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退出节目录制?”凌箫大为吃惊,急问道:“未晚,这是为什么呀?”未晚摇了摇头,“今天节目组的人来找我谈的就是这件事。”“你是说是节目组要你退出的?可这是为什么呀,既然一开始...

“什么,退出节目录制?”凌箫大为吃惊,急问道:“未晚,这是为什么呀?”

未晚摇了摇头,“今天节目组的人来找我谈的就是这件事。”

“你是说是节目组要你退出的?可这是为什么呀,既然一开始同意你参加,那就没有理由中途让你退出啊,更何况你才做了见义勇为的事,除非……”凌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是你公司的主意?难道是因为芳菲?”

他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系。

“凌大哥,没关系的。以后还有机会,只是不能再继续和你工作了。以后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吧,多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未晚很是乐观的说着。

凌箫沉默了一下,“你什么时候走?”

“我已经订好了今晚的机票,今晚就走了。节目组都让我走了,同意书也签了,总不能赖着不走。”

“这么快?”凌箫有些意外。

未晚耸了耸肩,“反正都是要走的,迟走早走又有什么区别?就是……”说着她顿了顿,眉头皱了起来,脸上多了一抹愁绪。

她顿了顿,“周望国那里,先不好告诉他,过几天,等新嘉宾来了再说。这几天就说我请假了吧!”

“未晚……抱歉,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凌箫有些歉疚的说。

“凌大哥,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别放在心上。”

未晚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加上她自己还没有请到助理,什么事都自己来,出门就能简就简,眼下很快就收拾好了。

“凌大哥,现在也来不及了,以后我再请你吃饭。现在我就先去机场了。”

“我送你吧。”凌箫说。

未晚摇了摇头,“不用了,你送我去,再回来,都是需要时间的。晚了估计周望国就放学回来了。我自己打车去就好。”

“可是……”

“别可是了,凌大哥,你再这样客气就显得太见外了,你是不把我这个新人当朋友吗?”未晚故意板着脸。

“怎么会?”

“那就这样了。”未晚说着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准备下楼了。

凌箫无奈,“不让我送你去机场,总得让我帮你把行李箱提下楼吧?”

“行,那就交给你了。”

凌箫将她的行李提下楼,未晚很是干脆爽快的挥了挥手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没有半分犹豫不舍。那轻快的背影一度让凌箫怀疑她是不是在骗自己,其实她只是请假了,而不是退出综艺。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帘里,想起了周望国,凌箫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未晚回来也没有跟苏伊说一声,苏伊也不知道她会这么快就走人了。

所以等大晚上的听到门铃响,跑去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人,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未晚,你怎么回来了!”她失声惊呼。

“惊喜吗?安安呢?”

她问着,一边走了进来,眼睛四处寻找着儿子的身影。

苏伊赶紧拦住了她,让她别嚷嚷,“哎哎,你小声点,安安才睡着,你别吵醒他。这个时候要是吵醒了他,看到你突然回来,他就该兴奋了,这后半夜他就不用睡了。”

未晚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

“那我进去看看他。”

“在房间里,你小声点。”

苏伊这段时间照顾安安,已经化身老母亲了。

未晚换上室内拖鞋,几乎是无声的走进了卧室。

卧室大床上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儿,盖着松软的被子,柔软的头发有些凌乱的覆在额头上,大眼闭着,比女孩子还长的眼睫毛轻轻覆了下来,在眼睑下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脸蛋白嫩嫩的,小嘴嫣红,微微张着,偶尔还嚅动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

未晚不由得笑了笑,伸手轻轻的抬了抬他的下巴,让他的嘴巴闭合上。手指轻柔的抚过了他的脸蛋和额头,眼睛爱怜不已的看着他,心里软成了一团。

最后她弯身在安安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低声道:“安安,娘回来了,明天一早你就能看到娘了,好好睡吧。”

在睡梦中安安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一样,水润的嘴巴扬起了一抹开心的弧度。

她退出房间,轻掩上了门。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节目组的人赶你回来的吗?”苏伊问,语气里压抑着愤怒。

“不是,是我自己决定今晚回来的。”

“……怎么感觉从你嘴里说出来,这事就变成一件芝麻绿豆似的小事了?”

未晚瞥了她一眼,莫名其妙,“难道不是?”

苏伊一噎。

行吧,她觉得是就是吧。皇帝不急太监急。

其实她想得开也是好事一件,要是一直放在心里,又没有办法缓解,难受的只会是自己。她这种心态在娱乐圈从某方面来说倒也是好的,不计较得失就活得轻松快乐些。

“既然你回来了,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吧。其他事以后再说。”

“是啊,我就好好休息休息,陪陪安安。”顿了顿又看着苏伊突发奇想,“要不我趁着现在有空带着安安出去玩玩?”

他们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并没有怎么去接触了解,都是通过网络书籍之类的了解。她觉得最好还是接触多一些比较好,这样也方便。刚来的时候条件不允许,现在也算稳定下来了,趁着现在有空,要不然,等她火了,只怕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陪安安去玩的。

她笃定了自己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苏伊想了想慢慢的说道:“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趁着你现在还没有红,出门应该也没什么人会认出你……”说着她的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了未晚的脸上,嘴巴张了张又合上又张开,表情严肃认真,“不对,我觉得你这张脸还是太惹眼了。就算没人认出你来,可万一有人拍了照放到网上,分分钟就藏不住。”

到时候可别连累了安安都要被曝光。

未晚语调轻快的说道:“这个不是问题,我可以易容。”

她甚至可以换张脸,就是太麻烦了,这世界干什么事都要身份证。

苏伊:?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个诱拐&期好像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 这个姑&过过一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未晚一&然后甩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 了一声&你的仇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