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晚,你不会是真的被他说动了吧?我告诉你啊,李总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坐上车,苏伊就心急的说道。“怎么说?”“你别看他刚才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可实际上他根本不可...

“未晚,你不会是真的被他说动了吧?我告诉你啊,李总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坐上车,苏伊就心急的说道。

“怎么说?”

“你别看他刚才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可实际上他根本不可能做到那样,就算他能做到那样,获得的利益最后到你手里的也不会有多少。而且这中间也绝对不会像他说的那样,潜规则的事我跟你说过了,越是长得好看的,越是难逃。李总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不付出点什么,休想得到他说的那些。”

“你是说……他会让我去陪酒?”

未晚摸着自己滑嫩的脸蛋。

思来想去,还是得尽快找到孩子他爸啊。

不过就像上次苏伊说的,现在的她和他距离太大,太遥远,不好接近。就算她想直接带着儿子上门去,她也得先找到他人住在哪里啊。唉,现在的人啊,狡兔三窟似的,也不知道哪个地址是他的地址,也不像以前那样那么容易打听出来的,毕竟现在的人讲究什么隐私的。

发愁。

苏伊不知道她此时心里想的和她们正在聊的事八竿子打不着,说道:“陪酒?陪酒还是轻的,陪睡才是严重的,而且不只是一个人!”

总之娱乐圈里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未晚挑着眉。

“所以你不要轻易的就被李总说的话诱惑了!”苏伊神情严肃。

未晚隔着墨镜瞟着她,“瞧你这样子,我像是这么蠢的人吗?咱们也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你怎么对我还是一点都不了解?”

她要是这么单纯,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苏伊被她的话噎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又不知道要如何说,呐呐的,“那怎么能一样。”

“行了,把你的心好好的放在你胸膛里吧。我心里有数。”

苏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担心了起来,“那你刚才在李总的办公室说的那些话,难道是骗他的?李总这人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你要是戏耍了他,小心他恼羞成怒找你麻烦。”

“怎么会是戏耍他呢?我方才说的话都是真心话。”

苏伊懵了,完全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

“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了,我都不明白了。”第一次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

未晚看了眼前方的司机,“等回去再说。”

等回到住所了,苏伊就迫不及待的重提了这件事,压根不给未晚任何敷衍的机会。

未晚只好耐着性子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苏伊听了恍然大悟,紧接着又皱起了眉头,“只是你这样,最后又反悔的话,李总恼羞成怒对你下手怎么办?”

“怕什么,有军令状在。你别忘记了上面的内容。”

苏伊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面色一亮,双手猛的一拍,“对啊,我怎么忘记这一点了呢?到时候李总要是反悔了,想做什么不利于我们的事,我们大可直接离开。当初签军令状的时候可是写着的。”

“所以你可以放心了。不过……”说着她话语一顿,目光一转,落在了苏伊身上,眼神深深。

“不过什么?”苏伊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起来,好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搓了搓手臂。

“不过我希望你能保持初心,要是将来你敢利用我做什么不该做的事,那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我这人,向来是知恩图报的,可也睚眦必报,有恩于我的人,我会好好报答,背叛我的人,我也绝不会放过!”她语调很是平淡和轻缓,可是落在苏伊耳朵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一股寒气,直逼人心脏。

苏伊连忙道:“你放心,我这人是有底线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将来,我都不会出卖我的艺人。如果你真的能帮我翻身,那你可就是我的再世恩人了,我怎么会恩将仇报把你卖掉呢?再说了,我可舍不得安安伤心难过,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安安可怎么办?”

未晚:“……”想不到有一天她还得靠她儿子来笼络人心。

“既然这样,事情就说定了。你要真的是闲着没事干,你就去帮我打听怎么接近阎昊天,或者是打听他确切的住址也行。”

苏伊脸一黑,“未晚,你还没有醒过来呢?你还坚持认为阎昊天是你儿子的爸爸吗?大白天的,做什么梦?”

未晚睨了她一眼,“听我的,去帮我打听,不然我就直接上网问了。”

“哎,别别别!你千万不要在网上乱说什么话啊!”阎昊天虽然退圈了,可是他的粉丝一直在,那战斗力那可是圈内数一数二的。

平时他们很佛系,轻易不惹事,可一旦真的招惹到他们,那不得了。他们不会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而是会用文明用语教你道理,分析你的错误,纠正你的思想,不管你如何的急得直跳脚,破口大骂,他们都不为所动,务必将人说到认输为止。认输了,他们还会反过来安慰,摆足了姿势,让人无从下手找茬。

时间一长,阎昊天的粉丝就出名了,让无数人的粉丝恨得牙痒痒的。可是人家也没有做过什么不对的事,连一点把柄都捉不到,能耐人家什么何?还不如别招惹他们,免得被缠上了。要是被缠上了,关掉私信那是没用的,他们无处不在,逮着同类就使劲的说教。王八念经一样。

谁要是说什么找当事人去,他们能甩出一大堆的理由来解释说明自己这么做是有理有据,是绝对没有错的……然后继续说教,噩梦一样。

未晚要是敢在网上问阎昊天的私人住址……想到那后果,苏伊都不由得抖了抖。

未晚挑眉看着她,充满了威胁之意。

苏伊败下阵来,“行行行,我去帮你打听,我去!”

真是她的祖宗啊!

“要快啊,我不想等太久了。安安想见他爹。”未晚提醒道。

苏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嘀咕着她还真的认定了阎昊天是安安的爸爸,未晚不会是有妄想症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就不适合在娱乐圈里待着了,可现在也又没有回头路了……

苏伊是真的有些怀疑未晚有妄想症了,就跟那些疯狂的粉丝一样。幻想自己和偶像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坚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未晚现在的表现不就是这样吗?而且她似乎还挺严重,还把自己的儿子幻想成阎昊天的儿子了。

犹豫了下,苏伊小心翼翼,试探的问:“未晚,你……你觉得阎昊天这人怎么样?”

未晚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当然是好了,世界上最好的人!”

她相公,她儿子的亲爹,能不好吗?

苏伊心里一沉,直叫完了完了,这妥妥的就是无可救药啊!

之前她对娱乐圈一无所知,根本就不认识阎昊天,可是现在却张嘴就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这还不能证明有问题吗?

这可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拯救她的吗?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84)

我要评论
  • 只能是&另做打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异常窄&头皱了

    未晚看了一眼异常窄小的屋子,眉头皱了皱,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定下来。

  • 不一会&声异样

    不一会儿暗巷里就隐隐传出了阵阵闷哼声,还有像是肉体被击打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异样沉闷的撞击声,骨头断裂声,听得人的牙齿都软了。

  • 闪过,&小就要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影跟着&头,微

    大的身影跟着上前了几步,站在床边,伸出食指抵着女子的额头,微微闭上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