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愤不平的郑春华,被周小山威胁,肺都要气炸了,出门时听完常先生的话,才完全恢复了一丝理智!“常先生,你是说?”“我记得我你跟我说过,这个营的士兵,都是从枪法,暗杀,抛掷,户外攀岩等一系列的科目中选拨出的兵王?”“是的,整个六十六师,三个旅,才通过实弹这位常德胜,已经很给郑春华面子了,只差没说他这个挂牌的副营长要不是有司令撑腰,根本调不动部队了!。...

愤愤不平的郑春华,被周小山威胁,肺都要气炸了,出门听完常先生的话,才恢复了一丝理智!

“常先生,你是说?”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个营的士兵,都是从枪法,刺杀,投掷,攀岩等一系列的科目中选拔出来的兵王?”

“是的,整个六十六师,三个旅,才通过实弹考校,才选出来这么点人!”

“他们这些兵,在周小山面前,温顺的跟绵羊一样,说话都带着几分讨好。反而在你,在我,在六十六师其他部队面前,兵王那种凶悍的气质,扑面而来!”

这位常德胜,已经很给郑春华面子了,只差没说他这个挂牌的副营长要不是有司令撑腰,根本调不动部队了!

“我曾经做了个总结,写的是与川军的作战纪要,可是,我现在恨不得把他撕了,要是指战员真的用我教授的方法,对付六十六师和这支部队特殊的部队,那就不止是误人子弟,简直是犯罪。同志们将会付出巨大的牺牲!他们这种把兵王集中起来,训练作战的办法,非常独特,在军事史上甚至具有开创性,值得我们静下心来研究和观察,你可不能因为冲动,让我们失去了解,观摩这支小股部队作战的机会啊!”

郑春华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以前作为司令副官,人家周小山跟他没有利益冲突,当然很好相处,现在成了周小山下属了,情况一下子就不同了。

另外一个同志,扶住了他肩膀!

“春华,你不觉得,六十六师这个特务营,除了不喊理想,没有信仰,没有标语和指导员,很像我们红军吗?他们不体罚战士,当官的不鱼肉士兵,训练时候虽然不是官兵一体,可是负责的主管,必须在训练场上监督!”

“他们跟我们红军比?”

这下子不仅郑春华,两三个年轻的同志都不满意了!

在这些人心中,红军才是中国最强大的军队!

常德胜憨憨的一笑!

“我们现在没有级别,待罪之身,不存在谁领导谁的问题,起初我是不愿意被救出来的,可是被你们砸晕我背出来,回不去了!现在就想做点工作,我的意思,想观察周小山的特务营,看他的训练,作战,有什么资格成为六十六师军官敢死营!至于发展我们组织,以后回到永州,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甚至我建议把最好能把冯天魁,周小山都发展了,同意的举手!”

是哦,周小山所谓的约法三章,都是讲的去平津一路来回的约定。

可并没有说回来限制他们。

周小山究竟是故意,还是不小心给他们留下的漏洞?

不管了,现在可以和这批兵王处好关系,打成一片,机会太难得了,至于其他,回来再说!

郑春华看见几位同志,稍微考虑以后,就把手举起来了,他也干脆的举手同意!

第二天早,郑春华的人,跟六十六师特务营的士兵,早早的被起床号惊醒,然后就日了狗了!

好好的汽车不让坐,特么的跟在永州一样,营座带队,早上起来就是十公里武装越野,只有炊事员伙夫,和楚天舒带着的其他司令部直属人员,处长,才能坐上汽车,在前头做饭!

郑春华八个人,硬着头皮,也跟着跑起来,他很庆幸,周小山没让他们背上二十公斤的负重!

这里面好几个同志,被关押久了,体力极差,没到十分钟就掉队了,加上这批兵王跑的飞快,赵子云带着直属排这些刘成火军的几个溃兵,没装备负重,也咬着牙拼命,没能赶上队伍!

掉队的跑了几来公里,就被周小山安排的收容汽车拉走!

他们这八个都是坐车赶到早餐地点的,只有郑春华和另外一个同志,跟着队伍吊车尾,顺利的跑到了终点!

郑春华有点郁闷,一天都阴沉着脸,打心眼觉得这是周小山跟他们的下马威!

谁知道到汉中的一路,天天这样,连楚天舒和六十六师的几个处长,参谋,也下了车跟着早上活动身体,让炊事兵把车开走,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个特务营,除了他们一些新来的,几乎人人会开车!

这个发现,经过郑春华的证实,吓了常德胜和几个同志一大跳!

这不是特务营独有的本事,警卫营和司令部直属炮兵营,也可以做到人人会开汽车!

周小山请示过后,司令部和一二二旅的大货车,几乎成了教练车!

光油钱都烧了好几千的大洋!

红军要是能这样就好了,岂不是缴获什么开走什么,根本不用把汽车炸掉或者烧掉了!

六十六师这个做法,值得红军学习,以后缴获汽车,就可以开汽车,没有油料扔了,也比烧了好!

更惊讶的在后面!

周小山对汉中到西安段的几个土匪窝,简直是蓄谋已久的,侦查的情况,非常清楚!

情报准确,打法五花八门!

特务营的士兵,根本不当成战斗,就是训练科目!

夜袭,分兵,攀岩,强攻,狙击!

这段地方,小而散乱的土匪,简直到了大霉了!

稍微有一点反抗迹象,就一枪爆头!

特务营这些基层军官,根本不需要周小山下令,自己就根据侦查绘制的简要地图,把作战方式拟定出来!

土匪甚至连枪声是哪里发出来的都不知道,都以为神兵下凡,趴的在地上颤抖!

三天之内,特务营就剿了二十多个在汉中到西安段,星罗棋布的土匪窝!

这里土匪,几十个,上百个不等,特务营一个连就敢强攻,毫发无损的把对手拿下,顺便把老巢给他们洗劫的一干二净!

除了黄金银元带着一路上供应特务营开销,连俘虏和收缴的杂乱枪支弹药,都送回去了!

更让常德胜几个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堂堂正规军,堂堂一二三旅的一个主力团!

屁颠屁颠的跟着特务团做后勤!

还乐的眉开眼笑的。

这特务营真是六十六师的心肝宝贝。

书评(496)

我要评论
  • 小姐姐&,一下

    从病床上坐起来的周小山,看着从门外进来的两个护士小姐姐和一堆的川军,一下子什么瞌睡都九霄云外了。

  • ,周小&。

    正在YY遐想,周小山都没注意自己被进门的医生和护士按到在病床上趴着。

  • 州很有&十多年

    外科郑医生是成都教会医院过来的,在永州很有名气,当了二十多年医生了,多次在成都医院进修,见过伤患无数,这个兵,给他印象很深,至少,不像这个时代很多兵,唯唯诺诺或者目中无人的!

  • 这部荒&诞中带

    自己穿越到了《正者无敌》这部荒诞中带着几分黑色幽默的抗战商业剧里面。

  • 一只盘&素,不

    一只盘尼西林,一条小黄鱼的青霉素,不是传说,那是漫天的金子啊!

  • 六十六&没你这

    “你的运气算是好的,你们六十六师有个参谋。伤口还没你这么深,发炎了!”

  • &到了头

    医生看见周小山昏迷不醒,怕是伤到了头,既然醒了,说明头没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