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欺负我,不给我饭吃!”周望国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控诉。他觉得他的命真的是太苦了,才第一天啊,他们就不给他饭吃,是想饿死他吗?别看周望国人瘦瘦小小的,哭起来那声音叫一个震天...

“你们欺负我,不给我饭吃!”周望国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控诉。

他觉得他的命真的是太苦了,才第一天啊,他们就不给他饭吃,是想饿死他吗?

别看周望国人瘦瘦小小的,哭起来那声音叫一个震天,嚷得人的耳朵都要嗡嗡的叫了。

见他哭了,凌箫霎时间就慌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去哄他,被未晚暗暗拦住了,给了他一记稍安勿躁的眼神。凌箫按捺了下来。

“哎哎,你哭什么呀,你不是挺有本事嘛,刚才还和我理论来着,现在怎么突然就哭了?明明是你说不吃饭的嘛,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未晚故作无奈。

“我饿!”

“饿了啊,那你现在是要吃饭了吗?”

周望国大声的吼着,“我要吃饭!”

未晚皱着眉头,很是为难的模样,周望国边哭着遍偷偷瞄着她,见她这反应,哭得更大声了。

“行了行了,别嚎了。要吃饭也行,不过咱们得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了,你答应了,我就劝凌大哥再去给你做一顿饭,你要是不答应,凌大哥生气,我也没办法让他消气。毕竟刚才是你不领情,糟蹋了他的一番心意。”未晚勉为其难的说着。

凌箫:“……”

不是,他什么时候生气了,他没有生气啊!

“你要说什么?”周望国很是防备的盯着她,在他眼里,未晚就是个坏狐狸精了。果然妖精都是坏的!

“别紧张,我是个讲道理的人。这样吧,你答应我们,以后每天乖乖吃饭,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了,在吃饭的时候发脾气躲回房间,我们呢,也会每天等你放学回来,一起吃饭,不会再自己吃饭了。哦,当然了,如果凌大哥心情好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点个菜什么的。可如果你还像今天这样,我们就真的不会再给你做饭了,日后你要是在该吃饭的时候不吃饭,那就只能饿到下一顿了。你觉得如何?”未晚很是认真的在和周望国商量,并没有随便的敷衍他,哄骗他,而是直白的说了。

周望国皱起了眉头,觉得未晚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可是听起来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她充分尊重了他的选择,没有强迫他,而是让他自己选,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爸妈一样……可怎么就感觉哪里不对呢?

周望国纠结的想了半天才不甘不愿的道:“好吧,只要你们做到你们说的,那、那我也能做到的!”

未晚笑了,伸出手,“那就合作愉快了!”

周望国看着她伸出来的手微微瞠大了眼,半天才把别别扭扭的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还嫌弃的说着,“女生就是麻烦,还要握手。”

“这样才正式嘛。好了,为了庆祝咱们的合作,你现在可以点一个菜,我让凌大哥给你做!”未晚很是大方的说。

“真的吗?”周望国眼睛都亮了,还咽了咽口水。

未晚见状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当然了。”

“那我要吃烤肉,就刚才你们吃的!”

“好,烤肉,没问题!”未晚说着,看了周望国一眼,表情嫌弃,“瞧你这小脸,脏兮兮的,快去洗洗吧,我们先去给你做饭,你收拾好了就下楼来。”

周望国习惯性的又想翻白眼,眼角余光却注意到未晚看戏的表情,他反射性的垂下了视线,嘟囔着:“我知道了,啰里啰嗦的。”

说完他转身跑回房间了,也没有再关门。

凌箫在一旁从头到尾的旁观到了,简直就是叹为观止,对未晚竖起了大拇指,佩服得很。

真的没有想到未晚年纪轻轻,对付熊孩子还挺有一套。

未晚笑了笑,“凌大哥,咱们下去给他重新做几个菜吧。”

他们是真的把之前做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了,不可能让周望国吃他们剩下的。之前凌箫是想留一点出来的,被未晚阻止了。他们必须让周望国明白,他们不是他的爸妈,不会无条件的纵容他,更加不会惯着他,只有他明白了这个道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才会安分。

当然,他肯定还有其他的问题,但是不急,这才第一天,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哎,好好好,再给他做几个,反正今天买的菜还有没有做的,都放在冰箱呢。他想吃烤肉,我给他弄点,烤鱼也行,还有鱼呢。”凌箫兴冲冲的。

周望国也不知道是不是回到房里冷静下来又回想了一遍,觉得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所以又有些发作了,在上面一直待到菜都做好了,他才磨磨蹭蹭的下楼来。

他还瞄了瞄未晚,担心她又会挤对自己,让自己丢脸。

未晚朝着他招了招手,“赶紧过来吃,不是饿了吗?”

除此之外她没有再说别的什么,表现得很是正常,周望国暗暗松了一口气,闻着饭菜香,下意识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肚子就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他表情一僵,嘴边一扁,欲哭无泪。

太丢脸了!

未晚见他那表情不由得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在他发作前笑着说道:“不用不好意思,谁的肚子饿了都会叫。快过来吧,喝口汤先,等下吃饭你慢点吃,免得肠胃不舒服。”

她说着动手给他装了一碗汤,“不过时间紧,做不了什么好的汤,今晚就先将就一下吧。”

时间紧,来不及熬汤,凌箫只好做了个简单的紫菜蛋花汤,冰霜里还有牛肉丸,他也放了几粒进去,还是挺鲜的。

周望国坐下后喝了几口汤,空空的肚子多了一股暖意,顿时就舒服多了。抬头就看见未晚和凌箫坐在他对面,两人就这样看着他,让他有些不自在起来了。

他有些别扭的说道:“你们去忙你们自己的事吧,我可以自己吃饭。”

未晚用手微微撑着腮,懒洋洋的说:“你吃你的,不用管我们。”

周望国戳了戳碗里的米饭,抿了抿唇,到底没再说什么。

未晚和凌箫坐在一旁有时候和他聊几句,聊的内容也不限定,想到什么就聊什么,慢慢的,周望国对他们的态度也好了许多,起码不像一开始那样充满了防备和抗拒。

跟着录像摄影的的几个人意外惊叹不已,没想到这个公认的,五个家庭里最难搞的孩子,就这样被未晚和凌箫给收服了。起码从第一天的表现来看,效果是很好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啊!也不知道其他的家庭是什么情况。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25)

我要评论
  • 音,夹&了。

    不一会儿暗巷里就隐隐传出了阵阵闷哼声,还有像是肉体被击打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异样沉闷的撞击声,骨头断裂声,听得人的牙齿都软了。

  • ,专门&际影后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 得亲自&摇头朝

    哎,这世界挺好的,唯一不好的事就是不能随意用法术了。连揍人都得亲自动手,实在没意思。她摇了摇头朝着人多的地方走了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