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组的人第二天果然就过来找未晚聊这件事了,大概就是希望她能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况,还有她的心理,是怎么追上去的,又是怎么制服那个抢劫的人,说得越详细越好,适当的夸张一些。毕竟...

节目组的人第二天果然就过来找未晚聊这件事了,大概就是希望她能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况,还有她的心理,是怎么追上去的,又是怎么制服那个抢劫的人,说得越详细越好,适当的夸张一些。毕竟这些新闻上并没有说,只是描述了一下而已。

可节目组的人拍摄到了不少画面,到时候配上解说,效果肯定会更好。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的机会,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节目组。

未晚不会刻意提,但有人问,她也不会避着不谈,又不是见不得光的事。

这件事整个节目组都知道了,大家心情各异,有真心替未晚高兴的,也有暗地里担心不已的。要说来上综艺只是单纯的玩玩,那就是骗人的鬼话。谁不想增加曝光度和话题度还有热度,谁愿意成了别人的衬托呀,未晚还是一个新人。要是风头全让她一个人抢走了,他们岂不是都成了笑话?

只是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面上都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就连芳菲心里就算有了浓浓的担忧,面上却云淡风轻,一副为了同门师妹有出息而高兴不已的好师姐形象。

张玉洁也意识到了事情似乎已经脱离控制了,所以很快就坐飞机过来了。和芳菲聊过之后她第一时间就过来找未晚了,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张玉洁突然出现,未晚有些惊讶。

“张姐,今天是吹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公司虽然说是让张玉洁带未晚和芳菲两人,但张玉洁压根就没把未晚当回事,从头到尾都没管过她,更别说叮嘱过她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了。现在突然出现,还真是叫人意外。

张玉洁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过来看看你适应得怎么样。这是你第一次上综艺,你又是刚进娱乐圈的新人,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未晚只当听不懂她话里的暗嘲,笑了笑,“我适应得挺好的,张姐不用替我担心。倒是芳菲姐……”她意有所指。

她虽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是架不住别人爱八卦啊。私底下,摄像组的几个人都会议论一下其他家庭的情况,她就算不刻意去打听,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的。

当初抽签的时候芳菲可是高兴得很,自己抽到的家庭似乎是相对容易的,因为那家庭里的孩子是个女孩子。可事实上好像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简单,芳菲应付起来似乎有些吃力,不是很顺利呢。可偏偏她这边顺利得很,啧啧。

张玉洁听出了她话里的深意,面上的笑容凝了凝,说:“芳菲你就不用担心了,她一向是个懂事知分寸的,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张姐放心,我这边顺利得很,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张玉洁噎了噎,盯着未晚,想看看她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在装傻。可未晚一脸的单纯无辜,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想了想,她最后还是决定直接说。

“未晚,你能上这个综艺是托谁的福,你心里清楚。作为一个新人,一个后辈,你也应该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只管不出差错完成任务就可以了,不需要做得太过完美,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未晚瞧着她,“不懂。”

张玉洁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未晚,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难听!你能上综艺,是芳菲的功劳,你不能恩将仇报坏了芳菲的大事!你要是抢了她的风头,你以为公司会就这样算了吗?”

未晚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解,“不然公司要怎么样?我做得好,对公司来说不也是好事一件吗?再说了,张姐你刚才不是说了芳菲姐不用担心吗?她一定会做得很好的,既然这样,我怎么做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你的意思是非要和芳菲对着干了?”

未晚叹了一口气,“张姐,这话我可没说过。什么叫和芳菲姐对着干?你不如直白点告诉我,怎么做才是不和芳菲姐对着干,我照做?”

张玉洁冷笑不已,觉得未晚分明就是在故意装傻,耍着她玩呢。也是,进娱乐圈的人,哪个不是人精,根本就没有单纯的人。

“既然这样,不说也罢。”不用多说了。

未晚挑了挑眉,就这样算了?

两人不欢而散,张玉洁离开之后,凌箫有些担心的跟未晚说道:“这是你的经纪人吗?我怎么看着她好像对你很不满意似的。”

“这是芳菲的经纪人。”

凌箫恍然大悟,难怪了,原来是芳菲的。

他和芳菲并没有什么接触,只是知道这么一个人而已。未晚和芳菲是同一个公司的,经纪人却不同……

想起这人刚才离开时面上的神色,他有些担心的提醒道:“你自己可要小心些。”

娱乐圈里,就算是同一个公司的人,哪怕是同一个经纪人,资源利益相争也是常有的事。未晚没什么根基,很容易吃亏的。

“凌大哥,放心吧,我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占了她一分的便宜,那就得还回来十分才行。她这人最是会睚眦必报。

她私人的事,凌箫也不好说太多了,很快就转移开了话题。

张玉洁阴沉着脸离开,回到了酒店,芳菲趁着孩子不在,时间相对自由,也到了酒店。

“看来我们得想个法子才行,不能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了。”

张玉洁看了她一眼,“虽然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但你也不必太过将未晚放在心上了,她还威胁不了你。”

她看不得她好那是因为未晚是苏伊的人,但凡和苏伊有关系的,她都看不得对方好!

芳菲却摇了摇头,“张姐,我有个直觉,这个未晚给了她机会的话,迟早会成为我们的心头大患的。”

张玉洁嗤了一声,满目不屑,“那也得她有这个机会才行。”

“张姐,小心驶得万年船。”芳菲蹙着眉头。

张玉洁对芳菲的心思倒也清楚,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算了,既然你担心,这件事我想想办法吧。看能不能让她退出录制综艺。”

芳菲先是眼睛一亮,接着又黯了下来,“节目已经录制一半了,中途退出,应该不可能。”

特别是她现在还做了一件见义勇为的事,节目组是不会让她中途离开的。

“法子是人想出来的,只有愿不愿意,没有不可能!”

只要筹码够大,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张名片&就差流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 &子。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赚钱&多快捷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专门&能大红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