,拍完这节目就完事了。大家都轻松不是吗?”

周望国翻了个白眼,“是你们轻松才对,关我什么事?总之,我只要未晚,未晚不回来,我就不拍了!我要打电话告诉我爸妈,我不拍了,把你们通通都赶走!”

说完他还真的要去打电话,凌箫顿时头都大了,连忙拦住了他,“你这孩子,怎么说风就是雨的,别胡闹。你都还没有和新嘉宾相处过,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她呢?说不定她比未晚更有趣,和你更合得来啊,你就先试试吧,行不行,我喊你祖宗了。”

事实证明,就算凌箫喊周望国祖宗也是没有用的,周望国就是一句话:只要未晚,其他人他一律不配合!

凌箫喉咙都说干了,他一点都不松嘴,最后没办法了,只得联系了节目组。

偏偏节目组不信邪,让何宝茹去试,结果周望国根本连眼尾都不瞟何宝茹一下的,让她无比的尴尬。

这下节目组可发愁了。

对外是宣称这五个家庭都是综合各种条件因素挑选出来的,可事实上周家不是。周家也并非普通的经商之家,而是大有来头,又大手一挥,赞助了整个节目几乎一半的经费。如果真的让周望国喊着要不录节目了,以周氏夫妻对他的纵容程度来看,还真的很有可能会顺着他的意思退出。要真的是这样,这节目还录不录了?

赞助商他们还能再找,可是这拖延的时间,将近十位嘉宾的档期,前期投入的所有金钱时间,人力物力都要付之一炬了。

没办法,节目组的人只好去找周氏夫妻了。

不过周氏夫妻两人的态度却大大的出乎节目组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周先生很忙,这种事他没有出面,而是交给了周太太。

听完了导演的话,周太太面带微笑的看着导演,脾气很好的问道:“你们还记得当初我们提出来的要求和条件吗?我们之所以赞助这个节目并非因为我们想当明星,想出道,想火,仅仅是因为我儿子。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个节目让他有所改变,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要让他开心。在这之前,你们做得挺好,我们两夫妻也挺满意。”

导演和制片人听出了周太太在这之前的四个字咬了重音,意有所指,两人心里一凛。

还没有说什么,周太太就继续说道:“我和我先生对未晚小姐的表现很是满意,原本还打算追加经费,可是现在你们节目组的表现让我们很失望。你们这是想耍着我们夫妻玩?”

“这……周太太,你严重了,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导演连忙解释着,“未晚中途离开,这……这真的不是我们的主意,是她的经纪公司提出来的。让何宝茹代换未晚也是她的经纪公司给的主意。他们那边坚持如此,说是给未晚安排了别的活动,我们也是没办法啊!”

周太太神色不变,闲闲的说:“哦,那现在我也没有办法。”

导演和制片人面色顿时一僵,有些难看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是我想说,我们夫妻做的一切都是以我儿子的喜好为前提,懂我的意思吗?”周太太看着他们意味深长的说道。

望国在他们面前实在是太过调皮顽劣了,他们只有一个儿子,根本就管不住,打不得,骂不行。好不容易来个能收拾,压得住他的人,他们两夫妻都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呢,节目组倒好,直接将人换了,还瞒着望国。谁给他们的自信和胆子?

别人他们夫妻不知道,可对他们一家来说,录制节目就是给望国找个乐子,能让他改改自然是最好,实在不行,就当是他们给他弄了个真人游戏得了,他开心就好。可现在他不开心了,谁知道他会闹成什么样子?

想想儿子那阴晴不定的脾气,周太太就有些头疼,恨不得亲自打电话让未晚回来。她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她都想花钱请她来照顾望国了。

别人可能觉得望国只是暂时被未晚说服了,会好好配合她,所以才有之前的效果,可实际上只有他们当父母的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了,节目组却搞砸了!

他们不把未晚请回来,这事没完!

节目组的人懂周太太的意思了吗?懂,就是因为懂所以才头大啊!

未晚已经走了,新的嘉宾也来了,而且为了播出的时候不让人多想怀疑,所以还专门请了一个有分量的人过来顶替未晚,现在好了,周家这个态度,这让他们怎么办?再去请未晚吗?这不是打脸吗?当日是怎么跟未晚说的,那情景,那画面还历历在目呢,现在就要去将人请回来?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这么想,节目组决定还是从周望国身上下手,让他接受何宝茹,这样一来就皆大欢喜了。

想要收服周望国,还得何宝茹配合才行。

节目组的人很快就和何宝茹谈过了,事到如今,是干得干,不干也得干了。她的粉丝已经知道她来录制节目了,要是就这么走了,对她的名声也不好听。被一个刚出道的新人踩在头顶上,她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除了要何宝茹配合,还有凌箫,他和未晚相处过了,也和周望国的关系不错,中间有他做调和剂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

就不信了,他们这么多人还搞不定一个小屁孩!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经不是&眉头看

    未晚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身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结果撞到人了。那人连她脸上的墨镜都给撞歪了,她索性拿了下来,蹙着眉头看了眼撞了自己的人,又把墨镜戴上,脚步一抬就要走人。

  • 睛发亮&口水了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 &子的额

    大的身影跟着上前了几步,站在床边,伸出食指抵着女子的额头,微微闭上眼。

  • 自己的&目的,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