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苍兰传的剧组除了中途的道具被换之外,其他的事大的倒是没有再发生什么了,小事嘛,不可避免,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总算是陆续杀青了。酒店里,苏伊可算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时间过得飞快,苍兰传的剧组除了中途的道具被换之外,其他的事大的倒是没有再发生什么了,小事嘛,不可避免,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总算是陆续杀青了。

酒店里,苏伊可算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整个拍着期间,她这颗心啊,就没真正的安乐过,特别是出了匕首事件之后,她就连睡觉都是在担心。担心剧组里有人给未晚下黑手,担心未晚不会和人相处,得罪人,担心未晚第一次拍戏,效果不好……总之有愁不完的事情。

现在好了,可算拍完了!接下来的事就不是她们能决定的,她们能做的就是等电视剧的播出。

“未晚啊,这段时间你就多陪陪安安吧,暂时……你没有什么工作。”苏伊有些歉疚。

公司和她们签了军令状,当然不愿意他们赢了,所以根本不会给未晚安排什么活动。而她在公司又是个隐形人一样的经纪人,没有什么资源。能进苍兰传的剧组还是她利用了当年的一个人情,可这种人情哪里是经常有的。这段时间她也不是没努力过,想要给未晚找些活动,可是……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曾经她是很风光,谁都会给她一点面子,可是现在……

未晚想要接到工作,恐怕得等到苍兰传播出,打响知名度,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当然,她还得防着公司做什么手脚,半路截胡。

“好啊!”未晚也不问原因,点了点头。

剧组还有人没有杀青的,拍完的就先离开了。

未晚和苏伊带着安安收拾好行李,和剧组的人道别之后就返程了。

飞机上三人坐在同一排座位上,刚好三个位置。三个穷光蛋是没有钱坐商务舱和头等舱的,只能坐经济舱了。

来的时候他们甚至是坐高铁的,回来能坐飞机还得益于未晚的片酬到账了,手上有点钱了,但是也不敢乱花,毕竟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而且他们两母子也是大手大脚的,明明穷得很,偏还要充大款,花钱跟流水似的。

苏伊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先把钱收好,免得被未晚一下子就花出去了。

未晚和安安没坐过飞机,第一次还是相当新奇的。就是这座位太小了些,太窄了些,坐得人不舒服。未晚在心里评价着。

安安还小,不懂得掩饰,一举一动,还有眼睛流露出来的好奇光芒都表明了他对飞机的好奇,坐在座椅上跟条虫子似的扭个不停,四处张望,一会儿趴在未晚怀里看窗外,一会儿抬头瞄着头顶的装置。还是飞机要准备起飞了,苏伊提醒他,他才乖乖坐好。

未晚戴着大墨镜,遮住了大半张的脸,还戴着口罩,让人看不出容貌来,可安安就不同了。那模样俊俏得跟观音菩萨座下的童子一样,让人根本移不开眼睛,恨不得将人抢过来抱在怀里狠狠的揉一揉,捏一捏,再亲一亲。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孩子呢?

飞机起飞的时候,三人旁边坐着的人还担心安安这么小会害怕,还准备着随时帮忙喊空姐或者是自己出声安慰。谁知道人家淡定得很,还一脸的兴致勃勃,双眼亮晶晶的,让他们见识了一番什么叫眼睛会发光。

未晚第一次坐飞机,看了一会儿窗外的云朵之后就没有任何兴趣了,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一下。

后座隐隐传来了讨论声,被讨论的对象还是他们三个——不对,主要是她儿砸。

“前面那个小男孩好可爱啊,真想偷回家啊!”

“是啊,是啊,我愿意冒着坐牢的危险偷回家养!我一定会将他养得好好的,当亲儿子,当孙子一样养!”

未晚:“……”大可不必这样。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小男孩有些面熟?”未晚后面的姑娘压低着声音,应该是担心被前面的她听到。毕竟这么讨论人家的儿子似乎不太好。

“面熟?什么意思,你见过?”

“你什么见过这么好看的孩子了,怎么没听你提过?”

“不是,你们再认真的想想,真的不觉得他很面熟吗?”那姑娘有些急了。

未晚听到这挑了挑眉。

她儿子这长相绝对独一无二,不可能会有人长得像她儿子的。那这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觉得她儿子面熟?

“给点提示?”

“网上。”姑娘道。

另外两个人没出声,应该是在顺着朋友给的提示思索着。

见朋友久久想不到,姑娘急了,忍不住又说道:“咱们的本命啊!”

本命?

对于这两个字,未晚表示自己认识,组合起来的意思也明白,但是怎么感觉从后面那个姑娘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是一回事?她们的本命不就是她们自己吗?跟她儿子有什么关系?

未晚还在心里奇怪本命这个词的新用法,后面的人又讨论开了。

“我想起来了,之前咱哥哥曝光过一次他的童年照……”

“我也想起来了,那张照片和前面那个小男孩确实挺像的……”

“你们说……”姑娘又压低了声音,“这个小男孩会不会和哥哥有什么关系?不会是哥哥的……儿子吧?”

她说完立刻就传来了啪啪两声,似乎是说话的姑娘被人打了。

“胡说八道,怎么可能!长得好像的人看起来像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还是小时候,你说哪个长得好看的小孩子不像的?”

“对啊,小孩子都一个样,特别是长得好看的小孩子,看起来像没什么奇怪的。这都是错觉,是咱们的脑子看到美好的事物产生的错觉。你要是把这错觉当真,那就是你的不是了。”

“是我的错觉?”

“当然了!你不看看这个孩子多大了,起码三岁了吧?加上在他妈妈肚子里一年,那就是四年,四年前咱们哥哥什么样子,你难道不知道吗?怎么可能跟他有关?如果真的跟他有关,早就被人挖出来了,怎么会藏得这么好,一点消息都没有?还坐经济舱,这不是开玩笑吗?”

“就是啊,你啊,别疑神疑鬼的,搞得像个黑粉。谁不知道咱们哥哥是单身,一直都是单身,哪来的孩子?”

似乎是被说动了,她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语调也轻快了起来,嘻嘻的笑着:“好吧,可能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三个姑娘讨论了一会儿之后就没再讨论了,反而是小声的说起了出来旅游遇到的事。

未晚听了她们三人的对话,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一会儿后她微微抬起身子,朝苏伊勾了勾手指。

苏伊看到她那动作愣了一下,然后探过身子,“怎么了?”

未晚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就连安安都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苏伊听完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未晚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赶紧去办。

苏伊没办法,只得假装自己也是那谁的粉丝,探出了头,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聊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担心被邻座投诉才不舍的终止了聊天。

“下飞机再说吧。”苏伊说。

未晚点了点头,倒也不急在一时。

两个多小时之后飞机才终于落地了。

未晚只觉得坐着浑身都酸痛了,快是挺快的,可这体验感未免差了些。听苏伊说这座位还分等级,他们坐的是最普通的,下次还坐飞机的话,一定得坐最高级的,没必要吃这种苦。

领了行李坐上出租车,未晚才问道:“刚才问到什么了?”

苏伊看了眼安安,欲言又止。

“没事,你说。”不用瞒她儿子。

看着安安那双异常明亮清澈的眼睛,苏伊觉得未晚这个当妈的实在是有些敷衍。难道是因为年纪还小,不懂得怎么当妈妈?

她看过未晚的身份证了,她今年才21岁,算起来也就是说她十八就怀上安安了……这到底是哪个禽兽对一个才十八岁的小姑娘下手,得逞之后又抛弃了她?让她知道,她一定打爆他的狗头,不管他是谁!苏伊在心里狠狠的想着。

远在帝都的某人突然打了个喷嚏,鼻子还痒痒的,他揉了揉,又忍不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有些狼狈。他忙抽来纸巾擦拭了一下,最后还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苏伊看着未晚,说道:“那三个人说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安安的爸爸。你知道她们喜欢的偶像是谁吗?”

未晚瞥着她,“谁?”

苏伊一字一句的道:“那是站在娱乐圈金字塔顶端的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假如你现在站在地上,那人家就是在天上了!所以怎么可能跟你有关系呢?”

未晚搭着手在膝盖上,坐姿十分端正,慢悠悠的说:“你就直说吧。”

行吧,不给她一点打击是不行的了。

“那是目前为止最年轻的影帝,双料影帝,获奖无数。而且不说他在娱乐圈的成就,就他本身的出身,也是一般人,甚至是很多人望尘莫及,一辈子都爬不到的。你进娱乐圈是为了生存,人家进娱乐圈那就是玩玩,什么时候腻了,随时可以收手,干脆利索。”

“你知道在他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吗?都是各界有名气的人,娱乐圈里的投资人在他面前也得低着头!懂我的意思了吗?”苏伊问。

未晚点了点头,“懂。”

看来这人在这个世界混得很不错啊,她和他一比确实是差太多了。唉,真是人比人,比死人啊,怎么不管到哪里,这人都凌驾于众人之上呢?

“真的懂了?”苏伊有些怀疑。

未晚点着头,“懂,原来我儿子的爸爸这么厉害!”

说完低头看着安安,摸着他的小脑袋,一脸慈爱,“安安,只要找到你爸爸,咱们的好日子就来了!”

安安眼睛亮晶晶的,重重的点着头。

苏伊:卒。

她带的艺人好像脑子有问题,还有救吗?在线等,急!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金光弥&怨,我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赚钱&只能是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婴儿时&养却没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将还没&捧成大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 又把墨&,脚步

    未晚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身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结果撞到人了。那人连她脸上的墨镜都给撞歪了,她索性拿了下来,蹙着眉头看了眼撞了自己的人,又把墨镜戴上,脚步一抬就要走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