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敬方笑出来,这洋鬼子并不贪婪的欲望,这个价格,差不多也是华人中,精英买办的工资。还比不上国内知名文人来稿的收入。“你们这个洋行,卖不卖?”“是这样的,我们手里除了批货,当年日本人,在天津为了沉重打击民族工业,高于成本价倾销布匹,我和大卫望着贵,就屯了还比不上知名文人投稿的收入。。...

陈敬方笑起来,这洋鬼子并不贪婪,这个价格,差不多也是华人中,精英买办的工资。

还比不上知名文人投稿的收入。

“你们这个洋行,卖不卖?”

“是这样的,我们手里还有批货,当初日本人,在天津为了打击民族工业,低于成本价倾销布匹,我和大卫看着便宜,就屯了十万块钱。可是天津棉纺,剩下两家,包括陈先生参股哪家,根本不买,日本人还在加大倾销的力度。现在这批货要脱手,我们才能跳槽。现在日本人并没有放过天津剩下的两家棉纺厂,布价依然很低,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卖家,他要六万大洋的货。你要这个空壳洋行,只需要把剩下四万多货买了就好了。”

“你买个空壳干嘛,我哪里好几个商贸公司随便拿去用,买这个,你还要买四万的货。”

陈敬方真闹不懂这家伙要干嘛。

“我的陈叔叔,川军也要穿衣服啊,虽然我们穿的是土布军装,但是我们不介意有两套洋布的。”

什么年代,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产的,手工织布叫土布,机器织布,才叫洋布。

陈敬方哈哈大笑,连洋人和彭化安也笑的很灿烂。

看着周小山的手势,陈敬方跟着他就到了仓库门口,张震河张开双臂,示意其他人不要跟。

远远的看着两人在角落里嘀咕。

“陈叔叔,你我一见如故。你觉得我们百战军玻璃,在重庆玩的哪手怎么样?”

“漂亮,耍了大半个重庆的人,还顺便利用报纸,把名声打出来了。商品没有名气,东西再好,都卖不上价钱。”

看着周小山给他竖起的大拇指,陈敬方嘿嘿的笑起来,突然间,觉得这小子,不仅像是至亲的晚辈,更像是多年的好友。

“我还有个项目,也想利用德尔洋行的壳,依照原来的思路,再耍一次,你要不要掺一脚?”

陈敬方一愣,笑的非常豪爽。

“你这是给你老哥哥送钱啊。你们高阿姨知道,肯定要笑死,这股风我参定了。”

“你都不问问什么项目,就这么肯定我会成功?”

“什么项目?”

周小山看见陈敬方好敷衍的顺着嘴巴问,差点没气死,你就这么信任自己,连项目都不问?

还装成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谁知道人家根本不是这么想的,他在想,要是再弄出什么国货,坑了那些个重洋媚外的混蛋,哪怕亏上一二十万,他也觉得舒爽,反正兵荒马乱,自己和儿子都有一身的本事,钱算个什么东西。

有本事耍了全国的人,咱也算是青史留名了。

反正自己马上要躲到四川去了,你们也找不着我,再说人家大卫是美国人,有使领馆庇护。

周小山的东西,放在随行的卡车上,他过去拿了过来。

递给了陈敬方。

“盘尼西林,抗生素,这是什么东西?”

隔行如隔山,陈敬方好多地方看不明白,甚至后面的临床病例也不太明白,反正知道是种药物。

“嗨,我上次跟一个德国人在一起,看见成都一个郎中,用霉菌给发炎的病人治病,那个德国人汉斯,非得认为这是巫术,和郎中争执起来,郎中掏了本古籍,说是唐朝就有了医疗方式,让我给汉斯解释。”

周小山无奈啊,只能搬出万能的德国人汉斯。

反正自己编故事,也不是一两回了,熟的很,说自己把郎中古籍上的意思,翻译给外国人听,德国人听完以后,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片论文。

英国人也在实验类似手段。

于是开始跟自己一起,弄了个实验室,埋头提取青霉素,他取名叫盘尼西林。

陈敬方瞪大了眼睛听着他说完,像是在听天方夜谈。

他也明白了,永州医院已经用盘尼西林治好了一百多细菌类感染的病患,仅仅一例因为皮试过敏无法用药。

连梅毒这样恶心的恶心病,依然药到病除。

天津那帮子做医药的洋行,一副鼻孔朝天的态度,差点没把陈敬方气死。

“那个德国人汉斯怎么样了?”

“心脏病发作。”

“可惜了,你的玻璃技术也是他教授的?”

看着周小山点头,陈敬方简直觉得这混蛋福分大的没边了,果然是善有善报。

这种好事也能碰的到。

“我们现在,拿到德尔洋行,你准备怎么做?”

“首先,在米国本土,注册一家到两家公司,控股德尔洋行的中国公司。然后用这两家公司名义,在米国定制设备,回永州大规模生产盘尼西林,并且在米国,注册专利也进行临床实验。但是中日之战,一触即发,我们等不了这么长的米国药物临床程序。所以我们借口,这个药物,是瑞典人发明的,被米国的公司买了专利和技术,准备大规模投产。在国内打广告,是欧洲最新的在研药物,已经通过了国内临床测试。只是价格高昂。”

出口转内销的手段,这年代,听起来不要太新鲜。

陈敬方眉角都开始飞舞。

“你准备卖多高?”

“两条小黄鱼,一支针剂。”

“我的天啊,你是在熬病人的油。”

这话不是一个人在骂了,周小山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短时间必须这样做,六十六师在永州,需要战备,急需无缝钢管,TNT各种军用物资,炼钢炉,轧钢厂,要化工厂,甚至我想要发动机生产厂,最好枪支弹药除了小规模可以生产之外,还可以支援其他川军部队,这些设备,价值好几个亿。中日全面战争一爆发,钱对我们来说,用处就没有现在这么大了。我们换来的设备,源源不断的生产药物,到时候可以救多少士兵的性命。”

都是生意做老了的人,陈敬方一下子听明白了,拼命的点头。

“几个亿,怕是国内的市场容量,远没有这么大,你要设法往南洋,往欧州,米国卖!两三年内,根本做不到!”

“尽力而为吧!多一点军火,武器,确保送到抗日武装手里,未来的中华民族,就少死很多人!”

按照蒋百里先生的预测,武汉广州都会丢,国内最大的军火产业基地,上海,太原,武汉,金陵都会丢,国民政府最大的三个兵工厂也会丢。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衣社的&姨太还

    对了,效忠蓝衣社的山羊究竟是三姨太还是四姨太,他记不得了!

  • 太,他&已经记

    除了冯天魁漂亮的几个姨太太,他已经记不得好多细节了。

  • “趴下&后背?

    “趴下,检查后背?你不知道这种剧烈运动会崩开伤口吗?”

  • 傻了,&零年还

    周小山傻了,盘尼西林都是一九四零年还是四二年才出现的!

  • 好简单&”

    “发炎好简单,弄点消炎药就好了!青霉素,庆大霉素,螺旋霉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