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人一时半刻的不会回来,拍摄又开始了,江瑟即使再不满也不得不忍耐了下来。谁知道她去到拍摄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未晚和朱慧玉两人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周围围着不少人,气氛...

经纪人一时半刻的不会回来,拍摄又开始了,江瑟即使再不满也不得不忍耐了下来。

谁知道她去到拍摄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未晚和朱慧玉两人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周围围着不少人,气氛很是融洽,她眼神一暗,咬了咬牙,收起了脸上的不满,换上了常用的表情走了过去。

“你们在聊什么呀,聊得这么开心。”

未晚和朱慧玉回头就看到了江瑟,朱慧玉似乎瞄了一眼未晚,眸光一转,笑着说道:“正在说新剧本的事呢,你也看到新剧本了吧?”

江瑟没想到朱慧玉一张嘴就说到了新剧本的事,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她若无其事的笑着说:“看到了,所以就过来给未晚道喜了。”

说完她望向了未晚,语气很是真诚的道:“未晚,恭喜你了。刚出道,第一次拍戏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让我都有些羡慕了。”

这话看似没有问题,可是听起来却有种怪怪的感觉。但是她一脸的真诚,大家也不好随便乱怀疑人。

未晚像是没听出来一样,“大概是我运气好了,也是导演和编剧还有大家人好,知道我受委屈了,所以才专门补偿我。”

补偿……

江瑟脸上依然笑着,可是垂着的双手却在宽大的戏服下紧握了起来,一肚子的火气。

是啊,补偿,她没毁容,反倒得到了加戏的机会。而她呢,偷鸡不成蚀把米,为他人作嫁衣吗?不想还好,越是想,江瑟心里就越是觉得憋气,偏偏她还不能发泄,还要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要真心的祝贺未晚!

朱慧玉一直暗暗观察着江瑟,自然是将她脸上的细微变化看在眼内,不由得低头暗暗偷笑了一下。

敢情道具被换的事是她做的啊,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表面看起来和未晚关系好得跟亲姐妹一样,谁知道背地里却想出了这么阴损的招数,啧啧啧。现在好了,害人不成,反而帮了未晚一把,江瑟心里这会儿估计得呕血了吧?

要不是时机不对,她真想大笑三声。

她可不是未晚这个傻丫头,别人对她笑笑,她就觉得对方是好人,恨不得跟对方掏心掏肺。江瑟这人,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她和未晚的交情也还没有到交心的地步,也不好直接跟她说江瑟怎么不好不好,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最后她只会落得个里外不是人。

这次的事也不知道未晚到底有没有怀疑过江瑟,要是从来没有怀疑过,那……

朱慧玉不禁皱起了眉头,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未晚。

朱慧玉正想着,就听到未晚以一副无辜单纯的语气对江瑟说道:“**,我看了新剧本,发现我的戏份比你还多,你不会怪我,觉得我抢了你的风头吧?”

这下江瑟的表情是真的彻底僵住了

“噗!”朱慧玉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意识到自己不合时宜的举动,她忙伸手捂住了嘴巴。

“朱姐,你笑什么呀?”未晚一脸不解。

看到她脸上不解的表情,朱慧玉想笑的冲动更难忍了。她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笑什么,可实际上却在拼命憋着。

我的天啊,她怎么才发现未晚这丫头有扮猪吃老虎的潜质?瞧瞧她说的这话……瞄了眼黑着脸的江瑟,朱慧玉觉得她还是先走开一下的好,不然江瑟就要翻脸了。

“**?”

江瑟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笑容,“未晚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怪你呢?”说是这么说,可仔细听却似乎听出了咬牙切齿。

未晚听了高高兴兴的说:“**不怪我就好,其实这件事我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起来我还得感谢那个换了道具的人呢,要不是这人害我不成反倒帮了我,我又怎么会有加戏的机会呢?**你说对不对?”

江瑟真真是气得差点要吐血,还偏偏什么都不能说,别提多难受了。

“未晚,我好像听到我经纪人叫我了,我去看看,你赶紧去忙吧。你现在戏份多了这么多,可得注意些,要是跟不上,那会拖累大家的,到时候你会挨骂的。”

“嗯嗯,我知道,我会加倍努力的!”

江瑟一张讨喜的脸有些不自然的僵硬,摆脱了未晚逃也似的离开了。

江瑟说经纪人找她倒不是假的。刚才她看到经纪人在不远处朝她打了个手势,她顺势提出离开了。再和未晚待下去,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正好冷静一下。

“问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经纪人阴沉着脸,“我怀疑他们知道那件事是我们做的了。”

江瑟面色一变,脱口道:“不可能!”

她急急忙忙的说:“如果知道了,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说不过去!”如果知道是她做的,起码会警告她一番,怎么可能当没事发生一样。

“说不定给未晚加戏就是对你的一种无声警告,提醒你不要再搞小动作了!”经纪人脸色很是不好看。

刚才他去找导演他们,结果他们却只说了一句:这样也是为了江瑟好。

一开始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缓过神来,细想一番就明白了。这不是警告又是什么?想来是不想将事情闹出去,给剧组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为了堵住未晚的嘴巴,所以才决定给她加戏的。那这个剧组里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你觉得未晚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吗?”

江瑟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就说道:“应该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了,会是这种表现吗?刚才她还和我有说有笑的。”

只是说完又想起了刚才未晚和她说的话。刚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想,怎么觉得有点……她不会是知道了,然后假装不知道在和她演戏吧?

想到这,江瑟的脸又黑了黑。

从来只有她玩弄欺骗别人的,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欺骗玩弄她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你也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好好演的戏,不要再搞什么小动作了,再有下次,我可不敢保证他们还会瞒着不张扬出去!”

“什么,就这样算了?剧组这样把我当什么了!未晚的戏份加了这么多,都超过我了!”江瑟有些激动,声音而已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经纪人眉头一皱,“你小点声,怕别人听不见是不是?不这样你还想怎么样?去跟导演闹吗?万一真的像我说的那样,你这样一闹,说不定连角色都要丢了!我知道你气不过,可事情到了这地步,没有回头路了,除非你想要辞演!”

辞演,怎么可能!辞演可是要赔违约金的!

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江瑟的面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难道这口气我就要这样咽下去了吗?”她咬着牙,满心不甘。

经纪人冷笑了一声,“你先好好把戏拍完,等到时候未晚就知道了,她一个新人太出风头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到时候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说完他看着江瑟,警告道:“总之接下来,你好好拍戏,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忍着,不要冲动,更加不要闹事,要把自己摆在一个弱势的地位上。虽然未晚的戏份超过了你,可只要你好好演好这次的戏,对你而言也只会有好处,没有坏处!当初我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才将你安排进来的,你别白白错失了机会!”

这部戏是大制作,大导演,大投资,只要不出意外,这里面的,不管是男女主角还是小配角都能更上一层楼。为了将来,眼前的这点事她就是不想忍也得人。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进这个剧组呢。

江瑟沉着脸,面色难看,良久之后才突然问:“未晚是怎么进这个剧组的?她的经纪人是谁,我好像从来没有在片场见过。”

虽然说拍戏进组带的都是助理,经纪人最多就是来探探班,看看情况,像她这样,这次也是经纪人第一次过来,还是因为加戏的事才过来的。可未晚的经纪人似乎从未见过,听片场的人说第一天有和未晚一起过来,可她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未晚提起过。

还有,未晚竟然没有助理!在片场,她的事要么是靠自己,要么是靠剧组里的一些工作人员,大家也是看她那张脸好看,愿意帮忙,不然她自己一个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搞。

“她不会是什么g二代或者是h二代吧?”江瑟拧着眉头问。

经纪人嗤了一声,目露不屑,“你想太多了,她不是没有经纪人,只是她的经纪人不是什么有本事的,就是一个过气的经纪人而已。她能进组,我也打听过了,说是导演以前欠了苏伊一个不小的人情,是苏伊用这个人情来换未晚进组的。”

“还有这样的的事!”江瑟有些惊讶。

“总之以后你注意点,别再盯着那个未晚了。你已经甩她一大条街了,又何必跟她过不去?你看她不顺眼,以后有的是机会,不用急在一时。”

江瑟眸色暗了暗,“我知道了。”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12)

我要评论
  • 的走了&然后甩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 了一声&,你的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有人&自己送

    这个人,她在另外一个未晚的记忆里见过……想起在她的记忆里看到的,那个诱拐欺骗了她的人似乎打算让她去某个宴会上陪大老板,日期好像就是这几天了。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正好,省得她再找了。

  • &意思。

    哎,这世界挺好的,唯一不好的事就是不能随意用法术了。连揍人都得亲自动手,实在没意思。她摇了摇头朝着人多的地方走了去。

  • 步算一&算。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一边

    未晚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身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结果撞到人了。那人连她脸上的墨镜都给撞歪了,她索性拿了下来,蹙着眉头看了眼撞了自己的人,又把墨镜戴上,脚步一抬就要走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