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山目瞪口呆的样子,一看就比窦娥还冤的表情,冯天魁和罗家烈就想笑!“怎么可能会,我带着人,去一二二旅以师座副官的名义,骂了黄旅长一顿!说师座名声了够狼藉的了,不需要他去添油加醋,更何况妓院赌档烟馆这些东西,本身就跟人贩子,逼良为娼的混混关系说...

周小山目瞪口呆的样子,一看就比窦娥还冤的表情,冯天魁和罗家烈就想笑!

“怎么可能,我带着人,去一二二旅以师座副官的名义,骂了黄旅长一顿!说师座名声已经够狼藉的了,不用他去添油加醋,何况妓院赌档烟馆这些东西,本身就跟人贩子,逼良为娼的混混关系说不清楚,我们师座做事可以荒唐,但是不是没有底线!”

冯天魁和罗家烈脸色精彩起来,这小子这次干的不错,深的我心意!

“其实黄旅长也不知道这件事情,都是下面人看见旅座缺钱,又不愿意喝兵血,胡乱出的主意,他当时私人掏钱,把妓院买下来,下令把老鸨和姑娘遣散了,把院子的地契都送给了我!”

这件事黄玉民做的好,冯天魁和罗家烈都觉得这个旅长还是靠谱的,不愧两人的信任!

“我是什么人,你们想啊,我怎么能白要人家东西?”

周小山这小子太不要脸了!

有你这样夸自己的吗?

冯天魁和罗家烈简直无语了,但是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听下去!

看着这混蛋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罐和铁盖!

“永州是瓜果之乡,有的是原料,一二二旅旅部外面一圈的闲置房屋,有厂房,加上军属大部分在家里闲置,也有的是人,我就建议,五四三团,去生产水果罐头,酸菜罐头,甚至豆腐乳的罐头!玻璃厂出产的玻璃瓶和铁盖子,都提供给他们卖了产品来付钱!”

卧槽,这小子脑子太好用了,既给自己的玻璃厂找到一条稳定的销路,又给一二二旅找了条财路,比那个开妓院不知道高明了万倍,有点意思!

“有点意思,这盖子做的还挺精致的,瓶子也不错,部队开拔,罐头还可以作为军需!”

“你小子,不是来领罪,是来邀功的吧?”

冯天魁和罗家烈哈哈大笑起来!

“不是,师座,黄旅长吩咐五四三团的团长,赚了钱,给我两成份子!我推不掉啊!我怕师座知道后生气,看看能不能用这两成份子,拍师座一个马屁!”

冯天魁被这混蛋恶心到了!

明明这家伙做了件好事,偏偏要贿赂长官,自己像是收部下钱的人吗?

刚准备发火!

转念一想,这小子别看来六十六师时间不长,自己脾气怕是被他摸透了,也知道自己从来不收下级军官送上来的钱,今天老子偏不!

这就把钱给你收了,我还要掏出你心里的打算!

“别人送的钱,我不收,你小子拿两成份子恶心我,我偏偏给你收了!”

看着周小山目瞪口呆的表情,冯天魁明白自己猜中了,笑的前俯后仰!

倒是罗家烈在旁边一头的雾水!

冯天魁笑够了,才正色的跟周小山说!

“说吧,要是今天为不收这个钱,你准备拿去干什么?”

“一二二旅如果办厂成功,必然刺激一二三,一二四两个旅,我看一二四旅那边是石灰山,当年那个德国犹太人,给我了一个水泥的方子,他玻璃厂,水泥厂,都当过厂长,技术杠杠的,这笔钱,我准备投资到一二四旅,去建设一个水泥厂!”

“你有把握生产出合格的洋灰?”

“洋灰的打磨煅烧其实很简单,我们永州石灰石纯度很高,就是设备费钱!最好能拿到进口的丹麦干法烧窑!”

“我的天!”

罗家烈感慨连天,当初这小子说办玻璃厂,他将信将疑,后来生产出来了玻璃,他才发现,自己小看这小子了,他都后悔没有继续投资五千大洋,买机器拿到一半的股份了!

这小子说干就干,自己小瞧了他折腾的速度,这么快就把玻璃厂构架弄出来了!

现在想投资都晚了!

“不要等罐头食品厂开工了,你现在就去问机器和所需要的设备,我来出钱!”

“可是,司令,一二三旅金阳县那边怎么办?”

三个旅,两个扶持除了产业,冯天魁又把眼睛望向了周小山,这混蛋愁眉苦脸的样子很好笑!

“师座,金阳县,山高林密,又没有合适的矿产资源!还是换个驻地吧!”

“滚蛋,我同意,大帅还不同意呢,哪里扼守川陕公路要冲,是川军防守红军,杨虎城西北军的门户,哪能因噎废食!”

两人都被这混蛋气乐了,哪有为了挣点钱,连驻防要塞都不要了的!

“那就只能种蘑菇了!”

“种蘑菇,有你小子这么骂人的吗?”

“哪里是骂人呢,师座,我这里可以生产平板玻璃作为阳光大棚,烧个炉子就能保温,盖上草帘子就能遮挡阳光,哪里有的是各种木材,砍下来就可以做木屑,就是菌种有点麻烦,需要和川大的农学院一起搞课题!人工繁育香菇,平菇,木耳,茶树菇,圆菇等菌种,虽然金阳也产,可是野生的品质不能保证不说,产量还小!”

“明白了,这事你不负责成败是吧?”

冯天魁也发现了,这混蛋小子滑不溜手,言下之意很清楚,他可以指路,但是距离成败于自己无关,主意是你们逼自己出的,不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能种蘑菇还是不错的,金阳本来就产蘑菇,卖到北方和沿海,可是能卖大价钱的!

军阀吗,除了手里有兵,还兼职地方行政,他巴不得永州各种工矿产业越多越好!

这样税收才有来源!

有了钱,才有了兵和枪!

“蘑菇培育做课题,种植需要时间,来的太慢了!”

“砍木头,筑坝,用水车做动力,招募工人做箱子!反正运输玻璃制品出去,食品加工厂也好,玻璃厂也好都需要大量的木箱!存下来的木屑好好分类保存,用来种植蘑菇!”

“你小子,怕是一开始打主意让一二三旅给你砍树做木箱吧?这件事情,家烈和老杜商量着办!”

罗家烈觉得周小山这小子简直是个宝贝!

大学生,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司令,让老秦去成都重庆,联络农业的专家,是不是顺便再招收一些大学生兵?”

冯天魁很动心,想了半天!

“还是算了,把小山这样的满腹才学的大学生,送上战场,本身就是国家民族的损失!”

周小山最烦别人叫小山了,小山和小三一个音,你才是小三,你们全家都是小三!

心里还在吐槽,突然看见罗家烈求助的目光望过来!

连忙出声!

“师座,你太看得起现在的大学生,说实话,当初我成绩一般,可是论才学,在蜀都也是排的上号的!你就算是把成都的大学生都挖光了,也碰不着几个我这样的天才!”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一般,&这仿西

    可惜相貌一般,身段一般,白瞎了这仿西方风格的护士服了。

  • 的,天&伤兵每

    哪里有什么消炎药啊,医院的酒精都是用酒提炼的,天天伤口消毒,伤兵每天上帝佛祖玉皇大帝保佑千万别发炎!

  • 了几年&盒饭?

    冯天魁最后死守滕县,六十六师全军覆灭,过不了几年就要领盒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