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后骑虎难下,眼睁睁的看着服务员调来了监控。别人不知道,她身为当事人不可能不知道。其实是她从洗手间出来,因为看着手机,没留意,走得也快,所以就和那小子撞上了。她倒是没事...

女人最后骑虎难下,眼睁睁的看着服务员调来了监控。

别人不知道,她身为当事人不可能不知道。

其实是她从洗手间出来,因为看着手机,没留意,走得也快,所以就和那小子撞上了。她倒是没事,那小子却跌在了地上。原本也没有什么,她也不可能真的跟一个孩子计较,可谁知道这孩子竟然要她道歉,说她撞到了他,应该说对不起!

笑话,她一个几十岁的人,怎么可能跟一个两三岁的娃道歉,她当然是不肯了。可这孩子还纠缠上了,加上……她就一时气怒,伸手推了这孩子一把,他就哭起来了,然后他妈妈也正好过来了。

倒打一耙这种事她不是没做过,这次她觉得一般的家长听完她的话第一时间应该都是顺着她的话说声抱歉对不起什么的,这样一来大家就相安无事了。可谁知道啊,这次就碰上了一个较真的!

看完监控,事情就一清二楚了。

女人也不得不迫于压力不甘不愿的给未晚道了歉。

未晚倒是没有咄咄逼人。

“女士,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们就先走了,希望这件事没有影响到你们度假的心情。”餐厅的服务员也表达了歉意,给他们三人送了一份下午茶。

最后就剩未晚两母子,闻声赶来的苏伊还有那个女人了。

大家都走了,那个女人也懒得装了,面色难看的横了未晚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抬着下巴,一副倨傲的模样就要离开。

未晚在女人经过身边的时候冷不丁的说道:“心里多点善意,少点恶意,心境平和一点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生出孩子。”

女人猛地停住了脚步,瞪大了眼,面色也跟着倏地一变,恼羞成怒的瞪着未晚,尖叫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说谁生不出孩子,你说谁生不出孩子了!”

未晚看着她微微一笑,“有时候无法得偿所愿,不仅仅是身体的问题,更是福报问题。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也不管女人铁青的脸,抱着安安就离开了。

苏伊愣怔了一下,等她都走远了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

走远了,苏伊才忍不住问道:“未晚,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还没有生孩子?”

“看出来的。”

“啊?那你最后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听起来怎么像是算命的话?”苏伊狐疑的看着她。

她不会是想告诉她,她会算命吧?

“只是故意吓唬她而已。看她今天的表现就知道这人平时为人一定非常的苛刻挑剔,得理不饶人,这样的人心胸狭隘,一丁点的事都会憋在心里,轻易不会想通。时间一长,肯定会影响身体。再看她的年龄,我就瞎蒙了一下。”

苏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不高兴,“也是倒霉了,遇到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安安没吓着吧?”苏伊有些担心的摸了摸搂着未晚脖子,趴在她肩膀上的安安。

未晚轻拍了拍安安的后背,“吓不到他。委屈倒是真的,不过没关系,娘替你报仇了。”她说着,侧头亲了安安一口。

安安马上就咧嘴笑了笑,回亲了她一口,“娘亲亲。”

苏伊在一旁看得是羡慕妒忌不已,恨不得安安是自己的儿子才好,这样她就想怎么亲就怎么亲了。

安安这孩子,看起来乖巧,也听话,但别看他年纪小小,可有自己的原则了。平时她怎么揉他,捏他小脸蛋都行,可就是不能亲他。所以每次看到未晚亲他,她都羡慕得要流口水。

哎呀,什么时候安安也给她亲一口呢?

安安有些水土不服,未晚和苏伊决定今晚就先好好休息,明天再说别的。

安安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满血复活了。三人兴致勃勃的开始了这趟旅行行程,玩得那叫一个乐不思蜀。却不知道另一头,终于知道她不再录制节目了的周望国大闹不止!

凌箫确实是按照未晚说的,暂时稳住了周望国,直到新的嘉宾来了,这下可好了,直接捅了马蜂窝。

节目组既然答应了让未晚提前离开,那就肯定会提前定好接替未晚的人。未晚一走,节目组这边马上就联系人进组了。

这人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拉来救场的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行的。首先名气不能比未晚小,不然观众会认为是走后门,是资本。刚火的也不行,别人会认为是抢了未晚的位置。请来救场的人得名气够大,在娱乐圈的地位要够稳,又得有话题有热度,有口碑,只有这样的人来救场才不会被人怀疑,质疑。

他们请来的是一位童星出道,有作品有口碑,年纪也到了一定,已经沉淀了下来的女演员。人家要作品有作品,要奖项有奖项,一个综艺节目,不会让人觉得是抢了未晚的,反而一看就知道是救场的。至于为什么要来救场,这里面可作的文章就多了。

节目组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节目自把一切问题都想到了,也想好了,唯独遗漏了周望国这个熊孩子。

周望国这天放学回到家,看到了一个女用行李箱,立刻就露出了笑容,以为是未晚回来了

他扔下书包就往厨房冲,因为他看到凌箫在厨房了,他以为他和未晚两人在厨房准备晚餐。

“未晚,你回来了!”他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谁知道站在厨房里,转过身来的人却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熟悉是他在电视剧上看过她主演的电视,知道她这个明星。陌生的是她根本就不是未晚,不是那个他喜欢的未晚!

他表情立刻就变了,大声道:“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家?未晚呢?”

何宝茹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笑着说道:“你好呀,你就是周望国小朋友吧?未晚她有事不能继续录制节目了,所以换成了我。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会由我和凌箫共同照顾你。”

周望国一听立刻就炸了,“谁允许你代替她的?有事不能录制,那就等,我不同意你换掉她!我不录了!”

他大声吼完转身就跑上了楼,根本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

不只是是何宝茹,就连凌箫和摄像组都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们也想过周望国知道这件事之后可能会不高兴,但是万万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激烈啊,显然没有一点要配合的意思,直接让何宝茹出丑了。

何宝茹不愧是经历多的人,面上一点异样都没有,还反过来安慰大家,“没事的,他应该就是一时没有办法接受。咱们事先又没有跟他提过,他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给他一点时间吧。”

听到她这么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如果她也跟周望国一样闹脾气,那就真的没办法录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专门&将还没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 个未晚&的记忆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 了,要&法用太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