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湘望着周小山一脸的狐疑。那天阴阳怪气说自己给川军找个爹的,是这小子的兵?要也不是我发脾气震住了康泽和贺国光,六十八师一反,川军的天,都被这小子的兵窗户纸了!“谢大帅器重!”周小山看见了拿回来的中校飞了,一下子急了,急急忙忙的拱手作揖!“器重个屁,我改那天阴阳怪气说自己给川军找个爹的,就是这小子的兵?。...

刘湘望着周小山一脸的狐疑。

那天阴阳怪气说自己给川军找个爹的,就是这小子的兵?

要不是我发火震住了康泽和贺国光,六十六师一反,川军的天,都被这小子的兵捅破了!

“谢大帅赏识!”

周小山看见到手的中校飞了,一下子急了,急急忙忙的作揖!

“赏识个屁,我改主意了,你要是挂中校军衔,到了平津,还不把平津捅个窟窿!”

“哎呦,我的大帅,军令如山啊,您金口一开,怎么能变卦呢?再说了,您说的,这是任事,任事好不?你也不怕一个上尉副官,出去丢了您的脸!”

“那是我不知道你不到二十岁,我们川军有军规,没满二十五岁的上尉要晋升,要去读讲武堂或者军校!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是官迷啊!”

“大帅,校官的军装,穿起来好看不是?”

刘湘为人气量还是很大的,彻底被这皮兵给逗乐了,校尉一级的军官看见他,跟老鼠见了猫,从来没那个兵,吼着逗着这么要晋升的!

冯天魁也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官迷,跟罗家烈,秦国梁都在一边乐呵呵看着小子耍宝要官!

“给你两个选择,你这次平津,可以挂少校军衔,要是事情办砸了,回来还是上尉,办好了,回来可以挂少校军衔,两年内,天魁不准再次晋升他的军衔,也不准擢升他的位置,要他好好在营长位置上沉淀!要不,你平津回来就去读军校!”

龟儿子才想读军校,陆大都改制了,一读就是三年,哪里是两个选择,分明就是一个!

周小山心里在吐槽,手上却在抱着拳头作揖,笑的刘湘前俯后仰的。

“你说的对,军令如山,你选择吧!”

“哎,少校就少校吧,谁叫您是我可敬可爱的刘大帅呢!小山谢谢您啦!”

周小山很无奈,两年不晋升,差不多也就是打了抗战爆发,自己还是个营长,亏大发了!

冯天魁他们几个都有点傻,这小子就这样,又让大帅改了主意,要了个少校?

“别着急谢我,范旭东的永利宁厂,已经开建了,地址定在了南京,制造硫酸的设备都从国外运回来了,可惜人家还是不肯见我的人,接我的亲笔信。在永利碱厂等了范旭东两个月,不是说他去浙江了,就说他在南直隶,南京的人说他在天津,也见不到这个人,你要给我找到范旭东,不用人家来,就把我放在天津的信件亲手交到范先生手里,回来就是大功一件!”

刘湘搭冯天魁的顺风车,提要求那是正常的!

“另外,我让人任命你为我的临时副官,军官证直接送往天津,这次平津,可以代表我对迁入四川的实业家,做出免税,协助建厂等一系列的承诺,具体事情,你看着办,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会尽力对这些迁入四川的学校,实业,投资商人,予以支持!你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登报声明,成功失败,在你努力涡旋之中!”

这支持的力度,空前绝后啊!

周小山有点动容,再次端正了身姿,给刘湘敬礼,双手接过刘湘递过来的川军平津联络处的地址,以及他给阎锡山和宋哲元的亲笔信!

“卑职一定全力以赴,不负大帅厚望!”

“天魁说你胆子太大,我不得不提醒你,出远门,不比我们四川,出了事我和天魁帮你兜着,小心,谨慎,哪怕吃点亏也不要冲动!”

刘湘这个嘱托,是金玉良言,老成之语,看着周小山再次认真的点头,他才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

可当周小山转脸看着冯天魁的时候,一脸的怨念表情,仿佛中校就是那只煮熟又飞了的鸭子,把刘湘彻底逗乐了!

冯天魁抬起一脚,就把这官迷踹在一边!

“大帅,我已经命人把刘成火新买的十六台汽车,腾出来十台,都让小山带去平津!如果有合适迁出的实业家,把车让给别人搬运物资,必要时候,他的连队,可以赶路回来!”

贺国光怕冯天魁抢了刘成火绥州的地盘,让收复巴中的杨森,转道去了绥州!

刘湘也不想让冯天魁跑的太快,巴不得周小山连六十六师的原本的十来台汽车,一起带走!

“那十六台都是新车,让小山带上,必要时候,给人家迁移的人坐,车上的辎重,弹药放一部分在南江,你现在就只有进军巴中一个任务,何况刘成火的溃兵还给你不少马匹!照计划,让秦旅长留守南江,秦国梁,带着两个旅进军巴中,你们两个姓秦的,要把紧邻三秦大地的这块地方,给我守好咯!”

这年代的地图,跟后世变化很大!

送走刘湘以后,秦国梁被周小山又拉到了一边,指着地图上的一块地方!

“秦师座,这里,对我们六十六师很重要,派一个团,占住了!无关人等都要迁徙出去。”

“犯不着吧,你就这么急切的把老家的产业抢回来?”

看着这块土地,紧靠仪陇的范围,秦国梁笑的阳光灿烂!

“这不是我家,这个地方,对我们六十六师很重要!千万,要保密,派去的团,要可靠!”

两人声音越说越低,甚至咬起了耳朵,冯天魁和罗家烈看不惯了!

“你们两干什么呢?”

“没做什么,开个玩笑,司令有事尽管吩咐!”

“你们说,老蒋,给我们一个南江独立旅,巴中独立旅的番号,是什么意思?”

罗家烈脑子里还想着刘湘接到南京回复的电报!

拿着编制命令电报,晃得哗哗乱响!

“知足吧,好歹比保安旅,更像是正规编制,弄不明白的,还以为是加强旅,南京还不是怕我们坐大,方便顺手给划出去!他要真心承认我们的战功,即便不给我们一个军的编制,也至少应该给一个加强师!”

这次的战功,也太特么轻松了,何况打红军,打内战的战功,冯天魁一点不稀罕!

这两个旅的军械,差不多大半都是贺国光给刘成火争取来的,其中一半是中央军淘汰的装备,剩下的两个旅,害怕被这两个旅比下去了,都不好意思跟来,来的都是装备金陵兵工厂步枪的精锐!

拿到手上,比什么奖励都强!

至少这批子弹,可以让士兵们敞开了当回地主,每个月都可以在端抢训练以后,打上几十发子弹!

书评(361)

我要评论
  • 个药也&眼珠子

    何况那一声哀嚎,整个医院都能听见,换个药也眼珠子贼溜溜乱转,哪里像是头部受伤的样子,龙溪炮击,医院好多伤患,病床本来就紧张,干脆赶他出院了!

  • 刘大帅&情万种

    唯一能记得就是陈数演的沈虹,是刘大帅的人,不仅风情万种,还为人正派!

  • &了贵州

    红军已经占领了贵州,中央军吼吼着要入关,四川的军阀混战已经过时了!

  • 见周小&山昏迷

    医生看见周小山昏迷不醒,怕是伤到了头,既然醒了,说明头没事了!

  • 算是立&功了!

    若不是因为龙溪炮击事件,自己为罗家烈挡了一下,也算是立功了!

  • 太的沈&就让人

    演二姨太的沈虹是陈数,当年可是风华正茂,那个身段,容颜,想起就让人流口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