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边,徐天领兵围杀北宫伯玉三百里。大量兵马在关中平原乱战,张辽、潘凤、秦良玉,基本上各自为战。凉州叛军也也不是一条心,混乱不堪一团。徐天稍稍完全恢复体力,带着周仓出城参与其中围杀。出兵凉州叛军,并不仅有战功做为奖励,除了从凉州叛军那里战俘的战马。凉州大量兵马在关中平原混战,张辽、潘凤、秦良玉,基本上各自为战。。...

另外一边,徐天带兵追杀北宫伯玉三百里。

大量兵马在关中平原混战,张辽、潘凤、秦良玉,基本上各自为战。

西凉叛军也不是一条心,混乱一团。

徐天稍微恢复体力,带着周仓出城参与追杀。

攻打西凉叛军,并非只有战功作为奖励,还有从西凉叛军那里俘虏的战马。

西凉马无疑是良马,可以为不少骑兵提供坐骑。

除此以外,还有被俘虏的西凉士兵。

“他们怎么像是疯子!”

北宫伯玉实在是被徐天逼急了。

徐天的兵马紧追不舍,斩获数万人。

“给老子死!”

凤头斧在潘凤的手中虎虎生风,力劈一员羌将。

羌将同样力大无穷,抡动狼牙棒,与潘凤鏖战。

两员猛将对拼,你来我往,招招夺命。

“该死的是你!”

羌将毫不示弱,狼牙棒砸下,潘凤向地面卸力,裂缝像是蜘蛛网一般向四周蔓延。

生羌部落的莽将众多,不过基本上只有武力能看,成为被枭雄利用的对象。

潘凤苦战之余,秦良玉在追杀羌人强弩兵。

一员汉人将领带领这支羌人强弩兵,给秦良玉造成不小的威胁,所以秦良玉穷追不舍,重创对方。

张辽从另一个方向围困而来,合击羌人强弩兵。

“盾阵!”

羌人士兵形成盾阵,抵挡秦良玉和张辽的攻击。

狼骑兵逼近盾阵,躲在背后的强弩兵出现,持特殊强弩,千弩齐发,金光流动!

弩箭破空,与空气摩擦,发出爆鸣声!

张辽的脸色微微一变。

这一支羌人强弩兵,堪称绝对的精锐!

并州狼骑挥动长矛,试图阻挡对方的强弩。

弩箭来速极快,箭矢突破不少狼骑兵的防守,贯穿狼骑兵的盔甲!

前排的野狼坐骑也遭到射杀,狼骑兵大量阵亡!

张辽从未吃过这样的亏,而攻击他的骑兵的武将,也绝非常人。

“风卷残云!”

第二轮弩箭射来,张辽倾尽全力,消耗自身体力,以气化形,席卷前方。

气浪翻腾,带着金光的弩箭被气刃吞没,横七竖八。

敌方主将手中金弩放箭,一道流光射向张辽,比起其他强弩兵的弩箭,后发先至!

张辽回避,堪堪躲过对方的冷箭,弩箭划过臂铠,留下一道肉眼可见的划痕。

如果稍有迟疑,张辽已经重伤!

狼骑兵日行千里,爆发速度惊人,很快短兵相接,长矛刺出,枪芒贯穿大盾,大盾破裂!

张辽直取敌将首级,月牙戟斩落!

敌方主将拔剑格挡,向后倒退数步,勉强接下张辽的攻击。

对方似乎是远程英雄,一旦被张辽贴身,难以招架。

月牙戟与短剑激烈碰撞,对方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张辽,我已追杀其三百里,他是我的猎物!”

秦良玉带领骑兵,也在同时攻破羌人强弩兵,见张辽即将拿下对方的主将,过来争夺。

按理来说,确实是秦良玉一直在带着骑兵在追杀对方,才没让对方逃脱。

张辽实际上是抢了秦良玉的战功。

“我们先拿下此人,再行商榷,别让他逃了。”

张辽与秦良玉联手攻打这个武将。

敌对的武将异常狼狈,在两员猛将的攻打下,企图逃窜。

然而,他根本无处可逃,挥剑抵挡两员猛将攻击,头盔被张辽的月牙戟打落。

“我鞠义岂可死在此地!”

汉人武将面对两员猛将,披头散发,遁入军中。

张辽、秦良玉追入敌阵,鞠义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几乎手脚并用,躲过张辽的月牙戟刺击。

“投降不杀!”

秦良玉的梨花枪刺出一道枪气,锐利的枪气在鞠义前方的地面留下一个窟窿。

如果鞠义再逃,那么秦良玉说不定真的杀了他。

“罢了……”

鞠义披头散发,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他已经感受到张辽和秦良玉的杀气。

搞不好他真的会被杀。

鞠义攥紧拳头,他还不想那么快战死。

“乱世才刚刚开始,我鞠义岂能死在此地,碌碌无为一生……”

鞠义放下佩剑,自言自语。

“俘虏归属,让两位主公决断,如何?”

“可。”

张辽与秦良玉达成约定,将这个难题留给主公决定。

鞠义吸引了张辽的注意力,叛军首领北宫伯玉得以逃脱。

随着西凉叛军溃散,各个追杀西凉叛军的武将重新汇聚在徐天的麾下。

“末将俘虏叛军上万!”

潘凤押着一群俘虏回来,昂首挺胸,向徐天邀功。

“末将俘虏一名武将,名为鞠义。”

张辽也回来禀报。

鞠义?

徐天一惊,这下张辽的风头又盖过了潘凤,吸引了徐天的注意力。

“大哥你说句话呀。”

潘凤发现徐天将注意力放在俘虏的武将身上,不由向徐天抱怨。

“不错,我会令人给你记功。”

徐天对潘凤说道,然后继续将注意力转移到鞠义身上。

鞠义可是袁绍麾下的大将,帮助袁绍打败白马将军公孙瓒。

没想到世界线变动,鞠义混到了西凉叛军之中。

不过在投靠冀州刺史韩馥之前,鞠义确实在西凉,熟悉羌人的战法,多半生活在羌人的地方。

大概是受到玩家的怂恿,鞠义加入西凉叛军。

鞠义的能力毋庸置疑,只是性格高傲,而且与潘凤的高傲不同,鞠义的高傲中带有野心。

熟悉羌人习性的董卓、鞠义等人,或多或少也受到了羌人的影响,野心勃勃。

而且张辽与秦良玉合力俘虏鞠义,鞠义只有一个人,难道要分成两半?

“鞠义好歹是一员名将,我可以用一千两黄金,换下鞠义。”

林芷儿试图与徐天谈判。

“我出两千黄金。”

徐天可以看到鞠义的面板,鞠义是一员弩将。

徐天麾下还缺少一员远程攻击的武将,鞠义的能力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合格的弩将,所以徐天有意拿下鞠义的控制权。

“那你欠我一个人情。”

林芷儿权衡了一下,鞠义不大好控制,用的不好,说不定反而是一个隐患,于是用鞠义交换一个将来的人情。

唉,人情大过天啊。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数量,&当前可

    【统帅】:30(影响统帅的士兵数量,当前可为100名士兵提供加成,上限80)

  • 令牌上&村令”

    徐天定眼一看,内心有几分激动,令牌上刻着三个字——“建村令”。

  • (白色&伤害+

    【特性】:习武(白色特性,物理系技能威力+10%、防御力+10%)、官兵(白色特性,士兵对贼寇的伤害+15%)

  • 如此凶&又是什

    连眼前的汉军小队长和山贼头目都如此凶猛,那么五虎将、五子良将又是什么层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