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郡,邺城,浩浩荡荡的黄巾起义过后,冀州刺史王芬在沮授、许攸、张郃等人的帮助下,恢复冀州的生产,平定战乱对冀州的破坏。冀州之所以可以成为左右天下大势的大州,与黄巾起义结束后...

魏郡,邺城,浩浩荡荡的黄巾起义过后,冀州刺史王芬在沮授、许攸、张郃等人的帮助下,恢复冀州的生产,平定战乱对冀州的破坏。

冀州之所以可以成为左右天下大势的大州,与黄巾起义结束后几年的恢复息息相关。

关东诸侯讨伐董卓,其中一路诸侯——冀州刺史韩馥为众诸侯提供粮草,与冀州的粮食产量不无关系。

王芬还是有些能力,冀州逐渐恢复繁荣。

这个时候,朝廷下令至冀州刺史部,令州别驾沮授上任元氏县,担任县令。

王芬得知这个命令,愣了一下。

沮授的能力,堪称一流,王芬十分倚重,然而朝廷似乎要将沮授从他的身边调走。

“朝廷为何会行如此之举?沮授虽然立功,但朝廷的大人物,应该不会注意到沮授,特意令其出任元氏县令。”

王芬身边的谋主许攸,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操纵此事。

“你猜的不错。正是新上任的常山相徐子云,他奏请朝廷,调沮授前去常山国,协助平定黑山军。”

王芬已经打听到,要求调走沮授的是徐天,一个凭借巴结大将军何进当上常山相的异人。

“徐子云想必也知道沮授是大才,所以指名道姓要求调走沮授。如果我们违抗朝廷的命令,将陷于不忠。徐子云用心险恶啊。”

许攸面对朝廷的命令,也无法拒绝。

“就看沮授的意思了。本官待他不薄,看他是愿意继续担任别驾,还是出任元氏县令。”

王芬对拉拢沮授深有信心,自认对待沮授不薄。

冀州刺史虽然还没有变成冀州牧,不过已经开始控制军政大权,迟早会演变成一方诸侯。

跟着一个刺史还是一个国相,明眼人都知道谁更有前途。

至少王芬是这么想的。

“来人,招沮别驾前来。”

王芬令人招来沮授。

沮授本人得知朝廷因功任命他为元氏县令,也有些意外。

他已经猜测出来,背后是徐天在运作。

明白这层因由,沮授无奈,徐天对他志在必得,怎么也要得到他的人。

“沮授,你可继续担任本官的别驾,本官可上奏朝廷,找个借口,留你下来。又或者,你前去元氏县上任。去留由你,我绝不勉强。”

王芬胸有成竹,对沮授说道。

“这……”

许攸本要提醒王芬不要如此自信,但王芬的话已经出口,无法更改。

沮授脸色平静,实则内心天人交战。

最终,沮授说道:“既然朝廷有令,沮授不敢不从。”

“……”

王芬自信的笑容逐渐消失。

没想到沮授在冀州刺史和常山相之间,选择了常山相!

许攸的表情变化不定。

沮授是聪明人,他也是聪明人。

许攸不禁猜测沮授这样选择的用意。

难道沮授认为追随徐天胜过追随王芬?

许攸和王芬还有密谋废除汉灵帝的大计……

至于徐天,是否可以彻底平定黑山军还难说。

王芬被沮授拒绝,顿时不悦:“沮授,将来莫要后悔。”

沮授答道:“在下遵从朝廷旨意,前往常山国,教化千万黎民,平定黑山军,何来后悔之有?”

“你走吧。”

王芬不悦,甩袍送客。

“下官告辞。”

沮授作揖,然后离开,回到自己的宅邸,携家带口前往常山国。

“老爷,我们这是要前去何地?”

“常山国元氏县。”

“元氏可比得上邺城?”

“很快我们会重新回到邺城,不必卖掉田地房屋。尽快离开,否则王芬可能后悔。王芬连自保都难,并非明主。”

沮授令下人快快收拾包袱,然后驾着马车来到邺城的传送阵,前往元氏县。

在沮授离开半日后,冀州刺史王芬果然后悔,派人来追沮授。

然而,沮授已经来到元氏县。

元氏县是徐天的领地,传送阵有常山国汉军驻守,因此王芬的兵马,无法在元氏县捉人。

徐天已经在元氏县久等。

“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徐天微微一笑,不管如何,将沮授骗到了常山国,朝廷的命令还真是好用,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沮授抱怨:“子云害我好生狼狈,如被王芬下狱,恐怕我里外不是人。”

“哈哈哈,王芬,冢中枯骨而已,先生何必要为一具枯骨效力?黑山军抄掠四方,我正要先生这般人才,助我平定黑山军,故上疏朝廷,调先生前来相助,不知先生是否愿意?”

沮授幽幽答道:“如我不愿,岂会在此地?”

“得先生,天下可定!先生可别忘了,当日有约,如破黄巾,则痛饮庆功酒。今日我已令人备下酒席,先生不可推辞。”

“善。”

沮授也不再掩饰,既然前来常山国元氏县当县令,那么和上级交好,再好不过。

“潘凤,以后定要听从沮县令之命令,不得有丝毫怠慢。”

徐天设法将沮授挖来坐镇元氏县,这下完全放心了。

别看沮授只是个谋士,实际上沮授有统帅大军的能力,毕竟他是袁绍的监军。

而且,《天下》里的谋士,达到一定程度,也可以毁天灭地。

“我听他命令就是……”

潘凤大受委屈。

好不容易独当一面,结果朝廷空降一个沮授下来,潘凤的地位再次下降。

但潘凤又不敢小看沮授,毕竟他亲眼见识过沮授的“七星北斗阵”,威力巨大。

这下,潘凤反而成了沮授的部下。

沮授奉命来当元氏县县令,还没有正式效忠。

实际上,多数谋士都在观望天下大势。

天下大势变幻不定。

众人以为大将军何进可以开天下霸府,但何进自认为“没有人比我更懂宦官”,结果被十常侍召入宫,轻易杀了。

董卓入京,优势最大,却失去雄心壮志,退守关中。

袁绍雄踞四州,气吞山河,在官渡兵败如山。

曹操统一北方,铁骑南下,于赤壁折戟沉沙。

正因为变化不定,所以对于谋士而言,选择大于努力。

如果主公并非明君,任凭如何出谋划策都无济于事。

事实证明,猪队友比敌人更加可怕。

沮授还在观察。

“公与以为,我若争天下,该当如何?”

徐天主动向沮授抛出了一个课题。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队长一&粉碎!

    汉军小队长一拳砸出,虎虎生风,有破空之声,竟然徒手将百斤巨石粉碎!

  • 出来的&得知,

    徐天从官方放出来的资料片得知,武力越高,破坏力越恐怖。

  • &否则徐

    可惜汉军小队长的扎甲在与山贼头目的大战中破裂,已经损坏,不能使用,否则徐天有可能会直接扒下来,给自己装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