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望国又再一次懵逼了,被未晚的不按常理出牌搞得都要开始自我怀疑,怀疑自己的功力是不是下降了。这两人怎么跟爸妈不一样啊,爸妈平时不是这样的啊!他在房间里生着闷气,就等着他们...

周望国又再一次懵逼了,被未晚的不按常理出牌搞得都要开始自我怀疑,怀疑自己的功力是不是下降了。这两人怎么跟爸妈不一样啊,爸妈平时不是这样的啊!

他在房间里生着闷气,就等着他们来哄自己,然后自己再想法子来折腾他们。谁知道他们喊了一会儿就不喊了,还自顾自的要吃饭了!他们还是不是大人,没看到他都已经在生气,不吃饭了吗?他们还怎么吃得下?

周望国一开始是非常坚决的,下定决心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轻易认输屈服,一定要让他们见识到自己的厉害。他绝对不能退让,要坚持到底。至于吃饭,哼,他们会求着自己吃的!他就不信了,他不吃,他们就真的不管。

于是他在房间里自个儿玩着游戏,也不写作业,准备就这样和外面的人耗下去。谁知道啊,他们居然、居然在外面吃起饭来了!太过分了!还有,她吃就吃,还说得那么大声做什么?喝汤也喝得那么大声,这么粗鲁,一点女人的斯文样都没有,白长了一张那么好看的脸!

周望国正气恼着,鼻子突然一动,下意识的用力嗅了起来。

什么味道,好香啊!

他本能的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走了去,最后走到了门口,香味越发的浓了,他又下意识的深吸了几口气,几乎是贴到了门上。等他回过神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反弹似的往后退了几步,绷着小脸,气哼哼的转身走回到了自己的床边,双手抱胸,将头扭到了另一边,像是在和谁斗气一样。

为了拍摄节目,别墅里到处都装了摄像头,所以他在房间里的表现也全都被镜头录了下来。

门内周望国在生闷气,门外凌箫已经烤好肉端上来了,就放在靠门边的位置,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把小扇子,轻轻的扇着风,阵阵烤肉的香味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而未晚自然是又开始了她的表演,这次是真的开吃了。

修炼之人多不重口腹之欲,她修炼成仙,后来更是成了神,人世间的习俗也早就抛开了。只是下凡找那个狗男人,时间一长就免不了重新沾染上了。

凌箫肚子也饿了,既然都这样了,也没有必要装了,他坐下来之后也开始大快朵颐了,和未晚配合默契,就是想将周望国逼出来。

拍摄的摄影师也很是好奇,他们两这法子到底能不能行。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也吃得差不多了,可房门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大家都觉得周望国肯定是不会出来了,他不出来,凌箫和未晚这一系列的举动,到播出,在观众眼里,只怕会变成另外一个意思。

凌箫都有些担心了起来,压低了声音,“未晚,咱们是不是失败了?”

未晚深深一笑,“现在说失败未免太早了些。”

说完她的声音突然扬了起来,“啊,真饱啊!凌大哥,你的手艺真行,明天也是你做饭吧,这么好吃的饭菜,比外面的还好吃的,没有味精,都是食材的本身的香味,鲜,嫩,爽,脆,滑。你要是哪天退圈了,去五星级酒店应聘大厨肯定行。我平时都不吃这么多的,今天几乎把饭菜都吃光了。幸好望国不吃,不然我都不够。”最后她语气满是庆幸。

凌箫默默的看着她:是不是太过夸张了?

未晚回视着:并没有,都是发自肺腑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她是懂的。她是新人,凌箫是前辈,她第一次上节目,又没有任何名气,人家不嫌弃她,还多有照顾,她夸赞一下没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他的手艺确实不错,虽然跟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比是夸张了些,可家常菜最关键是做出那种家常味。

凌箫私下应该也是经常下厨的的人,看来她的运气还是挺不错的,找了这么一个伙伴。

凌箫看了一眼几乎是空空如也的小饭桌,身为做饭人,自己的作品被如此捧场,的确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还是你给面子,吃了这么多。”

“这不是给面子,好吃就是好吃,你做得要是不好吃,我可不会因为喊你一声凌大哥就勉强自己吃的。”未晚很是认真的说。

凌箫笑着,脸上的表情在告诉未晚,他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认定了她就是一个贴心,懂事的孩子。

“既然我们吃完了,那就收拾吧。今天也累一天了,望国也不需要我们,我们收拾好厨房再在客厅休息会儿,就可以各自回房休息了。”凌箫大声说着。

他挽起袖子,正准备收拾东西,一直紧闭的房门突然就被人打开了。

周望国身上还是穿着校服,眉毛倒竖,一脸气愤,声音尖锐,“我都没吃,你们自己就吃上了!你们是来伺候我的,做不好,我就赶你们走,我不要你们待在我的家了!”

未晚神色不变,冷静又平淡的看着周望国,因为站了起来,身高差的原因,她的视线看起来还有种蔑视的错觉,“更正一下,我们是来暂时充当你的家长的,是家长,家长只是照顾你,而不是伺候你。还有,这房子严格来说是你爸妈的,并不是你的,所以你并没有资格更没有权力赶我们走。最后,是你自己不吃的,你不吃,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吃?不是我们不给你吃,是你自己不吃,懂了没?”

“你!”周望国又被堵住了,瞪着眼睛,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蛮横的叫道:“我不管,反正我说的都是对的!你们就得听我的!”

未晚双手环胸,“我们凭什么听你的?按理说小孩子应该听大人的话,因为大人比小孩子有本事,见多识广。你要我们听你,是因为你有本事吗?你要真的有本事,我们听你的也行,那你得让我们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难道就光靠你这样发脾气,乱吼乱叫的吗?哦,这样的话,我也会啊,那我也乱吼一通,你听我的。”

“你胡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哦,如果你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只靠撒泼打滚来逼迫我们就范,只要你承认,我们也无所谓啦。反正我是女人,没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的,你嘛……”未晚故意挑剔又鄙视的将周望国扫了一圈,很是嫌弃的样子,“如果你自己都承认你自己不好,破罐子破摔,无所谓,你就想当个没出息的,我也只好随你了。反正我也是来录节目的,你以后是好是坏,我可管不着。”

周望国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气死了。

她怎么能这样啊,怎么跟爸妈一点都不像?平时只要他发脾气,爸妈一定会很紧张,很害怕的来哄他,然后他说什么都行的。她怎么不一样啊!周望国内心急了,很想质问一下,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毕竟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遭受过这样的对待!

“你才是坏人,你才是坏人,我不是!”小孩子还是很在意别人说自己好坏的。

“我怎么是坏人了,起码我好好吃饭,没有糟蹋别人的好意。凌大哥为了你,在厨房忙活了一整个下午,结果你回来看都没看一眼就躲回房间了。你糟蹋浪费了别人的心意和付出,你不是坏人吗?”

“明明是你先气我的,所以我才躲回房间的!”

“我怎么气你了?我想想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未晚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啊,我想起来了,我问你翻白眼眼睛疼不疼。这问题有什么不对吗?我就是看到你翻白眼了,所以才问啊!”未晚的表情说有多无辜,多不解,多茫然就有多无辜,多不解,多茫然,彻底的唬住周望国了。

周望国呆住了,脑子转了半天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反驳。

翻白眼的人是他,她只是问他眼睛疼不疼,语气表情都没有不对的……好像、好像也没有不对……那、那就是他……

越想越是把自己给缠住了,可怜的周望国小朋友,压根就没有想到未晚一开始就给他挖坑了。

“那……那……”周望国那了半天,最后脖子一梗,“那你们也不能这样对我!我还是个孩子!你们是大人,就得让着我!”

“我们想让着你啊,可你不是躲起来不跟我们说话吗?不交流,不相处,怎么知道让不让?”未晚又甩了一个问题过去。

“好了好了!”周望国撇着嘴,不甘不愿,又一副大度模样的说道:“以后我不躲房间行了吧?”

一旁未插话的凌箫眼睛顿时一亮。

未晚见好就收,“行吧,只要你不躲房间,我们也不会自己吃饭不留给你了。”

周望国瞪大了眼,难以置信,“你们真的吃光了,没留一点给我吗?”

未晚莫名的看着他,“当然啊,不是你自己说不吃的吗?你说了不吃,我们当然不会给你留了,浪费粮食是一件很可耻的事。而且我们也是为了尊重你啊!”

周望国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而且她说得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可是、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周望国心里突然冒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来不及分辨,他就本能的眼睛一闭,嘴巴一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58)

我要评论
  • 胖的身&了肉骨

    未晚面前站着的人飞快的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她,微胖的身躯,眼睛发亮得像是狗盯上了肉骨头,看着未晚就差流口水了。

  • 漫,“&你的仇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一切好&里闪烁

    “不用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切好说。”未晚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 期好像&了,那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