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山行军礼后离开了,冯天魁在这一次望向了靠着永州城的窗外,他在想,余下两位姨太太,何方圣洁,那个是日本人的特务!这小子真有意思,自己用了好些年,才大体模糊不清的感觉沈虹是大将军的人!这么短时间,就被这小子实锤了,但是但是要周小山的保安团盯着,深入了解越“那可是黄埔军校啊,好让人向往!哎,我的贺参座,你上次来怎么不说,前几天去剿匪,要不是司令扑到我,我就光荣在川陕路上了!我刚发誓给司令卖命!”。...

周小山敬礼之后离开,冯天魁在这次望向了靠着永州城的窗外,他在想,剩下两位姨太太,何方神圣,那个是日本人的特务!

这小子真有意思,自己用了好些年,才大致模糊的感觉沈虹是大帅的人!

这么短时间,就被这小子实锤了,不过还是要周小山的保安团盯着,了解越多,判断才越准确!

在窗口看着周小山,晃晃悠悠的前往司令部旁边的保安团,感慨万分!

这小子还真是天才,保安团,怕是不是为了隐藏警卫三连,四连,五连的巷战训练,是反间谍的吧!

监视街面上的活动!

这样既不打草惊蛇,也能震慑间谍活动,连永州城繁华地段的制高点,都不声不响的全部被小子拿下了!

太意外了,什么特么叫惊喜,这特么就是惊喜!

周小山也发现惊喜了!

他端着望远镜,在换来的乔家阁楼制高点亲自蹲守,发现三姨太一个密切接触的女人联络的昌恒布坊,居然晾晒兜裆布!

开始他看着这些白布,还特么以为是医疗绷带!

望远镜里不由得多看几眼,他都怀疑自己会长针眼!

这帮子东洋人也太狂了,欺负永州人不识字啊!

不知道穿这玩意的都是东洋人?

太恶心,这样晒着也不怕臭晕了天上的白鹭!

他清楚的记得,永州城里登记的,不管是永久居民,还会暂住居民,没有一个东洋人!

蠢货,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特务啊?

周小山亲自去司令部唯一的照相机借出来,下令保安团三连的顺子带着人,对着布铺门口,秘密的对每一个进出者,都进行拍照!

他还让保安团三连的连长顺子,搞清楚昌恒布坊的每一个人物关系和密切接触者!

王茹烟还真沉得住气,一次都没去过昌恒布坊!

他还在思考,要不要跟冯天魁汇报,怎么汇报!

那天在办公室,冯天魁可交代过,有这方面的线索,第一时间上报的!

他还在想的时候,士兵过来传令,说大帅来了!

虽然看了电视剧很长时间了,在司令部大楼进进出出,看了那么多报纸,周小山也明白,红云寺的大戏,打败红四方面军的演出,开始啦!

司令让他马上去司令部,老王把车都开到楼下了!

风风火火赶到司令部,周小山才发现,不仅刘湘到了,川军还来了好多将领,委员长重庆行营的参谋长贺国光,蓝衣社康泽别动队的康泽也来了!

好在这次刘湘专门交代,六十六师警卫营,才没有缴了蓝衣社和贺国光卫队的械!

冯天魁和一帮川军将领,还在就两首小曲的事情,在司令部的过道上,跟一帮的川军将领相互逗弄!

五音不全的唱完一遍小曲,还一口咬定是范绍增哪里听来的!

周小山才不管冯天魁的情绪,因为他在川军将领中,发现了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刘成火!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看着周小山在走廊里出现,眼神不对,想起当初罗家烈的提醒,冯天魁生怕他一毛,把刘成火一枪爆头,赶紧过来拉着他的手,往会议室走!

“小山,大帅要见你!”

一群川军高级将领,跟着冯天魁和周小山一起,挤进了会议室!

刘湘一看见周小山,就乐得跟一墩弥勒佛一样!

拉着他的手就跟周围将领介绍,

“国华,颂尧,兆民,来,大家认识一下,这是天魁的警卫营副营长周小山,别看这小子年纪不大,可是勾结恒发洋行的胡掌柜,耍了大半个重庆的人!”

百战牌玻璃器,可是在报纸上都说成评书了,抨击的就是一帮崇洋媚外的混账!

周围一群将领当然知道原委,都在爆笑!

周小山不停的装孙子作揖!

“大帅,我冤枉,我明明在玻璃瓶下面刻得中国制造,可是恒发洋行的胡掌柜,非得翻译成百战牌,还说成限量版的抢手洋货,等他货运走了我才知道,至于后面箱子上印制的商标,也是怕恒发洋行面子上太难看,我补印上去的,前几批根本没有!”

“哼哼,你们几个混账倒是会惹事,重庆贤达要不是看在我面子上,还不把恒发洋行给砸咯?”

刘湘在那个洋行有股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康泽和贺国光对望一眼,这还准备开军事会议呢,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山,我和康泽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才,想联名推举你进入中央陆军大学深造,你看怎么样?”

中央陆军大学,黄埔啊,好大的去处,要是提前几年穿越进民国,怕是周小山还有点兴趣,毕竟国军个那个军装,是要比川军好看的多!

现在,打死他都不去,陆大的军官生,抗战爆发时候还没毕业,八一三事变时候,都特么拉倒上海滩去挨日本人的舰炮!

几万黄埔军官生啊,一代的士兵的主心骨,就这样被委员长为了九国公约的一丝妄想,葬送在了上海滩上!

淞沪抗战!

真正的九死一生,哪怕有主角光环,也未必可以从那个血肉磨坊里爬出来!

连委员长辛苦攒下的德械部队,也打了精光,还填上了好多川军粤军各地拉来的保安团杂牌!

川军二十六师,战果很小,可是整整填进去一个师的人命,六千多人的队伍拉上去,不到六百人下来,最大的战果就是坚守阵地。

“那可是黄埔军校啊,好让人向往!哎,我的贺参座,你上次来怎么不说,前几天去剿匪,要不是司令扑到我,我就光荣在川陕路上了!我刚发誓给司令卖命!”

“你的前途,怕是天魁不会阻挠吧?”

贺国光才不跟这小子胡扯,望向了冯天魁!

“当然不会,一切小山自己决定!”

冯天魁简直服了这小子,瞎话张嘴就来,自己有时候都摸不准他究竟有没有对自己讲实话,什么时候剿匪救过他的命,不准他冲锋在前是真的,自己不想去军校那我当挡箭牌,挡箭牌是那么好用的?

“可是我发誓一定要偿还司令的人情,才离开六十六师!”

看着这家伙一脸为难的表情,惟妙惟肖,大风大浪都见过的刘湘差点把水喷了!

“国光,算了,这小子和天魁有缘,我也喜欢这小子,让他在川军多呆两年,到时候我送他去陆大!”

“人各有志,你小子该干嘛干嘛!我们该开会了!”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子现在

    也就是说,老子现在弄出来,不得成为颠覆性的时代缔造者!

  • 都能听&院好多

    何况那一声哀嚎,整个医院都能听见,换个药也眼珠子贼溜溜乱转,哪里像是头部受伤的样子,龙溪炮击,医院好多伤患,病床本来就紧张,干脆赶他出院了!

  • 的川军&九霄云

    从病床上坐起来的周小山,看着从门外进来的两个护士小姐姐和一堆的川军,一下子什么瞌睡都九霄云外了。

  • 可是四&细菌繁

    可是四川这温润的气候,这个年代的卫生条件,简直是细菌繁育的温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