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空私下里跟法宁说过。明月庵弟子也不是凡俗女子。特别宁真真,修练的是明月庵最玄妙的慧心通明,且了有成。心如明月,返观万物,不荧于心,绝会爱上了男人。再怎么不喜欢她,也注定一生空欢欣一场。法宁却直言,他不喜欢宁师姐并也不是儿女私情,而已单纯会觉得她像天上的明月庵弟子不是凡俗女子。。...

法空私下跟法宁说过。

明月庵弟子不是凡俗女子。

尤其宁真真,修炼的是明月庵最玄奥的慧心通明,且已经有成。

心如明月,观照万物,不荧于心,绝不会爱上男人。

再怎么喜欢她,也注定空欢喜一场。

法宁却坦言,他喜欢宁师姐并不是儿女私情,只是单纯觉得她像天上的仙女,美得让人心碎而不敢心生亵渎,远远看着就满足了。

法空再不多说。

劝是没用的。

自己当初喜欢一个女人,身边的朋友苦苦相劝,结果自己如同耳旁听风,朋友多劝几次之后,自己就心生反感,甚至怀疑朋友也喜欢对方。

这便是人性。

两人在湖边转了一圈,便各自返回住处,法空到般若院慧南的小院,法宁回他师父那里。

莲雪的木屋内,柔和的灯光下,两女芙蓉玉面,娇艳夺目。

莲雪道:“真真,别任性,得罪法空做什么。”

“师叔,他有什么不能得罪的?”宁真真撇撇红唇。

“他对我们有大恩,你这可不是对恩人的态度。”

宁真真不想跟莲雪辩论这个:“师叔,你的伤如何了?”

恩情是恩情,找机会还回去这恩情便是了,不必笑脸相迎。

“正在好转。”莲雪露出笑容,感慨道:“回春咒确实有不可思议之妙。”

宁真真道:“要多久?”

“这个急不来。”莲雪道:“我这伤太重,需一年半载才行。”

“这么久?”宁真真蹙眉。

莲雪点点头。

宁真真不好意思的道:“只要能治好,久一点也没关系的,……我就是心急嘛。”

她自从进入明月庵便受莲雪照顾,亦师亦姐亦母,莲雪受苦她恨不得以身相代,看到稍微好转就恨不得莲雪马上便恢复。

“真真,说真的,你要对法空客气一些,回春咒神妙,说不定将来还要请他帮忙疗伤呢?”

“求他?”宁真真发出一声轻笑。

请他治太阴宝树,请他治莲雪,两次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求。

自己若重伤,绝不会求他!

莲雪见她如此,无奈摇摇头。

——

第二天清晨,天空阴沉沉的像要下雪。

当法空从般若院回到药谷,宁真真便直接跟他告辞。

在莲雪的盯视下,她笑盈盈的,一身白衣映得笑容灿烂,容光照人。

法宁恰好从自己的住处赶过来,看她没吃早饭就要走,忙挽留吃过饭再走。

宁真真笑着摇头,飘飘离开。

“法空,你跟真真到底因为什么闹矛盾?”莲雪忍不住问法空。

三人正坐在湖边的松木方桌上吃早膳。

阴沉的天气让山谷万物变得更清晰,山更青绿更浓。

微风带着湖水的清气,悠悠轻拂他们的脸。

法宁一听到这话,眼一下瞪大,嘴里叼着包子疑惑的看看法空。

他真没看出两人的暗流汹涌。

恰恰相反,还觉得两人关系不错,都笑眯眯的,甚至苦涩的怀疑他们之间情愫暗生。

法空笑道:“没什么矛盾,可能是性情不合吧。”

莲雪有点儿头疼。

她明白,有的人就是一见如故,有的人就是气场不合,怎么相处都别扭。

“难道真真她不美?”

“美则美矣,可惜太过聪明。”

“冰雪聪明有何不好?”

“宁师妹练成了慧心通明吧?”法空笑道:“面对一个能一眼看透自己想什么的,莲雪师叔你难道心里不发毛?”

莲雪扑哧一笑,摇摇头。

怪就怪两人都聪明绝顶,两个聪明人凑在一块儿确实麻烦。

——

吃过饭后,莲雪继续在山崖上种花。

她要将山谷的石壁上种满花,入眼皆鲜花摇曳,美不胜收。

有的花儿娇气,一挪窝不易成活,法空便施展回春咒。

这短短七八天,莲雪已经种满了最上层的十米区域,渐渐往下拓展。

法宁不时的搅泥拌土,调制花肥,忙得不亦乐乎。

三人正忙着,俊美的小沙弥法恩轻手轻脚来到石壁下,凑到法空跟前,合什道:“法空师兄,师祖有请。”

法空将目光从石壁上的一朵朵鲜花上收回来:“我要去挨骂?”

“不是不是。”法恩笑着摇头:“师兄,我们得快些去。”

法空不再多问。

问了也没用,就是挨骂也要去,其他事更得去了。

他跟着法恩直接来到了金刚寺后面的塔林中。

一座座舍利塔好像树林般扩散蔓延开去,延伸到远处的雪峰之巅。

塔林前方有一座三层法坛,青石所筑,古朴沧桑。

最上一层站了六位老僧,渊渟岳峙,威仪具足。

他们都是须眉雪白,神情肃穆。

一张罗汉床摆在法坛正中央,床上盘膝坐着一个宝相庄严的老僧。

老僧宛如入定,但法空看一眼便知生机已绝。

慧南沿台阶徐徐下来,负手站到法空跟前,淡淡道:“美人在侧,心可动了?”

法空合什:“心如古井。”

“口是心非!”慧南哼一声:“红粉骷髅,红粉骷髅,说得好听,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我们这些老头子都不成,甭说你一个血气方刚的!”

法空微笑不语。

慧南道:“你倒是无所谓,别害了法宁!”

“师祖信不过我,还信不过莲雪师叔?”

“那倒也是。”慧南颔首:“明月庵呐……试试你的大光明咒吧,看能不能助慧闻师兄一臂之力。”

法空看向剩下的五个老僧。

慧南道:“都是般若院的,……你也得显显本事,要不然,哪来的自由?”

法空收留一个美貌女子在药谷。

虽然女子是明月庵的天才弟子,虽然药谷是法空的地盘,可法空是金刚寺的。

很多老家伙看不过眼,在慧南跟前念叨。

如果法空把大光明咒施展出真正威力,便能堵住那几个老家伙的嘴。

“是。”法空听出弦外之音。

不管在前世还是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是人性,前世的强是权与钱,这一世的强是武功。

他武功不济,且资质奇差,那便是前途无量,那就是失败者。

仅仅精于药材是不够的。

“呵呵……”一个胖墩墩的老僧走下法坛,来到法空跟前,脸上带着和蔼笑容:“小家伙,你师祖可把你吹得神乎其神呐。”

法空合什一礼:“慧空师伯祖。”

慧空笑呵呵的合什还礼:“一个年轻女子长时间在身边逗留,成何体统,……别忘了你的身份,资质再差,你也是金刚寺弟子!”

说到最后,他笑容消失,严肃森然。

法空沉静的合什不语。

他觉得有一座小山当头压下。

这慧空应该到了三品,甚至是二品,神元之境的一代宗师,可调用精神力量。

可惜,这精神力量对旁人是碾压,对他却无用。

脑海虚空的药师佛闪了一下,将其化于无形。

“嗯——?”慧空皱眉。

“慧空师伯祖,弟子明白。”法空从容说道。

既然答应了,谢礼也收了,那就得治好,难道半途送回去?

强迫症会让自己睡不好觉。

“师兄好大的威风!”慧南哼一声,冷笑道:“你想留一个明月庵弟子在身边,也得有那本事啊,人家是求着要法空疗伤,谁让法空的佛咒神妙呐!……怎么,我们金刚寺寺规森严,胜过人命?”

“呵呵……,神妙?”慧空笑着摇头。

“你用着佛咒不行,不意味着别人也不行!”慧南得意道:“别坐井观天,心障迷智!”

“慧南,别让法空走了他师父的老路才好。”慧空笑眯眯的道。

慧南断喝:“放屁!”

慧空摇头失笑:“师弟,知道你对圆智的内疚转到这小家伙身上,所以更加宠爱,但再宠也要有度才是,宠爱太甚反而害了他!”

慧南顿时勃然大怒,耷拉在眼角下的白眉一下翘起,飘到鬓边。

这一下算揭了他的伤疤。

法空暗自摇头。

看来师祖确实替自己挡住了不少压力。

难道师父当初被废武功,也是与女人有关?

原主没胆量问这个,每天夜晚,有月亮在天空的时候,圆智都会坐在月光下仰望,神情古怪。

原主不知道这是什么神情。

法空他现在分析,应该既是痛苦又是甜蜜。

法坛上一个高大魁梧老者沉喝:“你们两个!一天到晚吵吵,这是什么地方,肃静!”

慧南还要再说。

一个中年和尚从外面急趋而入,来到近前,合什道:“几位长老,法会何时开始,大家已经集结好了。”

“先等等。”慧南不耐烦的道:“等一会儿都不行了?!”

中年和尚面露难色。

超度法会是集百僧之力,一起诵往生经,助慧闻师伯往生极乐,是越早越好的。

拖延越久,魂魄越弱。

“慧南,要不然,让他们进来,一起诵持大光明咒,也算是助法空一臂之力。”高大魁梧老僧缓缓道。

慧南皱眉:“慧通师兄,你也不信法空?”

“不管他大光明咒到底有没有那般神妙,有人相助总是不错的吧?”慧通平和说道:“这可是涉及慧闻师弟的往生,不宜冒险。”

慧南的脸色难看,双眼微眯,便要发作骂人。

法空左手结印,右掌竖起,眼帘阖起,嘴唇微动。

竖起的右掌渐渐明亮,吸引了众人目光。

右掌缓缓涌出一团亮光,明晃晃如一轮明月倒映泉水中。

渐渐增强,化为一轮明月,皎皎无瑕的白光激射向罗汉床上的慧闻,在空中凝成一条巴掌粗的光柱。

众人眼睛瞪大。

这一幕似乎超出他们想象力之外。

尽管佛经上有说某菩萨施展大光明咒,大放光明,超度逝者往生西天极乐世界。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内世界所见的大放光明,是在自己的唯心世界中所观想,而不是外世界。

而且他们所想象的大放光明也不是这模样,从没想过这模样。

慧闻头顶慢慢凝聚一团光,圆陀陀闪烁烁,须臾之后化为一个巴掌大小的慧闻。

他神情平静,朝着法空合什一礼,然后化为一道白虹冲天而起,破开浓厚的云层消失不见。

他们情不自禁抬头看,通过厚厚云层破开的那个小孔看到了金光与霞光。

小孔很快合拢,异相消失。

法空解开手印,放下手掌,睁开眼睛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六个老僧怔然看着他。

正因为佛法精深,到了晚年精修细研佛法,眼前这一幕对他们的冲击才更大。

“哈哈……”一声大笑打破了宁静。

慧南大笑着拍拍法空肩膀:“好小子,接引慧闻师兄西登极乐,功德无量!”

他斜睨慧空,又斜瞅瞅慧通,重重哼一声,扯起法空飞身而起,离开了塔林。

慧空慧通五人还处于震惊中。

PS:各位亲爱的,如果喜欢看的话,请投票鼓励一下,在起点这个激烈的竞争环境里,一本书的数据太重要,如果喜欢却只是看看而懒得点一下投票,票数不够的话,书就被沉到底,没有推荐位,就没有多少人看到,然后就没有办法继续写下去了。

第1章 法空

2022-12-23

第1章 法空

2022-12-23

第2章 佛塔

2022-12-23

第2章 佛塔

2022-12-23

第3章 倍增

2022-12-23

第3章 倍增

2022-12-23

第4章 佛咒

2022-12-23

第5章 宝树

2022-12-23

第4章 佛咒

2022-12-23

第5章 宝树

2022-12-23

第6章 太阴

2022-12-23

第6章 太阴

2022-12-23

第7章 三层

2022-12-23

第7章 三层

2022-12-23

第8章 圆满

2022-12-23

第8章 圆满

2022-12-23

书评(325)

我要评论
  • 笑,接&珠:“

    “法宁师弟。”法空露出微笑,接过饭匣,抹去额头汗珠:“今天够早的。”

  • ,法空&松点的

    “圆智师叔既然走了,法空师弟应该可以换个轻松点的差使了吧?”

  • 入门,&于这么

    “唉……,法空师弟的资质确实……,小罗汉拳但凡能入门,也不至于这么艰难。”

  • 直径百&右的圆

    山谷中央有一直径百十米左右的圆湖,湖水宛如一面圆镜倒映着蓝天白云。

  • 上,沏&手:“

    他提着饭匣来到屋前,将饭匣放到松木桌上,沏好了两盏茶,冲着法宁招招手:“师弟,可以了。”

  • 说练到&六层就

    “师父说练到第八层已经有足够深厚的根基,再往后练没有必要,旁人都是练到第六层就不再练了的。”

  • 是寺内&当然要

    “药谷是寺内赐给了圆智师叔的,法空师弟继承了圆智师叔的衣钵,当然要继承药谷接着种药。”

  • 肚子来&惊人。

    灰色僧袍紧贴在身上猎猎作响,显出滚圆肚子来,声势惊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