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兰传的官博将唯娅的定妆照发出来之后就迅速发酵了,官博的评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疯涨着。“卧槽,这是谁?这张脸从未见过啊,所以是个新人吗?”“同问,未晚,这个名字很陌生啊,不是娱...

苍兰传的官博将唯娅的定妆照发出来之后就迅速发酵了,官博的评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疯涨着。

“卧槽,这是谁?这张脸从未见过啊,所以是个新人吗?”

“同问,未晚,这个名字很陌生啊,不是娱乐圈的人吧,新出道的?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也太美了吧?”

“啊!啊!啊!好美啊,这简直就是比唯娅还唯娅啊,这也太美了吧?”

“导演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美人,难怪藏得这么好,今天才公布,太让人惊讶了!简直不像人!”

“楼上的,我觉得你在骂人,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因为的确美得不像人。”

“剧组,你们不会是真的找了个假人来敷衍我们吧?”

“楼上的,眼睛不要可以捐了,人家有名字的。”

“三分钟——不!一分钟,我要这个叫未晚的所有的信息!”

……

“一分钟的那个,我回来了,找不到任何信息,这个新人很神秘啊!”

“对的,对的,太神秘了,一点信息都没有!除了这个定妆照,别的真的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哪个公司的新人,不知道经纪人是谁,怎么出道的,什么时候出道的,通通不知道!”

“不管了,我赶紧舔屏先。”

网上迅速掀起了一阵火热的讨论。

导演看着那几张照片,还有网友的热烈讨论,笑得见牙不见眼。

第一张照片是书中唯娅刚出场的时候,还是唯娅不谙世事的时期,眉宇间带着轻快和稚嫩,微微歪着头,目光澄澈,带着点点星光一样的注视着前方,嘴角勾起,隐隐可见些许贝齿。让人看着就不由得被感染,嘴角也不受控制的扬起,想知道她在开心什么。

第二张照片上的未晚梳着精致的发髻,穿着华丽的衣裳,目光微微侧视着,眉头轻蹙,似乎正在为了什么事而难过烦恼。

第三张照片穿着打扮则是简单许多,发丝凌乱,身上穿着白色的囚服,坐在看似是牢房的地上,双手抱膝,仰着头望着上方的一个小天窗。只是半张侧脸,却让人品味到了一股压抑的悲伤之意。

书粉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唯娅三个不同时期的造型和心情经历,只是简单的三张照片,未晚就已经将书中唯娅的情感变化充分表现了出来。他们看到照片,脑海里就自动浮现出了唯娅这三个时期经历过的事。

虽然不知道这个叫未晚的演技如何,可是从这照片上来看,她就是唯娅!唯娅就是她!

除了一片赞美的声音之外,当然也有酸溜溜的声音。只是未晚是新出道的新人,网上完全没有任何信息,更加没有什么黑资料了,就算是想挑剔,找茬,也无从下手,只能说几句对未晚来说不痛不痒的话了。

网上因为这个已经沸腾了,未晚两个字明晃晃的挂在热搜上,而且还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一直升到了第三。不知道多少看到这两个字莫名其妙的网友抱着好奇疑惑的心态点进去看到照片之后跟着一起疯狂,想要翻出这个叫未晚的新人。

对于网上的热闹,未晚丝毫不关心,时间差不多了就和自己的儿子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了。

“娘,爹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安安缩在未晚身边,一只手还抱着她的脖子,仰头小声的问。

未晚垂眸,伸手轻轻的佛开了他额头上的头发,“这是正常的,你爹现在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而已,和我们不一样。不只是我们,以前所有的事他都不记得了。”

“爹不记得我们了,那会不会不认我们?”安安说着,大眼闪烁着不安。

未晚笑着说道:“乖儿子,不会的,你爹不会不认咱们的,放心吧。”

“可爹不记得我们了……”

未晚阴森森的笑了笑,语气却轻柔,“放心吧,你爹要是不认我们,娘就把他的腿打断!”

安安瞪大了眼睛,忙道:“娘,你不要打爹,好好说,爹会记起来的!”

见儿子着急的模样,未晚哈哈的笑了起来,用力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他的头发都揉乱了,“好,娘听你的,好好跟他说。行了,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闭眼。”

安安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准备入睡。

未晚见状也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了。

“娘,那安安什么时候能见到爹?”安安又睁开了眼睛,问道。

未晚闭着眼,“应该很快了。”

得到回答,安安满意了,重新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帝都一处顶层大平层里,顾君澜忙完了一天的事,舒适的坐在了沙发上,拿着手机,准备上网逛逛,放松放松。没想到一时手滑,点进了一条热搜里,看到那几张照片,立时就瞪了瞪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将图片放大,认真仔细的看了看,最后肯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他一乐,拨打了一个号码。

“啊昊,你猜猜我在微博上看到谁了?还记得那天我们在街上,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撞了上来,还占了你便宜的事吗?现在看来她真的有可能不是你的粉丝,但是她也可能是想蹭你的热度,踩你上位。”他一口气说完,免得对面的人不想听,径自挂了电话。

阎昊天一阵沉默之后道:“然后?”

顾君澜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然后?”

“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已经退圈了,和你说的那个人也没有任何关系和交集,所以你说的那些话并没有什么意义。”他很冷静的说道。

那天的事不过是一个意外插曲,过了就过了,用不着放在心上。

只是这么想着,阎昊天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道身影,还有她临走前说的那句话:你是属于我的。

脑海里回响着这句话,他的心似乎都不受控制的加快了,有种莫名的感觉,难以形容,他从未试过有这样的感觉。

难道他竟然也是喜好美色的人?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根本不认识,看起来还有些神经兮兮的陌生女人有异样的感觉?一见钟情?不会,他很确定不是。

他想了想,最后将这点异样的感觉归结于对方容貌太盛,以至于连他都忍不住被吸引了一下目光。

这么一想,他略微有些加快的心跳很快就恢复到正常的频率。

“啊昊,啊昊,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你该不会是有把手机放一边,然后自己去忙活别的事了,让我对着空气说话吧?”顾君澜说了一句没听到回应,想起了阎昊天之前做过的事,立刻就警醒了起来。

他发誓,如果啊昊真的这样做,他立马就换衣服开车去他家里,然后今晚一整夜都要在他耳边说个不停!

“你多想了。你一直说个不停,我只是尊重你,没有打断你的话而已。”阎昊天当然不会让顾君澜知道自己刚才的走神,要是让他知道,他就别想清静了。

“啊昊,虽然你退圈了,可是你在娱乐圈中的地位牢不可破啊,声望地位热度都有,这个女人是新人,要是攀上了你,那不得分分钟爆火啊?”

“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阎昊天问。

“看你这话问的,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看那个女人就不是个简单的,你小心真的被她缠上了。她长成这模样,要是对外说跟你有什么关系,那些网友说不定还真的会相信。”顾君澜一本正经的说着。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被居心不良的人缠上,阎昊天终于说了句好话,“我知道,我会小心的,你别想太多了。再说了,我的身边是这么好靠近的吗?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呵呵,谁敢小看你,我只是担心人算不如天算。万一这个叫未晚的就是老天爷派来治你的,那也是说不准的……”顾君澜嘀咕着,却没想到自己是一语成谶了,未晚就是专门克制整治阎昊天的。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阎昊天说道。

“行吧,你也早点睡。”发泄完了心里的躁动,顾君澜心满意足的结束了通话。

阎昊天好笑的摇了摇头,放下了手机,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只是一会儿之后他却忍不住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微博,一眼就看到了热搜上的那两个字:未晚。

刚才君澜说了这两个字吧?她叫未晚?这是艺名还是她本身的名字?有人姓未的?

他点开热搜,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几张照片。

苍兰传官博发的那三张照片都不知道被人下载转发多少次了。他将网页往下拉,入眼的几乎都是那三张照片。

他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盯着照片上的女人的眼睛,突然笑了一下。

如果真的像君澜说的那样,他倒是要看看她能有什么手段。

看了一会儿他才将手机放到了一旁,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好的事&走了去

    哎,这世界挺好的,唯一不好的事就是不能随意用法术了。连揍人都得亲自动手,实在没意思。她摇了摇头朝着人多的地方走了去。

  • 之前的&子。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子,眉&下来。

    未晚看了一眼异常窄小的屋子,眉头皱了皱,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定下来。

  • 身干净&架在头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 婴儿时&日子,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没办&目的,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