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朴素简单的女人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书包,身侧跟着一个孩子。那孩子虽然四年级了,可是看起来跟三年级一样,瘦瘦的,头发修得很短,眼神很是不驯,相...

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朴素简单的女人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书包,身侧跟着一个孩子。那孩子虽然四年级了,可是看起来跟三年级一样,瘦瘦的,头发修得很短,眼神很是不驯,相当符合他父母口中的刺头形象了。

凌箫看到人,正要开口,周望国就眉头一皱,伸出手直直指着他们两人,大声质问道:“你们是谁,怎么在我家里?”

未晚:“……”

呵呵,问得好像他真的不知道一样。

凌箫当然不会真的认为周氏夫妇没有告诉自己的儿子这么一件事了,对于周望国的态度也没有放在心上,笑呵呵的说道:“望国小朋友,你好啊,我是凌箫,她是未晚,我们是这次抽中你家,来当实习家长的。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由我们来陪伴照顾你哦!”

周望国听完凌箫的话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胸,“你一个几十岁的老男人,说话还哦哦哦,怎么跟个娘们一样!”

凌箫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尴尬的僵住了,猝不及防的被熊孩子狠狠的怼了。

凌箫很快就回过神来了,迅速调整了对策,故意耸了耸肩,“我这不是看你小,想哄你吗?谁知道你不爱这招啊。”

周望国又翻了个白眼,“我不是小孩子了。”

“你老翻白眼,眼睛疼么?”一旁的未晚突然问。

凌箫瞪了瞪眼。大小姐哟,她这样说是想点燃周望国这支小炮仗,让他直接窜上天吗?

周望国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有人这样问他,愣住了,有些呆呆的望着未晚。

未晚以为他没听见,又耐心的问了一遍,“从你进来到现在,说了三句话,翻了两次白眼,按照这样的频率,你说九句话就得翻六次白眼,说十二句话那就得翻……”她伸出手掰了掰手指,“那就得翻八次白眼,以此类推,你这样眼睛疼吗?”她一脸认真好奇,像个好奇宝宝。

周望国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半句话来!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让他说不出话来的!

最后他憋得脸都红了,半天才吐出一句:“我……我又不是这样翻白眼……”

未晚更好奇了,朝他走近了几步,一副要和他探讨的架势,“难道翻白眼还分方法,用对了方法眼睛才不疼?那你教教我呗。”

凌箫:他竟然无话可说。

周望国小朋友显然还是第一次遇到像未晚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应对的经验,一下子就让她给整懵了。

以往爸妈不是没有说过他,叫他别总是翻白眼,说这样没礼貌,是不对的。可是这个人,她……她怎么这样啊,她怎么能问他怎么翻白眼才眼睛不疼呢?她是大人,她不是应该……

周望国越想越气,憋着一肚子的气,还觉得很丢脸,太丢脸了!

原本他是想着给这两人一个下马威的,所以他一进门就假装不认识他们,质问他们是谁,嘲笑他们。可谁知道这个长得像狐狸精的女人居然还反过来让他丢脸了!可恶,哼!

周望国气呼呼的径直跑上了楼。

凌箫和佣人都望着未晚。未晚摊了摊手,眨了眨眼,无辜的说:“他上楼了。”

可不是上楼了,而且还是被你气的。凌箫面无表情的想。

“现在怎么办?饭菜都做好了,可是他上楼去了……”未晚很是苦恼,“不如大姐你上楼去喊他下来吃饭吧,我们做了他爱吃的菜!”

佣人点了点头,“我去试试吧。”

背对着镜头的时候凌箫压低了声音,“未晚,你就不怕激怒那个小子啊?”

“凌大哥,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孩子,不足为惧。”未晚也同样压低了声音。

凌箫沉默了一下,想起了周氏夫妇说过的话,他觉得未晚想得太简单了。如果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周氏夫妇就不会被逼无奈,用上节目这样的法子了。这分明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两人虽然背对着镜头,但是那姿势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在嘀咕什么了。

刚才未晚的表现全被录了下来,跟踪的摄影师和助理心里忽然有种他们这一组要火的感觉。这个未晚不但长得漂亮,而且看样子还挺有意思,就刚才那一段,她和孩子的互动就很有意思了。

想着想着摄影师就有些兴奋起来了。原本还想着给未晚少一点镜头,免得出了什么差错,但是现在看来,不但不能少,还要给未晚多加镜头!

佣人很快就下来了,面色灰败,看着未晚和凌箫说道:“他不肯下来,连房门都不肯开。这可怎么办?他要是使性子,没几个小时是不会收手的。可是这不吃饭不行啊,听老师说他中午在学校就没有怎么吃,现在又不吃的话,饿着怎么办?”

凌箫皱着眉头,“不如拿钥匙直接开房门?”

佣人摇了摇头,“望国房间的钥匙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面,之前先生和太太试过用钥匙开门,望国就发脾气了,闹着不肯把钥匙放在外面,先生和太太就同意了。”

未晚和凌箫听到这话对周氏夫妇一阵无语。

周望国会养成这样顽劣的性子,这两夫妻是绝对脱不开关系的。

“我上去试试吧。”凌箫想了想道。

“去吧。”

凌箫上楼去了,未晚也跟着上去了。

站在周望国的房间门前,凌箫敲了敲门,“望国,开开门,出来吃饭了,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你要是不出来吃,我们可就吃光了。你肚子不饿吗?有什么事咱们开门再说好不好?望国,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房间里静悄悄的,周望国别说开门了,压根就理都不理他们。

凌箫又尝试了几次,还是一样,他在里面安静得很,不吱声,不开门,消极抵抗。

十几分钟过去之后凌箫没辙了,甚至有些头疼。

“现在怎么办?”凌箫问,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跟踪拍摄的人也想看看他们两人会有什么法子让周望国开门。这还是第一天,就闹成这样了,接下来可怎么办?这对不会支撑不住,过两天就喊投降了吧?

未晚托着下巴想了想眸色一动,笑了,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有法子了。”

凌箫眼睛一亮,“什么法子,快说!”

一会儿后,凌箫望着眼前的东西,不由得沉默了起来。

未晚拍了拍手,欢快的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就开始吃饭吧!”

凌箫有些一言难尽,“未晚,这样……这样真的行吗?”

未晚说的法子就是这个,让人找了一张小桌子,又搬来了两张小凳子,摆在了二楼的走廊上,就对着周望国的房间。桌面上摆着他们做好的菜,有菜有汤,因为是刚做好又温着的,现在还冒着热气和香气,引得人腹中的馋虫蠢蠢欲动。

未晚率先坐了下来,“放心,一定能行。”

她已经问过了,周望国的房间里没有零食,佣人去接他回来的时候老师又说他中午在学校没吃什么,到现在,这个钟点,他肯定饿了。他不肯出来,那就唯有让自己愿意出来了。小孩子嘛,还没有完全学会怎么压制自己的本能,等他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肚子咕咕叫的时候,他就出来了。

“对了,凌大哥,我记得冰箱里面还有鸡块,你现在就去烤几块,越香越好。”

凌箫这会儿终于是明白了她的用意,顿时就笑了,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未晚,还是你聪明啊,年轻人就是不一样,脑子转得特别快。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好的法子呢?”

“你等等,我这就去烤,很快就好!”凌箫屁颠屁颠的下楼去烤肉了。

未晚坐在小凳子上,故意大声的说着话,“哎呀,凌大哥的手艺真不错啊,听说之前还专门跟大厨学过,还考过厨师的证件,之前我还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瞧瞧这菜做的,光是闻着就很香了,我觉得我能吃三碗饭。都有这么多菜了,凌大哥怎么还去烤肉呢?也太多了一些,毕竟望国不吃,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吧?”

“嗯,我先来尝尝这个咕噜肉好了。哇,酸甜可口,这肉真嫩,真滑啊!还有这虾仁,嗯,非常的新鲜,嫩滑,真是让人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了……嗯,我先喝口汤好了……”她故意重重的闻了一口,又大声的喝了一口,“哇,这个汤也非常的鲜美,一点腥味都没有,豆腐也非常的嫩滑……凌大哥做的菜怎么每一样都这么嫩滑的,他是真的想让我把舌头都吃掉吗?”

摄像头后面的摄像大哥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拿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

未晚小姑娘,你一个人演得还挺起劲的啊,要不是他们亲眼看着她一口没吃,光听她这话还真的以为她把所有的菜都尝一遍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异常窄&还是要

    未晚看了一眼异常窄小的屋子,眉头皱了皱,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定下来。

  • 言不发&走了去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