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其实你是担心我们去找老板算账,会连累了老板,所以你才这么着急的拦住了我们,自己主动承认了错误是吗?”凌箫问。周望国双手抱胸,头一扭,大声的哼了一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

“所以,其实你是担心我们去找老板算账,会连累了老板,所以你才这么着急的拦住了我们,自己主动承认了错误是吗?”凌箫问。

周望国双手抱胸,头一扭,大声的哼了一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就证明望国你其实是一个心地善良,会为他人考虑和设想的好孩子,而且你还有承认自己错误的勇气,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呢。”未晚温声说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他头一歪,躲了过去,很是抗拒嫌弃的样子,不过耳朵却红了,色厉内荏的朝着未晚大声说:“别摸我的头,男人的头不能随便乱摸,你不知道吗?”

未晚听到这话,非但没有收回自己的手,还将他整个人拉了过来,钳住,一手在他头上胡乱的揉弄着,将他整齐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笑着说道:“是啊,男人的头不能随便乱摸,可是你还只是一个男孩子而已。等你成为一个男人,还要好几年呢。再说了就算将来你成为一个男人了,我还是照样能摸你的头,因为我比你年长这么多岁,是你的长辈,长辈摸摸你的头怎么了?你八十岁我一样能摸。”

周望国左闪右躲的就是躲不开,气得直跺脚,“你、你……你住手!”

闹够了未晚正色的说道:“我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跟你相处的,可是现在是我和凌大哥暂时充当你的家长,那咱们公平点,你是不是该换个方式来对待我们?毕竟我们不是你爸妈,你不能用对付你爸妈那套来对付我们啊,是不是?特别是我,你看看我,我比你可大不了多少岁,你不能把我当妈了,你得把我当姐姐!”

周望国皱着眉头没说话。

未晚顿了顿,眉头一皱,表情一变,很是伤心的看着他,“难道你是讨厌我?”

大概是她的表情太过逼真了,周望国一脸愧疚,急忙道:“没有啦,我没有讨厌你!”

虽然他在心里总叫她狐狸精,可是、可是那不是长得漂亮的女生才会被叫狐狸精吗?他这是夸她呢。

他一说完,未晚立刻就笑了,跟变脸似的,唬得周望国一愣一愣的,感觉哪里不对劲。

“那咱们就说好了,以后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咱们好好沟通,可不能再像昨晚那样了,浪费大家时间不是吗?咱们就好好的度过这段时间,怎么样?”

周望国想了想有些不甘不愿的说:“行吧。”

说完他又想起了什么,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可是你们这个节目不是……”那他们还怎么完成任务?

未晚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节目嘛,就是玩的,不用太较真了。”

“真的?”周望国有些怀疑的样子。

“当然。”

周望国很是认真的思索着,好一会儿后才道:“那好吧,说好了,你们不能把我当小孩子,命令我去干这个干那个。”

“没问题!”

“还有还有!”周望国急声叫着。

“还有什么,你说,只要是合理的,我们都会答应。”

周望国看了眼两人,有些扭扭捏捏,支支吾吾的,这就让未晚和凌箫好奇了。

他到底想说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扭扭捏捏的,大方点,说!”

周望国一鼓作气的大声说道:“你们要每天给我做饭,还要陪我一起吃!”

两人听了都不由得愣怔了一下,周望国却以为他们不愿意,顿时就有些丧气了,“你们不肯啊……”

听到他有些失落的声音,未晚和凌箫忙回过神来,笑了几声。

凌箫说道:“就这个啊,没问题,小事一件而已!”

他们现在是在录节目,因为是家庭教育类型的节目,和普通的综艺不一样。普通的综艺节目只需要在特定的时间里录制,其余时间艺人都是自由的。可是他们这个并不是,在节目录制期间,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是要在镜头下。

虽然说并不是所有镜头都会播出,后期会剪辑,但是也需要剪辑的素材。

而且这个综艺节目并不像其他的娱乐性综艺节目,每周一集,大概持续两个月时间。这个节目计划是每个礼拜两集,放在周五周六播出,每集九十分钟,持续时间至少三个月。具体的播出持续时间会根据播出之后观众的反馈情况来更改,有可能提早结束,有可能延长播出时间。

所以现在是会尽可能的得到更多的素材,这样剪辑的时候也才会有更多的选择。

在孩子上学期间,嘉宾还是有很多属于自己的时间的。如果有嘉宾临时有事,那所在的一组也可以申请暂停,只要离开的时间不超过节目组规定的时间就可以。

凌箫说的每天做饭自然就是他在录制节目的时候了。不过他工作不是很多,没有串场的习惯,没意外的话他还是不用请假的。至于未晚就不知道了。

“正经事说完了,也该说别的事了。周望国同学,你把水管堵住了,还把泳池的水放干净了,你是不是要负责啊?”未晚问。

“怎么负责?”周望国防备的看着她。

未晚笑了笑,“当然是将这些恢复原状了。我相信难不倒你的是不是?”

周望国一气,“恢复就恢复!”

说完就要转身走,被未晚叫住了,“哎,你去哪啊?”

“不是你让我恢复的吗?”

“我是让你恢复,没让你现在立刻马上就做,你起码吃了早餐再干啊。”

“我不吃!”

“你确定不吃吗?干活都是需要力气的,你不吃早餐,待会儿没力气,活没干活,肚子又饿的话,没到饭点是没有东西吃的啊。你的零食我们已经没收了。”

周望国呼的一声回过身子瞪着她,“你们凭什么没收我的零食?”

未晚双手一摊,“当然是作为惩罚啊。你做错了事,当然是要接受一定的惩罚啊,只是没收你的零食而已,这个惩罚已经很轻了呢。”

周望国鼓了鼓腮帮子,没话说了。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去买早餐,你在家里把自己收拾一下。给你留了一点水,够你刷牙洗脸的了。”凌箫担心未晚再说下去又把周望国惹炸毛了,赶紧在未晚再说话之前对周望国说道。

有水可以刷牙!

“水放在厨房了,你自己去取吧。等水厂上班时间到了,我们再打电话过去。”

周望国立刻就高兴了起来,朝着厨房跑了过去。

他看到厨房里的水,嘴巴一咧,笑了起来。

原来他们没忘记自己啊,还给自己留了水,就是故意吓唬他,哼!肯定是狐狸精的主意!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了,只&要你答

    “不用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切好说。”未晚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 负担起&庭的活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你快点&”

    小的那道身影凑了上去,大眼眨了眨,回头:“娘,她死了,魂魄还没有散呢,娘你快点,快读取她的记忆,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 幽叹息&,你的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