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晚原本还想矜持一下的,可是到了海边发现所有的人都穿着暴露的泳衣,根本就没人在意,也没人会侧目议论,大家都只顾着玩水。而且安安还一个劲儿的喊她一起玩,最后她没忍住,蹲在海边...

未晚原本还想矜持一下的,可是到了海边发现所有的人都穿着暴露的泳衣,根本就没人在意,也没人会侧目议论,大家都只顾着玩水。而且安安还一个劲儿的喊她一起玩,最后她没忍住,蹲在海边和儿子玩起水,玩起沙子来了。偶尔也会和安安牵着手一起往海里走,然后等海水扑过来的时候又尖叫着往回跑,就这样一又一次,玩得可开心了,一点也不觉得幼稚,看得苏伊好笑不已。

苏伊哪里知道对未晚两母子来说这可是绝对新奇的事。

海,对古代的人来说绝对是非常遥远又神秘的。就算她是神,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在海边玩耍过的。安安就更加没有了。

未晚和安安还看到别人玩项目,眼馋得很,苏伊可不敢让他们两个刚进城的人玩这些,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哄住他们的主意。拉着他们回到了酒店的泳池,然后借来了两个动物造型的水上座椅,让他们可以在上面坐着,躺着,随便他们喜欢,也可以玩水,又安全,适合他们两个旱鸭子。

未晚和安安果然是玩得不亦乐乎,两母子也不嫌单调,就在泳池里,一会儿套着泳圈在水里划一划,一会儿又沉到水里,一会儿又爬上气垫座椅,趴在上面,手伸到水里玩水。安安的笑声就没停过,带着孩子特有的稚嫩和奶气,让人听着就控制不住的跟着笑起来,心情愉悦。

“娘,这里,这里,快点!”

“娘休息一会儿,你先自己玩,小心点啊,别栽到水里了,我不捞你的。”

“哼,娘坏坏,安安才不会栽水里。”

“嗯,安安最厉害了,从来不会让娘担心。”

顾君澜原本躺在阳台的躺椅上闭目养神的,海风阵阵,送来了一股带着淡淡海腥味的凉意,很是舒适,直到一阵说话声打扰了他。

一开始他倒也没有多注意,直到他听到了那个声音奶奶的,软糯软糯的奶娃一口一口叫着娘的时候他才睁开了眼睛。

娘?这是什么称呼?难道有人在拍戏?也不对吧,就算是拍戏,古装戏也不会来这里拍啊!这里应该只能拍现代戏吧,可现代戏怎么会有人叫娘?

而且这女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像有点熟悉,在哪听过一样……

顾君澜不由得思索了起来,这道女声很是动听,和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完全不一样,带有一种很特别的,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让他思索了起来,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听过。可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他控制不住好奇心,站了起来,走到阳台上朝着下方不远处的用泳池望了过去。

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去了海边,那边泳池就只有三个人在,两个大人,一个孩子。孩子在扑腾着玩水,两个大人,一胖一瘦,都躺在气垫座椅上,看不清楚容貌。反倒是那个孩子,玩着玩着就转了个方向,一张小脸正对着他这边的方向,不过他玩水弄湿了头发,湿哒哒的粘在了额头上,脸蛋上,看得不是很清楚,而且他很快又扭过了身子。

即使是这样,顾君澜还是晃了晃神,觉得那孩子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个想法浮现出来的时候他迷惑了一下,今天怎么都是感觉见过,听过的声音的人?不会是某人的私生饭追了过来吧?

想到这,他忙回头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啊昊,我怀疑是不是有你的私生饭跟踪过来了。”

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怎么,你遇到了?”

“那倒没有,就是怀疑。”

阎昊天又是一阵沉默,“你要是有这闲工夫,你就过来帮忙,别躺在酒店瞎想。”

他都已经退圈这么久了,怎么可能还会有私生饭跟踪过来。

顾君澜一听连忙道:“我没闲工夫啊,我忙着呢,我这不是担心你被人跟踪吗?”

阎昊天懒得理他,一句话不说就挂掉了电话。

“哎,这人怎么不识好人心啊……”看着被挂掉的电话,顾君澜嘀咕着,放下手机想要再看看那个孩子的长相,越想就越觉得眼熟。

谁知道等他走回阳台再看过去的时候,泳池上已经没有人了。

不过顾君澜很快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而已经离开泳池,披着浴袍准备回房间的未晚三人正进入电梯,苏伊还有些不解的问:“怎么突然就要回来了?不是玩得好好的吗?”

未晚低头用浴巾擦了擦安安湿漉漉的头发,说道:“我们坐了飞机过来也没有怎么休息,刚才也没有先带安安吃东西,玩一会儿就好,不然时间久了,容易疲累,万一生病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苏伊恍然的点了点头,这倒也是。特别是安安,年纪小,适应可能没有大人好,要是生病了那就麻烦了。

苏伊是没有看到未晚眼里闪烁着的异样光芒。

其实是刚才她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分明就是那人的。这说明了他也在这个地方,知道他很有可能也在这个地方,她哪里还在泳池待得住。

她得琢磨一下,如果他真的在这里,她应该做点什么。

回到房间,未晚让苏伊先带安安进浴室洗漱干净,穿好衣服,待会儿她们收拾好了再下楼去用餐。苏伊当然是没有意见了。

“那我先照顾安安,你自己先去洗澡吧。”她头发又长,洗澡洗头,吹干头发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了。

其实她有劝过未晚,让她把头发稍微修剪短一点,但是未晚拒绝了,还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一本正经的,让她差点就信了她的鬼话。

未晚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另外一个浴室。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安安已经吹干了头发,换好了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玩着玩具,自娱自乐的。

看着安安,未晚眼里掠过了一道暗色。

她不是没有尝试过用法术改变,只是却发现这个世界天道的约束远比以往任何一个世界都要强烈。一旦她过度使用法术,被天道察觉,到时候只怕和他相认都来不及就要离开了。如果离开,那就真真没有机会再下来,而是又要开始漫长的等待了。

相比那种漫长的等待,眼下这种处境还是好太多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400)

我要评论
  • 头:“&及了!

    小的那道身影凑了上去,大眼眨了眨,回头:“娘,她死了,魂魄还没有散呢,娘你快点,快读取她的记忆,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 这种反&激动又

    苏伊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激动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规划说了一遍。当然,时间太紧,这种规划还太粗糙。

  • 得这么&漂亮,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 色一冷&。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张名片&胖的身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