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县守将到底是何人?”黑山军犹如潮水退却,张燕和一众黑山军渠帅商讨,头痛不己。在郭图的执着坚守下,黑山军了伤亡几十万人,依然难以拿到元氏县。“所以是冀州别驾郭图,此人在冀州,起码可排见状五,更有甚者前三。”夜风明白郭图的能力,再次提醒张燕。郭图在在沮授的坚守下,黑山军已经死伤几十万人,仍然无法拿下元氏县。。...

“元氏县守将究竟是何人?”

黑山军如同潮水退去,张燕和一众黑山军渠帅商议,头疼不已。

在沮授的坚守下,黑山军已经死伤几十万人,仍然无法拿下元氏县。

“应该是冀州别驾沮授,此人在冀州,至少可排上前五,甚至前三。”

夜风知道沮授的能力,提醒张燕。

沮授在冀州的人才之中,足以排在前面。

“等常山相徐子云领兵前来,将其击败,我张燕纵横常山国,将会所向无敌。”

张燕还在等待徐天的真定县汉军到来。

不过,张燕苦等了一段时间,徐天的真定县汉军还是杳无音讯。

一个不败神话公会的玩家正在浏览论坛,突然对夜风喊道:“会长,青青子衿没有来救元氏县,而是前去攻打井陉,黑山渠帅浮云已经被青青子衿击杀!”

夜风、张燕的脸色几乎在同时变化,他们都被徐天的行动欺骗。

徐天出兵,看似要救沮授,实则收复常山国被黑山军占领的城池!

井陉县,徐天手中握着烈翎枪,亲自击杀镇守井陉县的黑山军渠帅浮云。

浮云这个名字虽然更像是玩家的ID,但此人是货真价实的黑山军渠帅之一。

张辽先与此人鏖战,将其重伤,然后交给徐天收割,尽快提升徐天的等级。

徐天、张辽、周仓带汉军十五万、玩家五万,传送至井陉附近一座小型城池,夜袭井陉县,顺利攻破黑山军渠帅镇守的城池,斩杀浮云。

“我已派人向冀州刺史、并州刺史、河内太守求援,但愿他们可以派兵响应。”

徐天击败井陉的黑山军,收编黑山军数十万人,其中的青壮不多,更多的是黑山军士卒的家眷。

仅仅依靠常山国一个郡国的力量,与几百万黑山军作对,有些勉强,徐天已经令人前去邺城、晋阳等地求援。

“整顿兵马,驱赶降卒,沿着太行山,自北向南扫荡黑山军山寨,截断张燕退路。张燕兵马虽众,然而,粮草消耗无数,一旦被截断后路,必败无疑。”

徐天收复井陉县,分兵驻守此地。

井陉口是太行山八大隘口之一,连接冀州、并州,是兵家必争之地。

兵仙韩信著名的背水一战,便是在此地进行。

控制此地,将来可争并州。

徐天带着浩浩荡荡的汉军和支持自己的玩家沿着太行山脉南下,大举扫荡沿途的黑山军营寨。

黑山军在常山国的营寨数以百计,兵力从几百人到几十万人不等。

井陉县的玩家听说徐天大动干戈,企图摧毁所有的黑山军营寨,于是又有三万玩家加入徐天的大军。

打仗对于他们而言,获得功勋值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收获是洗掠黑山军营寨的战利品,以及击杀黑山军士卒获得的经验值。

“我只是负责管理公会,而不是来协助你攻城略地……”

女玩家秋雨被徐天带出来打仗。

林芷儿将她借给徐天组建玩家公会,结果徐天请她带着公会玩家加入讨伐黑山军的汉军队伍……

“我成立玩家公会,本来就有临时招募玩家军团的意思。”

徐天知道大群玩家出没,也是一股不小的战力。

汉军与黑山军决一死战,双方阵营都有不少玩家活跃其中。

轰!

张辽挥动月牙戟,率领狼骑兵攻破一座黑山军营寨!

张辽对付小型的黑山军营寨,根本没有动用冲车,而是直接以自身武力粉碎城门,狼骑兵长驱直入!

月牙戟在张辽手中飞旋,十几米长的气刃旋转,成群结队的黑山军士卒被张辽击杀。

“将军饶命,兄弟们都是出来混口饭吃,我们愿意归顺!”

山寨寨主挥动手中的白旗,向张辽投降。

虽然对方有法兰西行为,但张辽还是接受了几千黑山军的投降。

收编黑山军,择其精锐,可壮大自身势力。

张辽统帅先锋骑兵继续南下,徐天在后面不断接收降卒。

三日时间,张辽横行三千里,攻破黑山军营寨四十八座,威震太行山!

张燕如同望夫石,打不下元氏县,徐天又迟迟未至,当他反应过来,徐天已经有绕到他的后方的趋势。

张燕背后一凉。

“取地图来!”

很快,李大目取来一张潦草的地形图。

张燕仔细端详地图。

一群黑山军渠帅抓耳挠腮,他们可看不懂地形图上标记的文字。

只有张燕稍微有点文化:“此乃声东击西之计。阴险,新上任的常山相实在是太阴险了,他出兵攻取井陉,大举南下,欲断我们归路。数百万兵马粮草一断,只怕是瓮中捉鳖。”

黑山军渠帅们焦急道:“大哥,我们该当如何?”

“放弃攻打元氏县,围攻常山相这一支汉军!”

张燕不愧是黑山军首领,这个时候仍然保持冷静。

“只是这样一来,元氏县的汉军可能会跟在我们后方,与常山相相互配合,夹击我等。”

“我们三人领兵断后,若元氏县汉军来追,则将其击退。”

李大目、郭大贤、青牛角三人自告奋勇。

“那就如此行动。”

张燕洞察徐天的意图,立即改变战术,亲自领兵去战与徐天、张辽这一支汉军,而三大黑山军渠帅领兵殿后,保护黑山军主力。

潘凤经过一夜休整,做好继续大战的准备,却看到黑山军如潮水般撤退,不解地向沮授问道:“沮授,他们这是怎么了?几百万兵马,还怕了我们二十万人不成?”

沮授云淡风轻地答道:“多半是黑山军担心后路被明公切断,故回师迎战明公。”

“大哥有难,我们赶紧领兵出城追击!”

潘凤作为元老,大为着急。

“可以。”

沮授再次感知城外的气息,发现黑山军并没有设伏,于是同意潘凤出兵。

“昨夜夜观天象,凶兆在南,不知是否可逢凶化吉……”

沮授拥有“观星术”,可以一定程度趋吉避凶,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比较变态的能力,相当于西方文明的先知。

“潘将军,我与你同去。”

沮授认为自己有必要亲自出手。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所以&的城镇

    玩家死亡后会在原地复活,还有死亡惩罚,所以徐天没法通过自尽回到附近的城镇。

  • 10%&、官兵

    【特性】:习武(白色特性,物理系技能威力+10%、防御力+10%)、官兵(白色特性,士兵对贼寇的伤害+15%)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