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先笑嘿嘿的递过来了刘湘电报。都是跑航运的,这行业就也没一个秘密,更何况是早已寻思着去四川的张继先。“我明白,卢先生的实力,人品,在长江航线上,说了算的。刘大将军这封电报,价值万金啊。”“呵,永亨,刘大将军还评论交流你去四川建火柴厂,他说刘鸿生先生的大中都是跑航运的,这行业就没有秘密,何况是早就琢磨着去四川的张继先。。...

张继先笑呵呵的接过了刘湘电报。

都是跑航运的,这行业就没有秘密,何况是早就琢磨着去四川的张继先。

“我知道,卢先生的实力,人品,在长江航线上,说了算的。刘大帅这封电报,价值万金啊。”

“呵,永亨,刘大帅还欢迎你去四川建火柴厂,他说刘鸿生先生的大中华火柴联盟,在四川没有一个厂,本土的火柴厂,质量很差,不用油纸,石灰保护,两三天就受潮了,从下江来的上海火柴,运费又极贵。”

有四川王刘湘亲自发来电报罩着,厂子迁入四川,就更有保障了。

喜笑颜开的两人,说什么也要去津门最有特点的大华饭店,请一请周小山和他带来的六十六师的这帮军官。

客随主便,周小山被邀请进了他们带来的小车,先去挨着天津航运公会的码头。

在陈宏的帮助下,一下子拉到两个回四川的投资的商家,今天跟着周小山的几个军官,脸上都是洋洋得意的表情。

谁知道今天听完了段永亨介绍,脸都绿了。

北有天津,南有上海。

天津在经济上,绝对当之无愧是民国第二城市。

大大小小各类实业工厂,就达到了两千多家,连外国人投资的工厂,也有两百多家,这还没算张继先那种运输类实业。

段永亨,张继先这种小微老板,连号都排不上。

拉回去区区两家,九牛一毛的功劳还靠着人家陈宏帮忙,就高兴的吃了蜜蜂屎,传出去六十六师和川军,还要不要脸。

周小山和段永亨昨天吵了一架,也明白了自己身份。

哪怕身上挂着少校军衔。

在这些实业家眼中,仍然是个丘八,远不如他百战军玻璃作坊东家身份让人尊重。

可是百战军玻璃平津地区代理权,周小山计划让郑春华帮自己卖给济南的商家,万一人家要代理权,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一会功夫,他们就到了张继先的船上。

张继先的海轮并不大,原来是准备跑保定内河的客货两用汽轮,可是航道淤积,原本可以在结冰前跑三季节的,变成了两个月,后来干脆用来跑天津到山海关。

周小山不敢肯定这个船能不能到重庆,毕竟三峡险峻,但是宜昌应该没问题。

“小山老弟,看到了船,你帮我参谋参谋,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这两条汽轮,干脆跟刘大帅一样,交给卢先生,全权经营,我就不管了,我另外去买两条小汽轮船,经营永州到重庆怎么样?”

“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周小山很意外,诧异的看着张继先。

“嗨,昨天你喝醉了,我们送你回营地,我们几个多长了个心眼,借口跟你带出来大厨请教海鲜做法,从当地物价,到风土人情,到永州商户,几个人从你们伙头兵嘴里分头套出好多话。”

张继先说完,他们几个都非常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果然,是精明的生意人,分开审问,从不同人嘴里打探信息,判断他们有没有说谎,周小山给他们竖起一个大拇指。

“我甚至有种预感,永州不仅是风景秀美的地方,在这战乱的年代,更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张继先的笑容很灿烂,他已经定了,安家永州。

“继先老哥,你要知道,卢先生的民生公司,独霸长江航线,万一中日之战全面爆发,所有船只势必被政府征用,冒着小鬼子在长江航线上的狂轰烂炸,从上海启航,抢运涉及国计民生的东西。”

看着周小山一脸肯定,张继先一愣,调笑的脸色,严肃起来。

“那我更要交给卢先生经营了。不仅会让我的海韵号,海魂号参与抢运物资,我还亲自上船掌舵,这也许这是我们这些跑海淘江的,能为这个民族仅仅能做的事情,真要不幸船毁人亡,死而无憾。”

张继先顺手把手掌挥舞出去,一脸的坚定,周小山盯着他看了好久,觉得这句话,他是发自内心的。

“嗨,我现在发现我的计划,无比明智,到时候,内眷可以靠着永州到重庆船只经营度日,就小儿子和小女儿就安顿在永州,我完全可以去长江航道上搏一搏,也算是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尽一份心意。”

抗战爆发后,民生公司沿长江的物资抢运,号称东方敦刻尔克撤退,要真是能帮卢作孚先生拉去两条船,周小山觉得自己已经不虚此行了。

“我说的真的,你别不信。”

周小山知道张继先被自己看毛了,黑脸都涨红了跟这小子解释。

连忙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笑了起来,孙永亨和陈绵远也跟着给张继先竖起了大拇指。

“我的船太小,抗不了太大的浪,所以在海里只跑短途,最赚钱的是到山海关的航线。”

张继先叹了一口气,带着些伤感继续说。

“日本人占了热河,几次三番刁难我,要低价收购我的船,我不同意,于是,他们派好些个浪人,跑到我船上捣乱。那是最后一次去山海关,我的船,晚上是住在哪里的,每天一早启航,好多逃难的难民,提前住上了船。可是狗日的小鬼子,不是人啊,十几个人喝了酒装醉,穿了个兜裆布,冲上了我的船,扑向我船舱里住的女孩子。我当时就急了,我船上也有十几条枪,提起就想蹦了这群狗日的。”

周小山和孙永亨都看出来,这件事情,怕是这个暴脾气船长的隐痛,陈绵远的表情也说明,他第一次听说这事情。

“水手,舵手还有兄弟们死死把我拉住。最后跟几个胆子大的乘客一起合伙把浪人架着下船,收起了跳板,没想到一会,不仅伪满警察来了,连日本兵都来了,看见我死活不放跳板,还把船开离海岸,快艇都开出来了,命令我连夜离开山海关,永远不得再来所谓的满洲国靠岸。”

“后来不到一个月,我就听说,不只是山海关,热河段海岸线附近的汽轮,驳船,全部都被日本人强行征用了。”

孙永亨破口大骂。

“这特么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政府啊。汤玉麟罪该万死,日本人一到,在平津组织二百多卡车去拉他的财产和家眷,一枪不放就把省会承德丢给了一百二十八个骑兵。”

“吉世五他们更惨,明明打下的多伦,从日满手中收复一个重要的节点县城,却因为是共党的队伍,被日本人围剿完了,走投无路回到北平,又被中央军,西北军围剿,这该死的内战。”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川这温

    可是四川这温润的气候,这个年代的卫生条件,简直是细菌繁育的温床!

  • 父母死&弃学,

    原来的周小山是成都师范的学生,父母死于四川军阀混战,为了报仇,中途弃学,参加了刘湘的部队,被分配到了六十六师,罗家烈看见自己身世清白,是川军中少有的大学生,才拎出来做了副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