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辽、秦良玉再度出城,这一次却也不是袭击攻城器械,不是冲毁西凉叛军军营!五百狼骑兵追随者张辽,张辽驰聘纵横驰骋,披风猎猎直响!“嗷呜~~”野狼清啸,战马惶恐不安。张辽了与西凉叛军交锋,月牙戟时不时热潮狂风,袭卷靠近了的西凉骑兵。秦良玉带着一队未央城的骑兵张辽已经与西凉叛军交手,月牙戟不时掀起狂风,席卷靠近的西凉骑兵。。...

张辽、秦良玉再次出城,这一次却不是袭击攻城器械,而是冲垮西凉叛军军营!

一千狼骑兵追随张辽,张辽驰骋纵横,披风猎猎作响!

“嗷呜~~”

野狼长啸,战马惶恐。

张辽已经与西凉叛军交手,月牙戟不时掀起狂风,席卷靠近的西凉骑兵。

秦良玉带着一队未央城的骑兵,从另一个方向攻击西凉叛军。

梨花枪横扫一片,数百西凉叛军被秦良玉击杀!

“弟兄们,跟上!”

潘凤扛着大斧,率领步兵出城。

一群刀斧手跟着潘凤,砍杀西凉叛军。

西凉叛军被落雷重创,又遭到张辽、秦良玉两员武将突进,后方潘凤收割,不由自主向后撤退。

北宫伯玉试图控制混乱的大军,然而,西凉叛军内部也有不少派别,不受北宫伯玉的控制,仍然溃不成军。

未央城的玩家也在同时出城攻击西凉叛军。

虚弱的徐天没有第一时间参与追击西凉叛军,不过一个大技能收割无数西凉叛军,让徐天的等级疯狂上升。

“张角这个技能简直丧心病狂,西方的大魔导师,应该才有这样的技能……”

徐天背靠城墙,连升五级,徐天全部加智力,智力值达到了惊人的93点。

此时,张辽已经陷入敌阵,收割沿途的西凉骑兵。

狼骑兵长驱直入,长矛刺出的枪芒,贯穿西凉叛军!

北宫伯玉见势不妙,统帅湟中义从胡,向后败退。

张辽的并州狼骑兵追上湟中义从胡,狼骑兵与精锐羌人战士交锋!

狼骑兵、羌人战士同时使用长矛,来回拼杀!

湟中义从胡以各种异兽为坐骑,在精锐兵种交战时,异兽坐骑也相互厮杀,野狼的利爪在一个湟中义从胡的胸膛上划出一道血痕!

巨虎坐骑直接咬断野狼的脖子!

“这座小城,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猛将!”

北宫伯玉后悔攻打未央城。

鬼知道一座小型城池竟然会有这么多猛将……

此时后悔,已经没用。

张辽已经盯上了北宫伯玉。

“拦住他!”

北宫伯玉挥手,几个羌将领兵来战张辽。

月牙戟砸落,几个羌将的狼牙棒、长矛等兵器合力格挡月牙戟,火花四溅。

“喝……”

张辽承受几个羌将的合击,手臂在颤抖。

以张辽现在的年纪,同时格挡数人合击,也感到费力。

合击张辽的羌将却更加震撼,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合力,竟然无法击败一个看上去只是少年的武将。

“死!”

张辽爆发,羌将的手臂也在疯狂颤抖,压不住张辽的月牙戟。

寒光一闪,月牙戟贯穿其中一个羌将的咽喉,将其击杀!

羌将的气管被鲜血涌入,发出哽咽不清的痛苦叫声,雄伟的身躯轰然倒下。

“此乃中原之猛将,不可力敌!”

剩下的羌人将领见张辽武力过人,不由胆怯。

不错,汉帝国衰落,羌人部落时常背叛,不过,乱世出英豪,中原依然将星如云。

张辽抓住他们厮杀,几员羌将叫苦不迭,不时发出咆哮。

“尔等蛮夷,侵犯我城,当诛!”

秦良玉一声轻叱,梨花枪再次绽放,以秦良玉为中心,方圆百米到处都是绽放的梨花。

但凡是被梨花气刃碰到的羌人战士和叛军,在瞬间被穿透,血肉模糊。

在西凉叛军眼中,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将作为敌人,犹如来自地狱的战神,好看的技能背后是一击必杀的杀机。

很快,秦良玉身边倒下千人的尸体,变为尸山血海。

突然,一支羌人强弩兵出现,密集的弩箭射了过来,秦良玉挥枪组成罗网,击飞弩箭。

枪刃和弩箭碰撞,发出此起彼伏的撞击声。

在箭雨之中,一支弩箭化为金色流光,破开秦良玉的梨花枪林,几乎是擦着秦良玉的头盔飞过,空气的爆鸣声让秦良玉稍微耳鸣。

秦良玉柳眉微蹙,大概知道羌人强弩兵之中有一员擅长使用弓弩的猛将。

否则,普通的羌人强弩兵不可能让秦良玉感受到性命威胁。

“众人随我来!”

秦良玉率领骑兵,突击羌人强弩兵。

这一支羌人强弩兵轮流射箭,弩箭带着淡淡的金光,附带极具穿透力的金属性伤害,覆盖秦良玉的骑兵,不少骑兵和战马被射杀!

在羌人强弩兵之中,一个汉人武将握着一把强弩,重新装填弩箭,刚才就是他险些射伤秦良玉。

这把强弩金光流转,镶嵌古老的纹路,明显是一把价值不菲的兵器。

弩与弓不同,弩是固定伤害的兵器,更看重自身的品质,而弓除了自身品质,还要看使用的武将的臂力。

“此女的反应怎么如此之快?”

汉人武将对秦良玉可以避开自己的冷箭感到万分诧异。

前期女将的数量可谓是异常稀少,有能力避开他的冷箭的女将,在凉州,一个都没有。

不过,秦良玉的武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秦良玉统帅骑兵,冒着强弩杀来。

尽管人仰马翻,秦良玉还是所向无前!

这下,即使是擅长强弩的汉人武将也脸色凝重:“古羌枪阵!”

“喝!”

“喝!”

一群羌人战士喊着原始的口号,放下强弩,切换长矛,组成密集的枪林。

几千支长矛构成密不透风的枪阵,中间的部落图腾旗帜猎猎作响,古羌枪阵受到部落图腾的加持,气势飙升,硬撼秦良玉的骑兵。

“给我破!”

秦良玉再次爆发,凝聚力气,向前刺出惊天一枪,恐怖的能量形成一条粗线,冲击前方的羌人战阵!

枪芒激荡百余米,沿途的羌人战士要么被枪芒秒杀,要么被击飞十几米!

古羌枪阵中间出现一道百米纵深的缺口,战阵暗淡。

光洁的额头上汗水流淌,秦良玉没有片刻休息,率领骑兵从中间冲阵!

一个个羌人战士被击飞,隐藏武将爆发出强悍的战力。

“小伙子,你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扳不动啊。”

潘凤上次被秦良玉胖揍了一顿,现在专门找武力弱于自己的西凉叛军麻烦,一根手指弹飞一个10级的西凉步兵。

书评(410)

我要评论
  • &徐天拾

    徐天拾起环首刀,这是一把白银品质的兵器,刀刃有寒光。

  • 亡惩罚&的城镇

    玩家死亡后会在原地复活,还有死亡惩罚,所以徐天没法通过自尽回到附近的城镇。

  • 同时,&一拳砸

    汉军小队长在受伤的同时,一拳砸中山贼头目的脸面,山贼头目承受数百斤的巨力,牙齿崩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