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该怎么办?”凌箫暗暗深呼吸了几次,平稳了情绪问。“凌大哥你要是信得过我,那就交给我处理。”凌箫想到了第一天发生的事,就是未晚让周望国吃瘪的。“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

“现在该怎么办?”凌箫暗暗深呼吸了几次,平稳了情绪问。

“凌大哥你要是信得过我,那就交给我处理。”

凌箫想到了第一天发生的事,就是未晚让周望国吃瘪的。

“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你可得有分寸啊,咱们是大人,不能太过跟一个孩子计较了。”凌箫叮嘱,他们要是太过分了,周氏夫妇也会不满的。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他们在一旁嘀咕商量的时候周望国在一旁则是紧张不已,紧张之余又夹杂着莫名的不安,让他控制不住频频偷瞄他们。想看又担心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很是有些如坐针毡。

才这么想着,凌箫和未晚就走了回来,周望国一惊,连忙扭回了头,假装不在意。

“望国,烤肉是没得吃了,你凌叔买到了假的木炭,都湿了,根本就用不了。我怀疑是老板故意卖了湿的木炭给我们,这是骗钱,我们必须找他算账!”未晚说道。

周望国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们要、要找、找老板算、算账吗?”

未晚理所当然的点头道:“当然了,做生意本来就应该讲诚信!我们是公平交易,老板却欺骗了我们,这是不对的,不但要找他算账,还要报警,让警察将他捉起来!让他以后都做不成生意,店铺关门!”

周望国面色都变了,蹭的站了起来,他极力想要表现正常,可到底还是一个孩子,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做到完美的隐藏自己。他自己不知道,可是在在场的大人眼里却已经是暴露无遗了。

“就、就是一些木炭而已,又不值多少钱,干、干嘛还要回去找老板算账。这钱、这钱我赔给你们算了!”

未晚伸出手摇了摇,“望国,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做人的问题,是道德的问题。做错了事,不管事情是大是小,都应该改过来,不能因为犯的错不大,就想着说可以躲避过去。大错之前都是小错不断的。现在这个老板只是卖了一点坏的木炭给我们,可万一以后他不但卖坏的木炭还卖坏的食物,让人吃了中毒进医院,甚至是死了怎么办?到那时候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啊!”

她顿了顿又道:“就好像一个孩子,犯了错不要紧,因为孩子小,很多事他自己不懂,这个时候就需要家长来纠正。如果放任不管,他就会继续犯错,犯的错也会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他会犯下不可弥补的错。那时候该怎么办?我相信每个人都不想做坏人,所以有些错误可以原谅,可以给机会他改过,但有些却不可以。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周望国垂着眼眸没说话,一会儿才抬眸小脸面色臭臭的,“你们大人说话的时候总是特别好听,可做起来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光靠嘴巴而已!我才不信你们!哼!”

说完他就径自跑开了。

未晚见状眉头一皱,低声喃喃自语着:“看来他确实是有心结啊……”

她就说嘛,一个孩子,不会无缘无故变成熊孩子的。

这几天她观察过了,周望国本性不坏。

他看起来确实十分顽劣不堪,屡教不改,可是在她看来,他的这些行为都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大人的注意。他想博得大人的关注,即使这种关注是来自大人的一种教训,责骂,他也乐此不疲。

或许他曾经试图和自己的父母沟通过,不过看样子都是失败了。所以他才会越来越闹腾,可是越闹腾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越闹腾,恶性循环,情况便越来越难解决了。

真正的熊孩子,熊行为是不自觉的,是理所当然的。周望国的却是刻意的,故意而为之。

只要对症下药,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现在怎么办?”凌箫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他是照顾过孩子,但这种照顾只是短暂的,是一种帮忙而已,并非是自己的孩子,长时间的接触,教育。所以其实他也是半桶水,教育孩子,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没事,先把还没有烤的食材搬回去吧,木炭没有了,不是还有烤箱吗?一样能吃。不过这水没有了,可就有些麻烦了。”

“是啊,这个时间,水厂那边也下班了……”凌箫也有些发愁。

未晚眸光一闪,很快就有了主意,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们可以跟邻居借一点水,相信邻居会很乐意给我们的。”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这样吧,未晚,你先慢慢收拾这些东西,我去问问邻居,看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水。”

未晚点了点头,“不过你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装水的东西。还有……”她凑近凌箫,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除了凌箫,谁也没听到她到底说了什么。

摄像的大哥想上前去,可她却已经说完了。

凌箫脸上有些迟疑,“这样不太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凌大哥,你放心,没事的。”

凌箫出门去问邻居要水了,未晚则是开始收拾,看着一大堆的东西,她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朝摄影大哥勾了勾手指。摄影大哥立刻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了。

也不知道她和人说了什么,那大哥很快就带着摄像机走了,助理也跟着走了,看样子是朝着屋子里去了,可能是去拍周望国了。

等人都不在院子里了,四下无人,未晚背对着屋子里的摄像头打了个结印,然后只见隐隐有什么闪烁了一下,原本地上还摆着的零散的东西一下子就不见了,消失在了原地。她装模作样的走了几趟,最后打了一个响指,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微微波动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而原本杂乱的东西此刻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厨房了。

没想到啊,有一天她的法术竟然用在了这种事上。真是世风日下啊!未晚默默的在心里感叹。

等她忙活完,凌霄也问邻居要到了水,邻居还好心的帮忙将水搬了回来,最后凌箫还给对方签名了。

凌箫看到整洁的厨房很是惊讶了一下,“未晚,你动作这么快啊,都收拾好了。”他还以为他回来的时候她顶多就是搬了一半,他还能帮帮忙,谁知道她这么快,一下子就收拾完了。

未晚笑了笑,“小事而已。”

这个世界什么都好,就是太讲究科学了。

“未晚,咱们真的要不管望国吗?”

“凌大哥,不是不管他,而是要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要让他主动承认错误。就按照我方才说的,看看他最后到底会怎么选择。”

周望国最后的选择决定了接下来她面对他会用到的态度和方法。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幽叹息&怨,我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附近一&条暗巷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个诱拐&自己送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 经纪人&圈一定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