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山一翘嘴角,两人好不容易是明白了了!的话回塔,他们用司令给的大洋买到物资,到时候晋绥军最少把人给通行,就像他们这一次,阎长官更本也没其要求他们还回塔门口收缴的冲锋枪,步枪,手榴弹,更有甚者阎长官的卫队,枪还了,卡车上收缴的弹药都没还!“我计划是在平津几个人都心有余悸,公路路况糟糕,汽车容易坏不说,还一路都有人盘查。。...

周小山翘起嘴角,两人总算是明白了!

如果回城,他们用司令给的大洋买到物资,到时候晋绥军最多把人给放行,就像他们这次,阎长官根本没有要求他们还回城门口缴获的冲锋枪,步枪,手榴弹,甚至阎长官的卫队,枪还了,卡车上缴获的弹药都没还!

“我计划是在平津,能托人帮忙定平汉线的专列去郑州或者转潼关最好,山东的铁路线津浦线,作为后路,对我们也很重要,公路太难走了。”

几个人都心有余悸,公路路况糟糕,汽车容易坏不说,还一路都有人盘查。

好几次,都心惊肉跳,差点跟晋绥军火并。

从四川到山西,愣是走的恍如隔世。

走铁路少很多麻烦事,不会经过重兵把手的关口,连人带汽车,从德州就可以坐铁路到徐州,转乘秦海铁路经郑州到潼关!

“有道理,山东是退路,如果连山东军阀和铁路运输都没搞定,我们就只能走草原,借道宁夏青海或者西安回去,再或者从海上回去了!这两种方式,对于油料,生活用品的补给,都极为困难!”

冯天魁收到他们产生分歧的时候,就猜出来了周小山的用心,这狗日的,害得刘大帅都坐不住了,这次总算是聪明一回,回程再大摇大摆的走山西,不是打人家晋绥军的脸吗?

冯天魁拿着回电,正在发笑呢!

周小山这混球,胆子太大了,前几天揍了人家康泽不说,这次居然敢绑架阎百川,据说太原城门口还打死了人!

简直不把国民政府的高官,坐镇一方的诸侯放在眼里!

阎锡山自持身份,看在刘湘的面子上没有计较!

看似圆满解决,没有惊动太多人,也没有把状告到南京,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上将一怒,可伏尸千里啊!

不过大帅好像没有怪罪这小子,处置结束,电报都没给自己发一个。

好在这小子知道拉一个,打一个,得罪了晋绥军,从山东找后路。

居然想把玻璃代理权卖了凑钱贿赂韩复榘!

韩复榘和刘湘的关系要好很多。

希望楚天舒和李处长一路顺利吧!

冯天魁想起黄玉民听说周小山带人在太原城门口,把阎锡山劫持了,嘴巴张的可以吞下鸡蛋,绑架山西王不算搞事情,要怎么样才算?

第二天早上,就愿赌服输,昂首挺胸,带部队出操,他就差点笑出声来!

常德胜和郑春华做梦都没想到,在石家庄跟楚天舒,李副处长分手以后,周小山跟疯了一样。

石家庄雇佣了个向导,带着最好的两个驾驶员打头开了一夜的车!

所有人这时候才知道周小山取消所有日常训练的科目,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赶往平津,连汽车驾驶也是三班倒,歇人不歇机器!

这路烂的,晚上车里摇摆着,根本睡不着,一大早公路旁边生火做饭,一群人全部顶着熊猫眼!

常德胜好不容易,跟这郑春华几个人,单独凑到了周小山跟前!

“哎,我说周营座,捉了阎锡山这么条大鱼,就这么放了,你不觉得可惜?”

“切,特务营干这种活,又不是第一次了!红云寺我们抓到康泽,还不是揍一顿就放了!”

“康泽是谁?”

郑春华猛然想起,这混蛋上次设计自己,不仅让自己被康泽揍了一顿,还以此为借口,揍了康泽一顿,红着脸连忙跟常德胜几人解释。

周小山看着郑春华给他解释了半天,常德胜一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就知道几个人明白了康泽的身份背景!

好大的来头,跟戴笠,徐恩增平起平坐,连手里的特务,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走狗特务,人人得而诛之,你怎么没把康泽杀了?”

人一上百,千奇百怪,尤其是年轻人,还是那个爱冲动的何平,周小山觉得这几人里面,最稳沉的就是常德胜和李春,最浮躁的就是何平。

“杀了康泽,蒋委员长有的狗腿子,还有张泽,李泽,可是川军呢,怕是不仅郑副官,六十六师几个主管将领,都得给康泽偿命!”

“所以,军阀就是军阀,没有牺牲精神,没有信仰!”

“你个人理解所谓的牺牲精神,就是巴不得军阀,红军和中央军同归于尽,然后把中华民族大好河山和黎民百姓送到日寇的铁蹄下蹂躏!”

日军都兵临城下了,这小子还在说这种话,周小山有点窝火,怼人的话,顺口就说出去了,在六十六师,从来都只有自己气别人,轮不上别人来气自己!

在他印象中,红军都是很好相处的!

他们是真正一群为了理想和理想中的中国,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人!

正是这样一群人,把自己的理想付之于行动,用鲜血,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崛起,奠基!

也正是这群人,让这个民族,人人温饱,得以富裕,让整个世界都侧目,甚至他临到偷渡穿越的时候,西方的白人世界,也如临大敌!

周小山前世为自己是其中的一员,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也曾经在党旗下庄严宣誓!

也曾经为民族的崛起和百姓的富裕忙碌!

可是现在,还不暂时不会这么快回归组织的怀抱,他只想利用川军的身份,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多做一些事情!

而这个,比他加入红军长征,更有意义!

“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小山叹了一口气,熄灭了跟他争论的心思!

“你们组织领导都是大才,在转战途中,不明白抗击日寇,是我们华夏人最主要的心愿,也是国内最主要的矛盾,是情有可原的,一旦他们停下来,收集到国内形势资料,就会认识到这个矛盾!会团结国内可以团结的力量,把工作重心,从建立苏维埃政府,转移到准备日寇全面入侵上来!到时候红军不仅要和我们这些军阀并肩作战,还有跟中央军并肩作战,甚至于接受国民政府的整编,成为国府统一编制下的一只部队!”

“怎么可能!”

不仅何平和郑春华不信,连常德胜也诧异的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切,你们还别嫌弃国民革命军,当初中山先生,看出了很多国外势力别用用心的支助,才定下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政策,国民革命军,也是你们组织协助下建立的!”

血拼十年的国军,也是自己组织帮忙建立的,年轻的郑春华和何平一副日了狗的表情。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青霉素&书时候

    青霉素就是这个分子式了,小规模的实验室提取青霉素过程,自己读书时候记得非常清楚,还曾经幻想到穿越古代把它还原出来!

  • 山昏迷&到了头

    医生看见周小山昏迷不醒,怕是伤到了头,既然醒了,说明头没事了!

  • 太,他&已经记

    除了冯天魁漂亮的几个姨太太,他已经记不得好多细节了。

  • 好简单&素,庆

    “发炎好简单,弄点消炎药就好了!青霉素,庆大霉素,螺旋霉素。”

  • &Y遐想

    正在YY遐想,周小山都没注意自己被进门的医生和护士按到在病床上趴着。

  • 院没有&能截肢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医院没有磺胺,清创不成功继续发炎的,只能截肢或者等死!”

  • 穿越了&说,居

    穿越了一部电视剧不说,居然穿了伤兵,整个背疼的死去活来,老子本来就怕疼,都不用掐大腿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