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将军一下子望着冯天魁!“国梁大才,做副参谋长受了委屈你了,昨天我作主,秦国梁出任六十六师的参谋长,家烈的转任副师长,主要负责日常事务,以后有最合适的副参谋长,你们遴选出以后,报上去我批,家烈排在在国梁之前,天魁,你可不能够再给我被排挤回去或是大权独揽咯!”只差没公开登报,赤裸裸打脸!。...

刘大帅一下子望着冯天魁!

“国梁大才,做副参谋长委屈你了,今天我做主,秦国梁担任六十六师的参谋长,家烈同样转任副师长,负责日常事务,以后有合适的副参谋长,你们遴选以后,报上来我批,家烈排名在国梁之前,天魁,你可不能再给我排挤出去或者架空咯!”

“怎么会?”

刘湘斜着眼睛望着冯天魁,信都不信!

他做梦都想给六十六师安插一个自己信得过的副师长,可是未能如愿!

去年的试探,居然被冯天魁抓住了把柄,把贪污犯案的人和证据都给送到重庆来了。

只差没公开登报,赤裸裸打脸!

事实证据俱在,而且一次不说,还两次,刘湘都不知道该不该埋怨自己识人不明!

造成了六十六师这个怪胎,副师长都没有一个!

六十六师救他一命,他今天干脆放手了,提拔你冯天魁的人!

“我还不知道你,我都不敢给你们六十六师空降副职了,提拔你自己的人,你没意见吧!”

秦国梁傻了,他完全没想到,帮周小山跟冯天魁和刘湘提一个建议,自己居然升职了!

连罗家烈也跟着沾光升职了,虽说仍然是六十六师第二,第三号人物,待遇军衔不一样啦!

这官升的,莫名其妙!

那些个职务,空着也是空着,冯天魁当然不会阻挡自己部下的前程!

“论说,黄玉民可以兼任副参谋长,可是收了刘成火的兵,我的旅长也不够用,他的副旅长,我想调任去新编旅做旅长!”

“黄玉民也不错,先让他兼任,你尽快从你原来的三个旅,把一些旅,团,营的副职,调去新编旅任职,该提拔的提拔,我看着你整编部队,团,旅一级的军官,绘制表格,我来签字,今天就发电报回去给你下发军令许可!”

听见刘湘急吼吼的要发电报,冯天魁一脸的为难!

按照预备计划,他连电台都关了,部队到南江之前,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生怕贺国光那个死鬼,发来命令让他回师追缴红军!

倒时候麻烦大了!

“大帅,我师部的电台,在红云寺被红军一股脑端了,贺国光那个龟儿子,把一二四,一二三旅的电台,也调去了红云寺,就剩下一二三旅的一部电台,我们从红云寺出发时候,给饶国华发了个电报,告诉他出击的事情,让他千万不要主动调动,一定把玉虎关守住,那里是一道天险,身后就是成都平原,中央军靠不住,刘成火靠不住,没有大帅命令,死也要死在哪里!我刚准备给他说大帅来我们师了,电报发到一半,特么的坏了!”

“坏了,电台坏了?”

刘湘笑的有点意味深长,他也看出来,冯天魁这狗日的没说实话。

多半是害怕贺国光让他回军,追击红军活不愿意干不说,占领苏区的功劳也被抢了!

冯天魁睁着眼睛说瞎话,周小山看着秦国梁,罗家烈也一脸认真的点头,暗自感慨,都是好演员啊!

“你让国华坚守不出的吩咐,发出去没有?”

“这倒是发出去了,不过国华可不知道您来我这里了,我还是怕他担心,派了几个传令兵过去!”

别的事情冯天魁不清楚,但是红云寺几台电台,楚天舒伪装的红军完整的抢回来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就连刘成火的指挥部,周小山只抢了三部电台,其他的都留给红军的事情,秦国梁也汇报了!

“我们算失去联络了?没关系,天魁,你是好样的,幸亏你给国华发了那个电报,国华一定会守着玉虎关。我安心了,你们全力整编部队,暂时定下两个旅,一个叫南江保安旅,一个叫巴中保安旅!“

“保安旅啊?”

冯天魁,罗家烈,秦国梁目瞪口呆,看见这几个人一脸的不满,刘湘气的直摇头。

“哎呀,天魁,正式编制在人家蒋委员长手里,我没法啊,你们两个保安旅,收复了巴中,南江,有了战功,我们可以跟委员长申请,不管能不能申请下来,我保证,军饷,装备都跟你们六十六师一样!军官待遇也一样。巴中和南江养不起之前,我来补贴!”

“既然大帅都这么说,我无话可说,照大帅的意思办!”

“赶紧整编部队,我跟你们打下南江再回去,昨夜在车上根本就没睡好!”

一夜担心受怕,刘湘觉得很困,他又嫌弃冯天魁的帐篷简陋,让人给他把崭新的被褥,搬到冯天魁的小车,就去睡觉了!

冯天魁,罗家烈,秦国梁,在这个盆地忙了一天一夜,才总算把溃兵都用自己派去的军官组织起来了。

三人都在努力按捺心里的惊喜。

周小山这混蛋,干的实在太漂亮了,两个排集中猛火力突袭刘成火突前的指挥部,两个排乘乱鼓舞骚乱,打黑枪,就这样把一个军打垮了,说出来都没人相信!

进军,调度,编制,一切都干的浑身带劲,连瞌睡就顾不上了。

任何细节都做出各种方案,都由刘湘做最后的抉择!

刘湘为了防备出现诱敌深入的情况,一直要求六十六师加上组织溃兵以后合成的五个旅捆在一起,走的很慢。

宁可稳妥,也不要陷入包围!

不仅走的慢,派出的尖兵,足足两个团,在前后侧翼,以及公路两边十里范围侦查,一天行进二十,三十公里,一边熟悉两个溃兵组成旅,一边整训,一边熟悉,用了整整六天,六十六师才赶到了南江!

冯天魁,秦国梁,罗家烈,看周小山这小子非常顺眼。

连他大爷一样的做派,也觉得这小子好有个性!

他这战绩,虽说不能向外面披露,可是实打实的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一个连打跨了一个军啊!

靠着大卡车摆桌子,翘着二郎腿,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还用背经常靠着大卡车,端着泡着蒙顶绿芽的玻璃杯,对手下几个连排长指手画脚!

除了刘大帅和冯司令,谁有他这待遇。

楚天舒可比他苦逼多了,六十六师指挥部的杂活,都的派他的一连,二连去干,还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几位大爷!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说,老&造者!

    也就是说,老子现在弄出来,不得成为颠覆性的时代缔造者!

  • 个护士&子什么

    从病床上坐起来的周小山,看着从门外进来的两个护士小姐姐和一堆的川军,一下子什么瞌睡都九霄云外了。

  • 成都教&诺或者

    外科郑医生是成都教会医院过来的,在永州很有名气,当了二十多年医生了,多次在成都医院进修,见过伤患无数,这个兵,给他印象很深,至少,不像这个时代很多兵,唯唯诺诺或者目中无人的!

  • &酒提炼

    哪里有什么消炎药啊,医院的酒精都是用酒提炼的,天天伤口消毒,伤兵每天上帝佛祖玉皇大帝保佑千万别发炎!

  • 卫长官&罗家烈

    在英国人龙溪炮击的时候,为了护卫长官,扑倒罗家烈后背中了弹片。

  • &怕是伤

    医生看见周小山昏迷不醒,怕是伤到了头,既然醒了,说明头没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