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集合的时候大家都是神采奕奕,光彩照人,比昨天少了一点生疏,站在一起也能聊几句了。等人齐了之后大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五辆车带着五队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未晚,你紧...

第二天集合的时候大家都是神采奕奕,光彩照人,比昨天少了一点生疏,站在一起也能聊几句了。

等人齐了之后大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五辆车带着五队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未晚,你紧张吗?”车上,凌箫问。

未晚望着窗外的景色,听到他的话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奇怪,“不紧张啊,紧张什么?”又不是去打什么千年老妖怪,一个孩子而已。

凌箫看了眼司机,又看了眼摄像头,凑近了一点,压低了声音,但是其实声音还是能被录进去的。

“我听说这个孩子特别的顽劣,让他父母操碎了心,想了很多办法,请了很多专业的人都搞不定。咱们……我虽然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但是我家那个孩子比较乖巧听话,我没怎么操心。现在这个,我老实说,我有点怕。”凌箫一脸正经。

大家都说了,听话乖巧的孩子,那是天使,反之,那就是恶魔啊!

未晚看着他,眼神认真,似乎是在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有点怕。看了一会儿,确定从他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担心,她沉默了一下。

半响后伸手老朋友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凌大哥,你放心吧,没事的,有我在呢。”

她说这话本来就显得有些可笑,凌箫比她大了二十多岁呢。偏偏她还一脸的认真郑重,在她那张过分明艳又有些稚嫩的脸上,让人看了有种小孩子故作成熟,充当大人的好笑感。

凌箫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沉默了一下才抬眸一言难尽的看着她,“那我先谢谢你了。”

“不客气,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凌箫:“……”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

“凌大哥,待会儿我们到了之后,和家长沟通的事就交给你了。毕竟你看起来比较让人信服,我太年轻了,长得又太美,我担心家长看着我会不信任我们。”

凌箫一顿,视线不由得落在她脸上,竟然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半响才点了点头,“行,那就交给我,你一旁坐着就行。”

未晚看了他一眼,“凌大哥,你放心,我不会拖你后退的。”

凌箫有些哭笑不得,“我没觉得你会拖我后腿啊,咱们现在可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应该共进退,没有什么拖不拖腿的。你既然叫我一声哥,我护着你一点也是应该的。以后这种话可不要说了啊,我不不爱听。”凌箫板着脸,一副长辈模样。

未晚乖乖的点着头,“好的,我都听你的。”

看到这个乖巧的未晚,凌箫也不由得笑了。心想还是挺好的,未晚虽然还很年轻,看起来什么都不懂,十指不沾阳春水,可胜在乖巧懂事,也是讲道理,肯听别人意见的。

凌箫现在想得挺好,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未晚那张脸太具有欺骗性了,和她的芯子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只可惜现在凌箫本能的相信了自己的眼睛和判断,认定了未晚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还下定了决心要在接下来的节目录制中好好护着她。

从酒店出发,未晚这一队的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停在了一栋独栋的别墅前。别墅独门独户,前后皆有空地,辟成了小花园,前院种了不少绿植,树有,花有,还竖着装饰用的栏杆,看上去很是清幽宁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从斜方往房子后面看,隐隐可见一处泳池。

第一眼未晚对这个房子周围的环境还是相当满意的。不只是环境,还有整个气场,都是很不错的,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们才下车,别墅的大门就打开了,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男一女,应该就是这别墅的主人,孩子的爸妈了。

将人迎进了屋子里,凌箫看了眼,没看到孩子,做妈妈的似乎是看出来了,笑着说道:“今天不是礼拜天,孩子在学校,下午才会回来。不过有照片,先给你们看看孩子的照片吧!”

周太太兴致勃勃的拿出了一本大相册。

四人坐在沙发上很自然的就聊开了,并没有多少刻意。

就是那对夫妻初初看到未晚的时候惊愣了一下,没想到来自己家的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姑娘,而且长得也太好看了些。两人看到未晚,心就沉了沉,觉得原本希望借助这次的事让儿子改一改的心愿可能要落空了。不过看到凌箫,两人还是重新打起了精神。

看完照片之后几人才正式进入主题,未晚在一旁似乎只负责听,都是凌箫在和他们交流。他们也是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凌箫身上,并没有怎么理会未晚。未晚自己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听得很是认真,凌箫分散了一点注意力在她身上,见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凌箫将家长说的话都记在了心里,对这个家庭里的孩子也有了个大概的印象。

虽然在父母心里自家的孩子都是最好的,这对父母也为自己的孩子说了很多好话,可凌箫还是判断出来了,资料上写的只怕都只是其中一二,这个孩子实际上更顽劣不堪。他心里有些发愁,不过面上却没有显露分毫。

未晚在一旁听着,并没有插话,不过心里也有数了。

没人注意到她眼底闪烁着一抹诡异的光芒。

熊孩子啊……

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做父母的又哪里真的舍得和放心将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呢?磨磨蹭蹭,交代了不知道多少次,最后还是节目组提醒了他们时间,他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在录制节目期间,他们会暂时住到酒店,当然了,虽然镜头里他们不能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可是私底下还是可以回来和自己的孩子接触的,毕竟他们才是孩子的真正父母。

他们离开之后未晚和凌箫就正式开始成为这栋别墅的临时主人了。

两人第一时间便是熟悉别墅里的环境布置,摸索清楚整个别墅,他们各自的房间还有孩子的房间都进去看过了,孩子的房间,里面的东西他们都没有动,只是看了看。

一番下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那对夫妻说了,孩子晚上是要回家吃饭的。原本他们家里是有厨师的,只是这不是录节目嘛,就暂时给厨师放假了。也就是说得靠他们两人动手做出晚餐,不只是要喂饱自己,还要喂饱孩子。

凌箫觉得他们可以从今晚这顿晚餐开始让孩子接受他们的到来。

于是他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了,未晚见状也乐得轻松。

两人戴好口罩去了一趟菜市场,亲自挑选了新鲜的蔬菜还有鱼和肉,大包小包的回到了别墅。

厨房里,凌箫掌厨,原本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就可以应付得来的,但是想到还有镜头在,未晚什么都不做的话,容易落人话柄。于是他把未晚喊来摘菜,洗菜了。

“凌大哥,你准备做什么菜?”未晚一边洗菜一边问。

凌箫看了她一眼,视线从她洗菜的手上扫过,看得出她的动作有些生疏,应该是很少做家务的人。

“望国的爸妈把他喜欢吃的菜都告诉我了,我就做几样他平时最喜欢吃的。像是虾滑,咕噜肉,松仁玉米,还有鱼头豆腐汤什么的。”

望国,就是这家庭里那个孩子的名字。

“他会吃吗?”未晚问。

“会的,我的厨艺不差,待会儿我一定把菜做得好吃!”凌箫是信心十足的。

未晚却是没抱多大的希望。

虽然位周先生和周太太把周望国喜欢吃的菜说了出来,还教了他们方法,怎么做才最合他口味。但是从他们的话里,她就判断出了,这个周望国是个很挑剔的孩子,十道菜他能看上一道周先生和周太太就高兴了。即便是按照他的喜好来,他也是经常摔筷子,摔碗,撒泼不吃的,非得周太太哄半天才吃一点。

所以这个周望国身高不矮,却偏瘦。这也是周氏夫妇烦心发愁的事之一。

她倒不是不相信凌大哥的厨艺,只是担心他的一番付出最后被周望国糟蹋了。

“那晚上我可要尝尝凌大哥的手艺了。”未晚并没有将心里的想法表现出来。

她帮忙做着一些简单的事,像是洗菜啊,淘米煮饭啊,凌箫忙着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看着锅里的汤。她的动作并不熟练,很是生疏,但是她并没有露出什么羞愧的表情,又或者是遮遮掩掩,生怕别人看出,更没有故作娴熟,制造麻烦。能做的她就做,不会做的她就站一旁看着,绝对不会给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一顿饭下来,厨房里井然有序,不慌不乱,完全按照他们的计划那样,在预计的时间里顺利完成了。

未晚将做好的菜端上桌,看了眼时间,估摸着按照周氏夫妇说的,周望国应该也快回来了。

才这么想着,就隐约的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说话声。应该是佣人把周望国接回来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61)

我要评论
  • 深夜,&简陋的

    深夜,简陋的出租屋里,光线昏暗,寂静无声,几乎感觉不到人的存在。

  • 不然就&要来不

    小的那道身影凑了上去,大眼眨了眨,回头:“娘,她死了,魂魄还没有散呢,娘你快点,快读取她的记忆,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 了,只&未晚眼

    “不用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切好说。”未晚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 十来分&了甩手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