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晚没有理会导演,而是从宜春上手拿过了那把匕首,仔细的端详了起来。“未晚,怎么了吗?这是道具,是假的,就算碰到你,也不会伤到你的,你不用担心。”宜春以为她是担心被匕首伤到,所以刚...

未晚没有理会导演,而是从宜春上手拿过了那把匕首,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未晚,怎么了吗?这是道具,是假的,就算碰到你,也不会伤到你的,你不用担心。”宜春以为她是担心被匕首伤到,所以刚才才没有按照剧本和导演的吩咐,擅自改了动作。

未晚没答话,垂眸看着手中的匕首,然后在宜春的目光下,手指轻轻的从刀刃上划过。

宜春以为她还是不放心,有意想要试试匕首是不是真的,不由得一阵好笑,也暗嗤笑她太过胆小谨慎,心道大概是担心自己的脸真的被伤到了。不过也难怪,要是让她长成这样,她也会担心……想是这么想,宜春还是暗暗撇了撇嘴。

“未晚,你未免太过多疑了,我都说了这是假的——”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却在看到她手指头上冒出来的血珠时戛然而止,眼睛倏地瞪大,失声叫道:“怎么是真的匕首!”

导演几个也正好走了过来,听到了宜春的话,目光一移,落在了她冒着血珠的手指头上,顿时微微抽了一口气,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想着,如果刚才她没有避开,而是按照一开始说好的那样演,那这会儿……大家的视线又移到了她脸上,想到差点儿她的脸就要毁了,顿时又是庆幸又是后怕。

如果刚才匕首真的划到了她脸上,按照剧本的设计,未晚这张脸就真的会像唯娅那样,毁容了,就算整容修复也未必能恢复。

“道具组!立马给我滚过来!你们是怎么检查的,怎么会让假的匕首变成真的了,出了事你们负责得起吗?”导演铁青着脸大吼。

在场的人现在都清楚出什么事了,大家都议论了起来。

将假的匕首换成了真,这也太恶毒了吧,这分明就是冲着未晚来的,想要毁了她的容貌啊!到底是谁的心肠这么狠毒?

道具组的人也是惊呆了。

“导演,不是……我检查过的,是真的检查过,匕首不可能是真的啊!”

导演一把将匕首丢到了地上,吼声震天,“假的?那你敢拿着这匕首朝自己的胸口捅一刀吗?给我查!查到是谁,立刻送到警察局去!”

用匕首的宜春也是脸黑了,急忙道:“导演,这不关我的事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碰过这匕首的!”

导演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不管是谁,我绝对不会姑息!”

宜春听了这话,扯了扯嘴角,觉得导演像是意有所指。

对于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很激动,也很气愤,但是身为当事人的未晚却是最冷静的。

“未晚,这事你看……”导演笑着,当然是希望她能息事宁人,不要闹人,不然的话对整个剧组的影响都不好。

未晚微微笑了笑,“导演,这个亏我不能白吃。当然了,我也不会对外乱说话的。只是不管怎么样总得给我一个交代不是?刚才要不是我机灵敏锐,这匕首可就划在我脸上了,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口导演你也清楚,我只要一个公道应该不过分吧?”

“当然,当然,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不管是谁,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导演保证。

“我相信导演不会骗我。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想来也是没有办法继续拍摄了……”

导演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过来。”

出了这样的事确实不能继续了,起码得先查清楚到底是谁搞的鬼,不然的话,今天是未晚,明天要是朱慧玉呢?他这剧组还能不能要,这戏还能不能拍了?

未晚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宜春原本想和她说点什么的,只是她走得太快,她根本追不上。

副导演听到了导演和未晚说的话,等未晚离开了,才说道:“她就是一个新人。”意思就是说一个新人,翻不出什么浪来,不用顾忌考虑什么。

导演瞥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这戏还没有拍一半,热度就很高了,除了原著小说之外,最大的功劳就是未晚。这个时候她要是在网上爆出这件事,对我们剧组的影响有多大谁知道?出了这样的事,被其他的演员的粉丝知道了,他们能不闹?”

他不是为了未晚一个人,而是为了整个剧组。

副导演没再说什么,但是眼底闪烁着的不以为意却证明他根本就没把导演的话放在心上。

待在室内等着的戏份的人听到出了这样的事都十分惊讶。

朱慧玉眉头皱了皱,问道:“未晚没事吧?”

她的助理摇了摇头,“没事,被她避开了,还是她先发现匕首有问题的,不然的话……朱姐,你说这到底是谁干的?”

朱慧玉抬眸瞥了她一眼,“我大概是嫌疑人之一吧。”

助理一愣,然后有些激动的道:“这事和咱们可没有关系啊,朱姐你和未晚的关系一向挺好,怎么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吧?”

“这就难说了,谁让我是女主,谁让我长得有没有未晚好看,还心眼小,爱记仇呢?”朱慧玉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助理被她的话噎了一下,想起外界对朱姐的评价,顿了顿呐呐的道:“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随便乱怀疑人吧……”

“不用担心,清者自清。”朱慧玉说着,说完想到了什么,视线定定的落在了助理身上,那怀疑的眼神看得助理心惊肉跳。

“朱姐,你、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怪吓人的。

“你没有背着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助理瞪大了眼,“朱姐,我怎么敢背着你做什么呀!”

朱慧玉哼了声,“没有最好,不然可就别怪我不顾念你跟了我几年的情分了。”

江瑟也知道了这件事,眉头皱了皱,却没说什么。

未晚不管片场的事,直接回了酒店。

看到她突然回来,苏伊就猜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一问,气得她当场就跳起来了,直嚷嚷着要去找导演,让未晚拦了下来。

“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自己处理的。”

“你想怎么处理?”苏伊问。

未晚笑了笑,意味深长,“那得看导演最后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了。”

苏伊沉默了一下,“未晚啊,这件事我知道是你吃亏了,事情肯定不能就这样算了,但是呢……我给你打个预防针,这件事最后很有可能会不了了之。你是新人,在娱乐圈没有任何地位,现在现在是有热度,可这点热度还没有到让导演为了你去得罪,惩治其他演员的地步。能在剧组搞这种事,肯定不是小角色敢做的。”

未晚点了点头,“我明白。”

弱肉强食,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是行得通的。

“那你……”苏伊担心她不想忍受这种委屈,闹起来的话最后吃大亏的人只会是她自己。

未晚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你不用插手。”说完她顿了顿,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眼里闪着狡黠的光,“不过你可以在微博上认证是我的经纪人了。”

苏伊愣了一下,“啊?现在?”她明白了过来,“难道你是想曝光这件事?”

想到这,她有些急了。

曝光这件事固然能给剧组施压,让剧组给未晚一个说法,但是却会彻底得罪导演,这可不是一个明智之举,简直就是下下下策。

“未晚,曝光这件事……”

“我没打算曝光。”未晚阻止了她未说完的话。

不打算曝光?

苏伊这下不懂了。既然不打算曝光,那她叫她现在认证她经纪人做什么?

关于她信息这一点,一开始她们就讨论过。刚放出定妆照的时候苏伊就想着要在微博上认证她经纪人的信息了,但是被未晚拦了下来,说不是时候,等等。既然她这样说了,那她就等吧,神秘一点也有好处。

多亏签了军令状,所以未晚的事公司不能插手,全权交给苏伊负责,不然的话在定妆照刚放出来的时候公司就开始炒作了。

想到公司,就不可避免的想到张玉洁这个人,苏伊心里得意的大笑了几声。

张玉洁以为她翻不了身,却不知道她手上未晚这个王牌有多少潜力。再等等,很快张玉洁就会看清楚了,她苏伊不是她能随随便便踩的!曾经那些欺辱过她,背叛过她的人,她一定要让他们后悔莫及!

“那你这是要做什么?”

未晚神秘的笑了笑,“你先按照我说的做,就认证,别的什么都不用说,不用做,很快你就会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见她这样说,苏伊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晚点我就认证。”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84)

我要评论
  • 她完全&世界再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灭,屋&两母子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色一冷&转,一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似乎&应,但

    苏伊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激动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规划说了一遍。当然,时间太紧,这种规划还太粗糙。

  • ,被收&。即便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雅的将&,皱了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