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乱诛暴,谓之义兵。恃众凭强,谓之骄兵。义者无人能敌,骄者先灭。”元氏县的城墙,郭图一袭深色长衫,佩剑立于,面对自己数百万黑山军,毫不撼动,如胸有成竹。潘凤跟在郭图身边,提着一把凤头斧,傲然屹立城上。他觉得自己一斧头就也可以砍了看上来弱不禁风的郭图,不元氏县的城墙,沮授一袭深色长衫,佩剑而立,面对数百万黑山军,毫不动摇,如胸有成竹。。...

“救乱诛暴,谓之义兵。恃众凭强,谓之骄兵。义者无敌,骄者先灭。”

元氏县的城墙,沮授一袭深色长衫,佩剑而立,面对数百万黑山军,毫不动摇,如胸有成竹。

潘凤跟在沮授身边,背着一把凤头斧,傲立城上。

他感觉自己一斧头就可以砍了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沮授,不过沮授给他的感觉,着实是深不可测。

元氏县箭塔林立,与马面、护城河、狩猎陷阱形成防御体系。

除了箭塔,还有飞石台、雷火台等防御设施。

黑山军的张燕和九大黑山渠帅面对铁刺猬一般的元氏县,陷入了犹豫。

“我们大军来袭,耗费粮草无数。如不尽快攻下常山,粮草一尽,军心动摇。”

“大哥,让我前去叫阵,斩其主将,不战而屈人之兵!”

黑山渠帅李大目取出一把狼牙棒。

张燕稍作犹豫,而后点头。

他从未与徐天、潘凤交手,不知道对方的深浅,于是让李大目前去试探对方的实力。

李大目骑马来到城下,声若雷霆:“我乃黑山军李大目,城中之将,速速出来送死!”

潘凤听到李大目的挑衅,好斗的基因动了:“沮授,让我下去剁了他。”

“潘将军稍等片刻。”

沮授制止了冲动的潘凤,视线落在城下叫阵的李大目身上,眼神深邃如同星辰,似乎在洞察李大目的真正武力。

一会儿后,沮授这才说道:“以潘将军的实力,可以胜之。若是将军取胜后,敌将一拥而上,我接应将军。”

城门大开,潘凤骑着战马“无双”登场,趾高气昂,大喝道:“冀州无双上将潘凤在此,谁在阵前狺狺狂吠?”

李大目闻言,如临大敌,汗流浃背。

冀州无双上将,这个称号简直吓人。

李大目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难不成张白骑、张牛角就是被你所杀?”

潘凤想了想:“你要这么说,倒也没有什么不对。”

潘凤确实参与了击杀张白骑和张牛角二人。

这句话落入李大目的耳中,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李大目还以为是潘凤以一己之力杀了两员黑山军猛将,压力更大,握着狼牙棒的手在不住颤抖。

他有些后悔出战无双上将。

其他黑山军渠帅在后方观望,李大目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只要不被他一招秒杀,我还机会活命……”

李大目卑微地想道。

“我要动手了!”

潘凤知道对方是黑山军里面的厉害人物,所以直接动用大斧!

黑山军众多渠帅屏住呼吸,他们以为潘凤是徐天麾下第一猛将,想要见识对方的实力。

两员猛将交战,大斧与狼牙棒力敌,兵器的碰撞声令人头皮发麻。

李大目突然瞪大眼睛。

潘凤的力道确实很大,但还没有到不可匹敌的地步。

两人相互厮杀,你来我往,每一击,势大力沉,很快战了几十个回合!

两军将士,都在观望。

“奇怪,怎么常山相麾下第一猛将,就只有这样的水平?难道他在故意隐藏实力?”

张燕皱眉。

要说潘凤不强吧,倒也不是,潘凤已经压制了李大目。

但要说潘凤是冀州无双上将,也谈不上,毕竟张燕认为自己可以击败潘凤。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潘凤的水平就这样,另一种可能是潘凤在隐藏实力。

“放心,潘凤不是你的对手,他没有在隐藏实力。”

夜风出现在张燕身边,对张燕说道。

张燕可是和袁绍、吕布大战的枭雄,让袁绍都头疼多年。

夜风看出潘凤的水平也就是压制李大目等黑山军渠帅一头,而弱于张燕。

“原来高看徐子云的人,竟然是我……”

张燕顿时懊悔不已。

他高估徐天的能力,迟迟不敢动手,反而让徐天发展起来。

“大哥,李大目即将不敌!”

一个黑山军渠帅提醒张燕。

潘凤还在与李大目大战,潘凤的攻势大开大合,已经压制了李大目一筹。

潘凤越战越勇!

自从张辽、秦良玉、周仓等猛将登场以后,潘凤发现自己的存在感大幅度下降。

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欺负的敌将,岂会轻易放过李大目。

“你若弃暗投明,我可让你当我小弟!”

潘凤又是一斧下去,气势爆发,凤头斧带着火焰,砸中李大目的狼牙棒!

狼牙棒出现一道焦黑的斧痕,耐久度大幅度下降。

潘凤竟然以蛮力,强行损坏李大目的兵器。

李大目挥动狼牙棒,狼狈招架。

“哈哈哈,过来!”

潘凤连斩七斧,击飞狼牙棒,伸手来擒李大目。

“黑山军张燕在此!”

黑色的刀芒从百米之外到来,横断潘凤和李大目之间!

潘凤及时收手,否则他已被张燕的刀芒斩断一臂。

“怎么冀州这么多强人?”

潘凤看到张燕斩出的沟壑,纵深三尺,还有黑焰在燃烧,吓出一身冷汗。

此人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潘凤虽然自傲,但他可以明显感觉到张燕的战力之强。

张燕亲自出手,徒步杀向潘凤,奔走如飞,故名飞燕!

“爷爷今天不陪你们玩了!”

潘凤自知不是张燕的对手,果断逃回城内。

“休走!”

张燕又是一刀。

黑色刀芒激荡,以极快的速度斩向潘凤。

“止步!”

沮授挥袍,璀璨的极光降临,粉碎张燕的刀芒,抹灭黑焰!

张燕瞳孔一缩。

这是一流的策士!

沮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张燕没有高估徐天的势力,只不过,徐天势力真正恐怖的不是潘凤,而是沮授、张辽,还有徐天等人。张燕被沮授一击劝退。

“大军攻城!”

张燕对沮授大为戒备,没有冒险上前,而是命令黑山军主力攻城。

漫山遍野的黑山军淹没元氏县,对元氏县展开猛烈的攻势。

沮授建造的防御工事发挥效果,密集的箭雨猛射,成百上千的黑山军倒在城外。

飞石台抛射千斤巨石,地面为之轰动!

一群谋士玩家入驻雷火台,释放法术,雷火台可以强化他们的法术。

东方术士,也有足以抗衡西方魔法师的力量。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出来的&资料片

    徐天从官方放出来的资料片得知,武力越高,破坏力越恐怖。

  • 汉军小&命!

    汉军小队长双拳贯耳,砸中山贼头目的太阳穴,恐怖的力道让山贼头目头骨碎裂,直接毙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