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晚不提,也提前说了不让同行的人提,凌箫一时间倒还真的不知道在菜市场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是晚上吃了饭,两人陪着周望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新闻报道才知道的。看到新闻里说的...

未晚不提,也提前说了不让同行的人提,凌箫一时间倒还真的不知道在菜市场发生了这样的事。

还是晚上吃了饭,两人陪着周望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新闻报道才知道的。

看到新闻里说的事,凌箫由一开始的震惊,担心到最后的沉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心情一时间有些难以形容。

周望国也看到了,他瞪大了眼睛,视线来回的在电视机和未晚的脸上移动。

“这上面说的人是你?”他伸手指着未晚,显然是有些不能相信的。

未晚一本正经,“我说不是我你信吗?”

周望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就她那张脸,骗鬼去吧!

“未晚啊……”凌箫语气表情复杂,“这件事你怎么没说啊……”要是他们今天没看到新闻,岂不是不知道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还有,她怎么能去追那个抢劫的人呢?多危险啊,她一个女孩子,身边有那么多人,可以喊别人追嘛。摄影师和助理不都是高高大大的男人,干什么吃的?

未晚双手一摊,“不过是小事一件,过去就过去了。”没必要刻意提起。

凌箫听到这话心情更复杂了,也有点欣慰,庆幸自己没看错人。

她是明星,出了这样的事,其实是一个很好利用的机会。好好营销一番,对她而言绝对是有力而无害的,毕竟见义勇为无论放在什么时候都是值得被人称赞的。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能有这样的勇气,特别是在当时有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和对比下,就显得更加的难能可贵了。

只要她说说,节目组也会利用这件事来造势的,对她而言依然是有利而无害。

可是她却什么都没说,其他人也没说,想来是她提前叮嘱过不要提了。

这证明她起码不是那种善于利用一切资源和机会往上爬的人,也证明她帮那个女人只是出于自己的本心善良,而不是想着可以利用这件事达到自己的什么目的。

“你怎么敢去追,你不怕吗?”周望国好奇的问。

未晚笑了笑,“当时那么多人在,有什么好怕的。”

要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她一招就能制服,保证那抢劫的男人无处可逃。

“你那一下怎么砸得那么准啊!你平时是不是经常练飞镖呀?”周望国继续好奇。

“……只是运气好砸中的……”

闻言周望国一阵失望。

他还想着要真是练飞镖练出来的,那他就拜她为师,让她教教他,他也想练出这么好的准头。原来不是啊。

未晚看到他脸上的失落只是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发没说话。

“哈哈……未晚,你等着吧,明天节目组的人肯定会为了这件事过来的。到时候我可就要蹭你的光了。”凌箫笑着说。

“凌大哥你瞧得上的话你就蹭吧,我无所谓。当时也只是听那女人说这钱是她女儿要做手术的,我脑子一热就冲了上去。”

凌箫刚才看新闻也听到了被抢的女人的解释,“幸好你帮忙追了回来,要真的被抢走了,还不一定能追得回来。如果追不回来,这位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样子也只是普通的家庭,孩子做手术,应该要花不少钱。

“举手之劳,换做是其他人也一样会出手帮忙的。只是我们的人扛着摄像机,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在拍戏……”想起早上的事,未晚一脸无奈。

凌箫又哈哈的笑了一声,说:“明天我做顿好吃的,就当是给未晚的夸奖了。望国,你没意见吧?”

周望国双手抱胸,小身板挺得直直的,“我会有什么意见?那就好好犒劳一下她呗,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吓得今晚做噩梦。”说着他还睨了一眼未晚。

未晚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说什么呢,在说你自己吧,胆小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晚上睡觉还要开灯,就是怕鬼。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鬼,有也只有胆小鬼,你就是了。”

被人当众拆穿,周望国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羞恼不已,“胡说八道,谁、谁怕了!”他只是、只是喜欢开着灯睡觉而已,不行吗?

凌箫见状摇了摇头,这两人又开始互怼了。

未晚有时候表现得很沉稳,可有时候又像个孩子一样,真是让人摸不透啊。

凌箫和周望国看到了新闻,其他人自然也看到了。

本地新闻都播放了这条新闻,毕竟未晚是明星,还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明星,又是见义勇为,这就很值得正面宣传一下,传播正能量了。

只是和凌箫这边的欢乐高兴相比,其他人心情就有些复杂了。特别是芳菲。

原本她是没有看新闻的,她没有这个习惯,是节目组的人打了电话过来,提醒他们去看新闻。她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未晚!

了解整件事之后在镜头下她一副替未晚高兴的样子,夸赞了她不少,可回到房间,关上门却是面色一沉。

突然出了这样的事,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之前她就听说未晚和凌箫在周家似乎进展顺利,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周家那个孩子据说被未晚收服得服服帖帖的!而自己以为顺利却频频遇到难题,这个家庭的孩子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根本就是个小恶魔!

现在未晚又做了这样的事,到时候播出,岂不是整个节目嘉宾都成了她的陪衬了?

想了想她还是给张玉洁打了电话,将这边的情况说了说。

张玉洁听了也很是诧异,没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她也意识到出了这样的事对未晚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是这样一来她肯定会压过芳菲的风头。

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先这样吧,这两天我会抽时间过去一趟,看看情况到底如何。你别光盯着她,做好你自己的,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难道还能做得比你好吗?”

说到这个,芳菲面色就一阵难看,忍不住压低了声音狠狠的吐槽了一番。

张玉洁听得眉头直皱,心里暗道不好。

这样下去,他们带着未晚上节目的初衷可就变了!

让未晚跟着上综艺,不是为了给她机会,而是想在她还没有成长起来,给她打击的!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躯,眼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 !美女&,你长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 色一冷&。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步算一&适应了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异常窄

    未晚看了一眼异常窄小的屋子,眉头皱了皱,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定下来。

  • 的记忆&就是这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 眼眨了&”

    小的那道身影凑了上去,大眼眨了眨,回头:“娘,她死了,魂魄还没有散呢,娘你快点,快读取她的记忆,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