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车前和车子里的人说着话的顾君澜冷不丁的被人一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牢牢抱住了。他当下就懵逼了,然后一头黑线,接着就气笑了。这是哪个女人追到这里来了,还直接动手了,胆...

站在车前和车子里的人说着话的顾君澜冷不丁的被人一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牢牢抱住了。他当下就懵逼了,然后一头黑线,接着就气笑了。

这是哪个女人追到这里来了,还直接动手了,胆子不小啊,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胆子这么大的,当街当巷的。难道是以为这样就能逼他就范了?如果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那他非常不介意让她好好清醒清醒,明白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

“我终于找到你了……”

背后传来了一道带着哽咽和无尽思念的娇软女声,似乎还有些委屈,让人止不住的心里一软。

顾君澜脸上的表情都要控制不住了,特别是坐在车子里的某人,那怪异的眼神,让他的火气立刻就上来了。

他一把扯开了环住了自己腰身的手,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力道之大,让毫无防备的未晚直接被甩开了,还踉跄了两步,差点就摔倒,她震惊至极又难以置信的抬眸看着他。

看清楚贸然抱着自己的女人的长相,顾君澜愣了一下,也意外了一下,承认自己被惊艳了。

可以说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己目前见过的女性中长得最好看的。但是欣赏归欣赏,他不是那种见色起意的男人。这个女人他的确不认识,更没有任何交集,所以她刚才的举动,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她是不是带有什么别样的目的故意接近自己。

他张了张嘴,正要质问对方,谁知道他话还没有说出口呢,对方却突然眉头一皱,脸上的难以置信被赤裸裸的嫌弃所取代,更是对着他柳眉倒竖的质问道:“你是谁?”

听到这三个字,顾君澜这下是真的被气笑了,“小姐,这三个字应该是我问你,你是谁?是你突然冲过来抱着我的,我背对着你,还记得吗?”他话里暗含嘲讽,觉得这是她的手段。

未晚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有些错愣,有些怀疑。

怎么会不是他,这个背影明明很像啊,除了头发,衣服不一样,被身影,还有熟悉的气味……不可能错的,她不可能搞错的!

她体内有当年他植入的一颗珠子,这颗珠子上面带着他的生息之气,让她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就是凭着这一点,她才有信心找到他,也确定不会出错。如果不是这个世界于她而言实在是太过怪异荒诞,她早就……怎么可能会出错呢?

这男人竟然不是他!

未晚没理会顾君澜的话,迈着脚步在附近走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车子前,确定这里的气味是最浓烈的,证明他人就在这里!站着的这个男人不是他,难道在车子里?

这么一想,她脚步一抬——顾君澜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就被她一个用力推到了一旁,然后她弯腰低头,和车子里坐着的人视线对了个正着。

对方似乎因为她的举动而有些讶异,一双显得有些多情的桃花眼,眉头微微上挑着,陌生又诧异的看着她。

未晚瞪着眼和对方对视着,没有丝毫的羞涩顾忌,直愣愣的,明目张胆。

两人眼瞪眼,谁也没说话,谁也没有移开视线。

良久之后还是车里的人微微笑了笑,温声道:“你找君澜有事要谈的话我可以回避,将空间留给你们。”

未晚直直的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车里没开灯,只有路边还有附近的建筑物上的灯光施舍了些许光线,以至于车里的明亮度很低,根本看不太清楚对方。阎昊天只朦朦胧胧的看到对方长了一张极为出色的脸,此时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异样,里面好像藏着很多让人难以看清楚的情绪,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她。

“我不是找他,我是找你!”

阎昊天愣了愣,反射性的道:“这位小姐,我——”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扑过来的人打断了。

原本还站在车外弯着腰的女人突然一下子就朝着他扑了过来,正好扑到了他怀里,她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了他身上,双手从腋下穿过,紧紧环住了他的肩膀。他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气,鼻端却闻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气,立刻又屏住了呼吸,一口气上不是,下也不是。

“你这个混蛋,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怎么这么能藏啊!”扑到熟悉的怀里,未晚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了,哽咽着有些委屈,有些生气的说着。

阎昊天眉心突突的跳了跳,一双手想要推开她,但不知道该落在什么地方推开她。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啊!

“顾君澜!把你的人拉开!”他咬着牙,从牙缝里逼出了一句话,认定了这个女人是顾君澜招惹来的。

顾君澜也是惊呆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先是莫名其妙的抱住了自己,接着又扑到了好友怀里,这操作……莫非这个女人是个脑子有毛病的,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我不认识她啊!不关我的事,我看是你自己招惹来的女人吧?”反正垂涎他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有一个突破了防线,直接冲到他面前,胡搅蛮缠一番,也不是没有可能。

“胡说八道!我根本不认识这位小姐……小姐,你先把我放开,有话好好说!”他忍无可忍,伸手捏住了她的小手臂,硬生生的将她拉扯开了。

被逼离开他怀里的未晚听到他的话,眉头一皱,盯着他看了半响,迟疑着不太确定的问:“你……不认识我?”

他礼貌的笑了笑,“不认识。”语气没有丝毫迟疑,斩钉截铁,眼神坦荡,带着不容忽视的疏离,眼底还有一丝丝隐藏得很好的厌恶,似乎没有立刻将她丢出去已经是他良好教养的克制了。

未晚挣脱开了他的手,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他脸上,没有注意到她挣开他的手之后,他的手捻了捻。

她有些愣怔的看着他,目光一寸寸的在他脸上巡视过,最后眼底染上了浓浓的失望,垂下了眼眸,失落的低喃着:“也是,你怎么可能记得我,都那么长时间了……”

只有她还记得他,从未忘记过。他倒好,真的忘了个干净。

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失望又或者是心酸失落,未晚只觉得一颗心被什么酸涩的东西堵住了,很难受,想要发泄,却又无从发泄。最后只得狠狠瞪了一眼始作俑者,骂了一句:“你这个狗男人!”

敢忘了她,看她以后怎么收拾他!

现在她再确定不过了,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你现在叫什么名字?”她骂完表情迅速转变,顺势端坐在了汽车后座的另外一个位置,双手优雅万分的交叠放在膝盖上,下巴微微抬着,斜睨着他问。

阎昊天难得的被噎住了。

她是认真的吗?问他叫什么名字,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为什么要抱着他?难道又是认错人了?

先是抱错了顾君澜,接着又抱错了自己,那接下来呢,她还要抱错谁?她是不是满大街的随便乱抱男人?

这个想法让阎昊天眸色沉了沉,眉头下压,嘴角平直,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冷冽之色。

“小姐,你这个搭讪方式过了,你会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说吧,你其实就是她的私生饭对不对?你要签名要合照都可以,但是你现在的行为就过分了。你赶紧下车吧,我们还要事,没时间陪你闹。”想来想去顾君澜觉得唯有一个可能了,这位神经兮兮的小姐,极有可能是他的私生饭,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的行程,专门来堵人的。

未晚挑高了眉。

私生饭?签名合照……难道他是明星?

“你在娱乐圈?”她有些讶异。

阎昊天没答话,神色冷淡。

“小姐,你是要自己下车还是我动手拉你下车?”认定了对方是私生饭,顾君澜没耐性了。

阎昊天在娱乐圈的那几年,私生饭可谓是无处不在,要不是他有手段有身份地位,都不知道被私生饭骚扰多少次了。没想到这个小姐长得这么好看,却是私生饭……现在的粉丝啊,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喜欢一个明星,好好的喜欢不行吗?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偏激,让人无法理解和忍受的事呢?

“你认错人了……小姐,你是把我当成你认识的什么人了吗?”阎昊天看似很礼貌的问,可是熟悉他的顾君澜却听出点什么,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你才认错人了!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未晚本来就因为他忘记了自己而有些郁闷不高兴,现在他还这样说,她火气顿时就上来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下了车。

下车后,未晚回头弯腰看着坐在车里的人,笑了笑,霸气的说:“记住了,我要找的人是你,我没认错人。而你,你是属于我的,知道了吗?”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直起身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知道他是娱乐圈里的人就不怕找不到人了,这么多年都等了,慢慢来,她有的是时间。

而阎昊天则是被她这句霸气又充满了占有欲的话给震住了。

第一次,还是第一次有人,还是个女人,敢这样跟他说话的,而更诡异的是……他似乎并没有太多抗拒和厌恶?怎么回事?

回过神来的阎昊天有些茫然不解了起来。

“啊昊,你确定你真的不认识那位小姐?”顾君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

阎昊天瞥了他一眼,“你要是再不上车,那我就走了,你自己走路回去吧。”

顾君澜一凛,忙弯身坐进了车子里。

这人说让他走路回去,那他就得走路回去,不然他有一百种法子折磨他。

只是在车子里,他一颗心还是痒痒的,十分好奇。

“啊昊,刚才——”

“我真不认识那位小姐,你要是好奇,那你应该去查查她到底是不是私生饭,又是怎么知道我行程的。”

顾君澜张了张嘴巴,“行吧。”然后闭上了嘴巴,只是心里却忍不住在嘀咕个不停。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111)

我要评论
  • 眉头看&一抬就

    未晚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身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结果撞到人了。那人连她脸上的墨镜都给撞歪了,她索性拿了下来,蹙着眉头看了眼撞了自己的人,又把墨镜戴上,脚步一抬就要走人。

  • ,眼珠&转,一

    未晚眸色一冷,眼珠子转了转,一言不发的朝着附近一条暗巷走了去。

  • 整洁,&上的大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 了一声&去吧,

    未晚幽幽叹息了一声,素手一翻,金光弥漫,“去吧,你的仇,你的怨,我会帮你。”

  • 天的好&穿不暖

    这个姑娘的过往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过,婴儿时期被拐,被收养却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年纪小小就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活。即便如此也还是吃不饱,穿不暖,备受欺凌。

  • 顶端,&要风得

    “我是经纪人,专门将还没有出道的新人捧成大明星的经纪人!美女,你长得这么漂亮,进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啊!我一定能将你捧到金字塔顶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信我!你就是下一个国际影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