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药谷被染成玫瑰色。湖面放佛铺上了彩缎,在轻轻地颤动。静谧的山谷变的瑰丽。施因内特提三个饭匣大步流星到了湖边松木桌前,放下自己饭匣,提声打招呼:“莲雪师叔,吃饭时啦。”莲雪正站在山壁百米高两块更突出的石头上。拳头大小的石头,她站得稳稳地的。手拿一铁镐湖面仿佛铺上了彩缎,在轻轻抖动。。...

夕阳西下,药谷被染成玫瑰色。

湖面仿佛铺上了彩缎,在轻轻抖动。

宁静的山谷变得瑰丽。

法宁提三个饭匣大步流星到了湖边松木桌前,放下饭匣,扬声招呼:“莲雪师叔,吃饭啦。”

莲雪正站在山壁百米高一块突出的石头上。

拳头大小的石头,她站得稳稳的。

手持一铁镐,轻松刨开一个石洞,然后飘身跃下,提一桶湿泥沙再跃上去。

一桶湿泥沙将石洞填满,顺势栽进几株花。

“莲雪师叔,先吃饭吧。”法宁扬声道。

“来啦。”莲雪应一声,飘飘如一朵白云冉冉落到湖边。

她洗过玉手,来到桌边坐下。

法空已经落座。

法宁殷勤的递上竹箸,一边说道:“师兄,这两天得小心,有异域高手潜入了。”

“嗯——?”

“前天晚上,一位师兄发现了异域高手潜入的痕迹,可惜没能追踪到那家伙,或者是几个家伙,不能不防。”

“没追到?”

“这一次闯山的家伙很滑溜,没找到。”法宁摇头:“莲雪师叔,小心了。”

莲雪温柔的笑道:“我伤没好,可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况且离金刚寺这么近。”

药谷离金刚寺不过一百多个台阶而已,一旦有动静,金刚寺高手顷刻而至,把山谷一围,插翅难逃。

但凡有点儿脑子的高手都不会闯进药谷。

“也对。”法宁点点头。

他跟莲雪切磋的时候,拼尽全力也狼狈不堪。

法空说莲雪想要恢复得更快,就得活动开,所以平时会跟法宁切磋几招活动一下筋骨,让法宁领教到了明月庵上一代天才弟子的厉害。

“师兄,你越来越白净了。”法宁笑道:“气色也越来越好。”

法空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

手背肌肤莹白温润,宛如羊脂白玉,确实是比先前大不一样了。

小罗汉拳至阳至刚,要练圆满便要阳极而生阴,单靠小罗汉拳几乎不可能做到。

时轮塔内那株太阴宝树高有五米,比明月庵新长出来的那一株更茁壮,一次结二十六颗太阴果。

太阴洗髓丹加上二十六颗太阴果,他比明月庵弟子还奢侈,加之他与太阴小炼形相合,水到渠成的把太阴小炼形圆满。

太阴小炼形再助小罗汉拳圆满。

法空还不想把这件事说出来,便岔开话题:“那几个魔头还安分吧?”

法宁挠挠头:“他们不怎么搭理我呢,我把饭菜送进去就走。”

“他们没说传魔功给你?”

“有倒是有,可我没要,练了魔功肯定会走火入魔的,师兄们的教训我记着呢。”

“魔宗武功是有蛊惑人心之效的。”莲雪轻轻摇头:“你那些师兄当然也明白,只是压不住心底的念头,心痒难耐,觉得自己是独特的,未必会走火入魔,毕竟魔功强横且速成。”

看看自己就知道魔功的厉害。

自己也曾是明月庵的杰出弟子,四品的一流高手,被魔功所伤之后,寺内长老们使尽浑身解数才让自己拖到现在。

残天指太过歹毒,伤害是不可逆的。

它就像天雷击中木头,纵使木头活过来又发芽,可被雷击而焦黑的那一处是不能恢复的。

而伤自己的那个家伙是残天道的一个年轻人,比自己还年轻。

可见魔功之速成!

法宁不解:“魔功害人不能练,都知道啊,这有什么可心痒的?”

“法宁你觉得自己资质如何?”

“还好。”

“你是法字辈资质最好的之一,旁人不能佛魔同修,凭你的资质,未必不能吧?”

“这会走火入魔的。”

“旁人会走火入魔,是资质不够,你未必啊。”

“还是太冒险了,我知道他们不安好心啊。”法宁道。

“难得你头脑如此清醒。”莲雪笑道:“很多人是难免生出侥幸心思,而再加上魔功的蛊惑,更难自抑。”

“师兄每天给我诵清心咒,很管用。”法宁道。

法空道:“是师弟你自己能把持得住,要不然,清心咒也压不住你的贪念。”

随着施展次数多,他对三大佛咒油然而生出妙悟。

这些知识就藏在佛咒中,随着诵持增加才会渐渐发现它们。

清心咒共分十层,杂念、怒火、欲火、贪婪、恐惧、悲伤、绝望、内疚、羞愧、心死。

自己现在的清心咒只到第二层,只能压下杂念与怒火,还压不住第四层的贪婪。

想升级,唯有多诵持,没别的捷径,诵一次得一次经验,增加一定熟练度。

而且诵咒必须得有对象,不能随便朝着天空或者对着空气诵咒。

对象也往往影响诵一遍佛咒增加的熟练度,为莲雪诵一次回春咒,抵得上为花草诵一百遍。

对佛咒而言,助人也是助己。

他现在诵咒速度更快,诵一遍需要的时间仅是原本的一半,佛咒威力也强了一倍多。

——

三人吃过饭,沿着湖边溜达。

山谷里已经竖了十几根木竿,上悬油灯,柔和的灯光扩散出去。

莲雪说了一些武林中事。

她身为明月庵俗家弟子,于红尘之中历练数年,原本看破了尘世决定削发,法号已经取好,可还没等削发便遇上天残道的高手。

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便被其重创,如果不是明月庵的武学奇奥,逃都逃不掉。

对方比她年轻,修为却远胜她,她逃回寺内也勉强保得性命、残延苟喘五年。

如果没遇上法空,一两年内便要撒手人寰。

通过莲雪,法空也知道了明月庵收徒极严,甚至更胜于金刚寺。

太阴小炼形就需要极高资质。

只是这资质不是身体资质,而是聪明。

越聪明,练成越快。

聪明不够,有太阴果相辅也练不成太阴小炼形。

他能很轻松练成太阴小炼形,不是体质相合,更是因为足够聪明。

“宁师姐!”法宁忽然惊喜的唤道。

法空扭头看去。

月光之下,宁真真白衣如雪,宛如广寒仙子踏月而来。

宁真真眨眼到了近前,嫣然而笑:“师叔!”

她白玉似双掌轻轻合什,眼波扫过法空与法宁。

法空微笑合什。

法宁红了脸,忙合什还礼。

莲雪温柔笑道:“怎这个时候过来了?”

宁真真道:“刚从外面回来。”

“出了什么事?”

“杀了几个恶贼,不要紧。”

“没受伤吧?”

“当然没有,……师叔放心吧,碰上更强的我跑得比谁都快。”宁真真娇笑。

在月光下,她笑靥如花,让法宁看得呆呆失神。

宁真真盈盈眼波转向法空。

法空微笑,潇洒从容。

“有劳师兄。”宁真真笑容收敛,变得淡淡的。

法空道:“举手之劳。”

宁真真淡淡道:“恭喜师兄,太阴小炼形圆满。”

“运气而已。”法宁微笑。

他暗自摇头。

果然不愧是宁真真,目光毒辣,一下便看破了自己的虚实。

“凭运气可练不成太阴小炼形。”宁真真也微笑:“师兄资质之高远胜于我。”

这才短短五天而已,便将太阴小炼形圆满,可谓惊世骇俗。

明月庵历代弟子恐怕没一个做得到,也难怪他能施展佛咒,果然有奇异之处。

莲雪惊奇的看一眼法空。

她先前一直昏昏沉沉,没注意到法空原本的模样,还以为他原本就肌肤如玉。

法空微笑:“宁师妹谬赞了。”

“师兄你投错了胎,应该进明月庵的。”

“呵呵……”

两人对视而笑,都是皮笑肉不笑。

“真真,跟我来吧。”莲雪扯一下宁真真的罗袖。

宁真真正在与法空对视,看上去,一个含情脉脉一个深情款款。

宁真真收回眼波,随莲雪进了不远处的松木屋。

法空收回目光,转身继续溜达。

法宁跟上他,不停回头目送宁真真,直到宁真真曼妙的背影彻底进入屋内。

第1章 法空

2022-12-23

第1章 法空

2022-12-23

第2章 佛塔

2022-12-23

第2章 佛塔

2022-12-23

第3章 倍增

2022-12-23

第3章 倍增

2022-12-23

第4章 佛咒

2022-12-23

第5章 宝树

2022-12-23

第4章 佛咒

2022-12-23

第5章 宝树

2022-12-23

第6章 太阴

2022-12-23

第6章 太阴

2022-12-23

第7章 三层

2022-12-23

第7章 三层

2022-12-23

第8章 圆满

2022-12-23

第8章 圆满

2022-12-23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我们

    “师兄,今天寺里进新人了,我们又有四位师弟,这四位师弟都是最上根器。”

  • &第八层

    “师父说练到第八层已经有足够深厚的根基,再往后练没有必要,旁人都是练到第六层就不再练了的。”

  • &模样,

    即使这般狼狈模样,他神情举止仍旧从容不迫,透着一股悠然自得的韵味。

  • 有的洒&,有的

    有的洒扫,有的练武,有的去斋堂,有的去挑水砍柴,安静的寺院一下变得热闹。

  • 气则如&而语。

    真气为气,罡气则如水,更精更纯,其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 田垅间&洒出木

    他步履蹒跚的行走于田垅间,摇摇晃晃,水不时洒出木桶,淅淅沥沥落到泥土里。

  • 用了。&牛肉送

    “你过来帮忙种药,大材小用了。”法空笑着把牛肉送进嘴里,慢慢咀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