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周望国,他在院子里跑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又关起了门,他也知道自己的房间里有摄像头的,他进去之后还找了个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躲了起来,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以为很快就会有人...

再说周望国,他在院子里跑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又关起了门,他也知道自己的房间里有摄像头的,他进去之后还找了个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躲了起来,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以为很快就会有人来敲门了,可左等右等,等到他自己满肚子的气都消了,狐疑了起来,还是没见有人来敲门,什么动静都没有。

想到未晚的行事做派,周望国一颗心有些惴惴不安了起来。

那个狐狸精不会是又想出了什么对付他的主意吧?

他想出去看看,可是没人来叫他,他自己就这么出去了,太丢脸了,他也是要面子的。

于是他一直躲在房间里,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偷偷的打开了门,下楼竟然看到那两人在大吃特吃!

他蹭蹭蹭的跑了过去,伸手指着桌面上的东西,瞪大了眼睛,“这些东西你们哪里来的?不是没有木炭了吗?”

凌箫朝他招了招手,“望国,来,既然你都下来了,那就过来吃一点吧。虽然木炭是不能用了,但不是还有烤箱吗?能吃就好,烤箱烤出来味道也是很好的。”

周望国吞咽了一下口水,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未晚又飞快的收回了视线,“我、我能吃吗?”

“当然能了。刚才没叫你,我们以为你还在生气呢。”

“过来坐下吃吧。”未晚也叫道。

周望国立刻就高兴了起来,因为他也真的是肚子饿了。刚才烤的东西他才吃了一点点而已。

他也没有多想,连之前心里的不安都一下子就消散了。

半个多小时后三人才慢慢的吃完了。

未晚说道:“好了,现在也吃饱了,休息会儿望国你就该回房睡觉了。不过因为没水,所以今晚你是不能洗澡了,连刷牙都不能,你就这样睡吧!”

“什么?不能刷牙?我不要!”周望国立刻就跳了起来。

他刚刚吃的都是些味道很大的食物,有辣椒,有蒜蓉,不刷牙怎么行!

未晚双手一摊,“可是家里没水啊!”

“那你们呢?难道你们也是一样,不洗澡,不洗脸,不刷牙。”他才不信。

“我们当然不是了。你是小孩子,一个晚上没关系。我们问邻居要了一点水,够我们刷牙洗澡的了。”凌箫语调轻快的说道。

“那我呢?”周望国急声追问。

“你?你一个孩子一个晚上不洗澡,不刷牙没关系的啦!”凌箫摆着手。

“怎么会没关系?当然有关系了!”周望国直跳脚。

他可是个很爱干净的孩子!

凌箫和未晚似乎都没有将周望国的抗议放在心上,未晚坐了会儿说道:“好了,可以上楼去休息了。明天一早起来还有事呢,我们说好了要去找老板算账的,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凌箫点着头,“是这个道理。”

周望国立刻就忘记了水的事,有些紧张的问:“你们……你们真的要去找老板吗?买木炭也不用多少钱,还是算了吧……”

“不能算了,这件事我们会处理的,你一个孩子就不用操心了,上楼睡觉去吧。”未晚摆了摆手。

“你们……”周望国还想说什么,凌箫却催促着他上楼去了。

上楼的时候两人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着明天去找老板算账的事,还说什么绝对不能轻易放过老板云云,让周望国心惊肉跳。

看着他回房了,未晚和凌箫也各自回房休息了,两人用问邻居要来的水简单的洗漱之后很快就睡下了,睡得还挺好,丝毫不知道不远处房间里的周望国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

他梦到卖木炭的老板被凌箫和未晚这么一搞之后果然是全网都知道了,然后大家纷纷抵制他的店,粉丝还去闹事,最后老板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关了店,然后准备离开。可谁知道在离开的时候,在路上却被车子撞了,最后死了!吓得他差点就哭了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听到屋子里的声音之后他立刻就从床上跳下来,跑了出去。

他下楼就看到两人已经穿戴好,连口罩都戴好了,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急得他大喊,“你们别去找老板算账了,木炭是我弄湿的,是我故意弄湿的,不关老板的事!”

未晚和凌箫惊讶的看着他。

“望国,你说什么?”凌箫惊愣的看着他。

周望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红了眼睛,扯着嗓子吼道:“我说昨晚的木炭是我弄湿的,是我故意弄湿的,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听懂了吗?还有水的事,也是我做的,你们其实早就知道是我做的了,对不对?结果你们还在这里装模作样!你们太虚伪了,我讨厌你们!”

未晚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周望国哭的声音一顿,然后哇的一声,哭得更大声了,似乎还夹带着一丝委屈。

未晚走了过去,不管他还在嚎啕大哭着,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还捏住他脸颊上的肉扯了扯。周望国又是气又是伤心委屈,想要伸手拍打她,结果她缩得太快,他打到了自己脸……哭声立刻又高涨了几分,他还直接坐在了地上,撒泼起来了。

未晚见状非但没有劝哄,还蹲了下来,两手抱着膝,微微歪头看着他,看戏似的,眼神揶揄。

揉着眼睛大哭的周望国偷偷睁开眼瞄了瞄,想看看,谁知道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吓得他立刻就噎住了,然后打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嗝。

未晚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在他再次发飙前说道:“行了,起来吧,你可不是三岁的娃了啊,起来坐下,咱们好好谈谈。”

说完她起身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凌箫也走了过去。

周望国坐在地上,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才爬了起来,慢腾腾的走了过去。

“知道我们为什么明知道是你做的却又什么都不说,还故意吓唬你,说要去找老板算账吗?”

“哼,因为你们坏!”

未晚哼道:“我们坏?我们坏昨晚你就该饿一夜了。你别不识好歹。”

“你!你这个坏女人!”

未晚下意识的道:“坏也是一种本事……”

“咳咳!”一旁的凌箫听到这,忙大声的咳嗽了几声,以示提醒,让她注意点,别什么都在孩子,在镜头前说。

未晚顿了顿,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说道:“好了,现在咱们来讨论讨论,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好玩呗。”

“好玩?”未晚挑高了眉,很快又点了点头,眼神嫌弃的在他身上扫了一圈,“看你现在脏成什么样子了?我们看着你耍这样的小把戏,把自己坑惨了,确实觉得挺好玩的。”

顿了顿,她还补充了一句:“看猴子耍戏似的。”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了肉骨&口水了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 的,那&正好,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 了。连&摇头朝

    哎,这世界挺好的,唯一不好的事就是不能随意用法术了。连揍人都得亲自动手,实在没意思。她摇了摇头朝着人多的地方走了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