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嘉宾是什么情况未晚和凌箫不清楚,他们这边头两天倒是挺顺利的,周望国也没有再怎么为难过他们。凌箫为此还发出了感叹,说自己之前太紧张了,原来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搞,周...

其他嘉宾是什么情况未晚和凌箫不清楚,他们这边头两天倒是挺顺利的,周望国也没有再怎么为难过他们。

凌箫为此还发出了感叹,说自己之前太紧张了,原来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搞,周望国小朋友还是挺听话的。

对此,未晚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这天凌箫兴致勃勃的提议说星期六晚上来烤肉,因为现在天气已经开始渐渐变凉了,晚上甚至还有些冷,得穿薄外套了。这个时候在院子里烤个肉,挺有意思的事。

未晚和周望国都没意见,他甚至还很高兴。大家都同意之后凌箫很快就开始准备了。

到了星期六,周望国老实本分的把学校布置的作业做完了,又乖乖的睡了午觉,压根就不用人叮嘱催促,自觉得很,看得凌箫是欣慰不已啊。

就连跟着拍摄的摄影师助理什么的也都认为周望国是改过自新了,唯独未晚笑得意味深长。

事出反常必有妖。

到了傍晚,准备开始烤肉了,凌箫和未晚陆陆续续的将需要用的食材和用具都搬了出来。

“这木炭怎么这么沉啊,刚买回来时候没觉得啊,难道是我现在饿了,没力气的缘故?”凌箫搬完木炭说道。

未晚闻言眸色闪烁了一下,看了眼一旁的周望国。

周望国也听到了凌箫的话,低着头,眼角余光却偷偷的瞄着凌箫和未晚,一不小心就和未晚的眼神对上了,吓得他差点就直接蹦起来了,连忙低下了头。

未晚随口道:“可能吧。”

准备好之后就可以开始烤了,对凌箫来说,烧烤不是什么难事,他一个人就能搞定。

“你们坐着吧,我来烤。”凌箫对未晚和周望国说道。

“我不会烤肉,但是可以帮忙做点其他的事。”

凌箫知道她的性子,也不多说什么了,两人相处了几天,倒是培养出了默契。

周望国中途还跑过来帮了一点小忙,乐得凌箫烤得更起劲了。

烤完一轮,几个人都吃了一点,周望国吃得比较少,都让未晚和凌箫吃了。

未晚是这样说的:第一批烤出来的不完美,凌大哥毕竟也很久没干过这活了,刚开始发挥肯定不稳定。等他稳定了,第二批再让周望国吃。

凌箫和镜头后的人听到她这解释,纷纷觉得她不但人长得美,而且还心善,体贴,难得。

未晚听到这种夸赞笑笑没说话。周望国噘着嘴巴,鼓着腮帮子,很是不高兴的样子,几次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木炭用得差不多了,我去添些新的。”凌箫说。

“你去吧,这些我来看着。”未晚说。

凌箫点了点头,快步走向了一旁放木炭的箱子。

“啊!怎么会这样,木炭怎么都湿了!”

凌箫一叫,镜头立刻就移了过去。

果然,箱子里的木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都湿了,根本就没法再用!

“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啊,这又没下雨,怎么会湿了?”凌箫是百思不得其解,而且重点是家里已经没有别的木炭了,这些不能用,那还怎么烤啊?才烤了一点,准备好的食材连三分之一都还没有吃呢!

未晚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慢腾腾的说道:“说不定是有人故意弄湿了。”

啊?

大家都懵了一下。

“故意弄湿?未晚,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用水弄湿了木炭?”

未晚点头,“嗯,你刚才也说了,这又没下雨,好好的木炭怎么会湿了呢?而且这箱子还是防水的呢。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故意弄湿了。”

“可是……可是刚才没人动过这箱子啊!”

不只是凌箫,其他人也在镜头后点了点头。确实没人动过,刚才凌箫取了木炭之后就没人碰过了。

未晚笑了笑,意味深长,“今晚是没有,不代表今晚之前也没有。木炭早就被人弄湿了,只不过上面的没有而已,之所以没有,只是为了迷惑我们。不然的话一开始就发现木炭湿了不能用,也就不会开始烤肉。可是现在已经烤了一半,却又没有木炭可用……”

大家恍然大悟,还真的是这个道理。

“那到底是谁……”凌箫下意识的问,然后一顿,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人。

要说这里到底会是谁这么无聊搞这种恶作剧,唯有周望国了。

周望国……凌箫深刻一口气,脸上保持着微笑。

他还以为他真的变乖了,没想到原来是在麻痹他们啊!这小子心眼怎么这么多?

“我可得好好的去教育教育他,这孩子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凌箫说着就要去找周望国。被未晚拦住了。

他不解的看着未晚。

未晚笑了笑,“你去找他,他也不会承认的,因为我们没有证据。说不定他还反咬一口,大喊委屈呢。”

凌箫眉头一皱,迟疑了一下,“万一……万一真的是我们冤枉了他呢?会不会我买回来的时候木炭就是这样的,是我被店家骗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事情就麻烦了,特别是到了播出的时候,观众要是看到这样的事,他们两个会被网友喷死的。

“所以现在我们不能去找他。放心吧,这件事确实就是他做的,证据嘛,不需要找,因为我会让他自己承认自己做过的事。哦,他除了干了这个,其实他还干了别的事。”她好心的说。

凌箫心里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他还做了什么?”

未晚勾唇笑了笑,“他把水管堵死了,还打电话给自来水厂把水给停了。”

“什么?!”凌箫失声惊叫。

“还有,他还把泳池里的水放干了。”只不过现在天色晚了,泳池那边的灯没开,烤肉的地方离泳池有一段距离,不刻意去留意的话是不会注意到的。

凌箫听了只觉得有什么直往脑子里冲,耳朵嗡嗡嗡的直叫,让他有那么一瞬间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浑身都抖了起来。

未晚见他被气得不轻,伸手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咱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周望国小朋友是个熊孩子吗?”

凌箫狠狠一噎。

他是早知道周望国顽劣不听话,难管教,但是……这两天他表现得那么好,他以为……

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未晚怜悯的看着他,“一个孩子会变得顽劣,不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养成的。同样的道理,一个顽劣不听话的孩子,也不可能一天两天就变成乖孩子的。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改变的。”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83)

我要评论
  • 幽叹息&去吧,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都变了&一点影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一切好&里闪烁

    “不用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切好说。”未晚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 未晚一&梁上,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