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从洛阳来临的骑兵闯进卢植的营地,左丰态度傲气十足,不屑地扫过营地中的校尉和玩家们。“臣卢植恭迎天子使臣。”卢植严禁不与冀州众多官吏去迎接左丰。左丰的背后但是汉灵帝和十常侍。“帝闻卢大人于邺城兵败黄巾,故遣臣诣军,观贼形势。为何卢大人筑高垒,对“臣卢植恭迎天子使臣。”。...

一支从洛阳到来的骑兵闯入卢植的营地,左丰态度倨傲,轻蔑地扫视营地中的校尉和玩家们。

“臣卢植恭迎天子使臣。”

卢植不得不与冀州众多官吏迎接左丰。

左丰的背后可是汉灵帝和十常侍。

“帝闻卢大人于邺城大败黄巾,故遣臣诣军,观贼形势。为何卢大人筑高垒,对广宗城围而不攻?”

“广宗缺少粮草,不出三月,黄巾必定不战而降。”

卢植有自己的想法。

北军五校是汉帝国最后的精锐军团,如果强攻广宗,或许死伤惨重,不如迫降,还能为帝国保留一支精锐。

左丰下马:“哼,一群不入流的贼寇而已,直接攻破广宗,全部坑杀,何必多等三月。”

冀州众人不禁翻白眼。

好家伙,黄巾军席卷七州,险些攻破邺城,在左丰眼中变成了不入流的贼寇。

“黄巾战败,想必卢大人获得了不少战利品。朝廷之中,诸位中常侍为大人表功,不知大人是否有所表示?”

左丰一开口,直接明目张胆向卢植索要财物,可见十常侍集团的嚣张跋扈。

十常侍这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啊……

卢植义正言辞:“与黄巾大战一月,军粮尚缺,安有余钱?击败黄巾军所得,不过是黄巾从各郡县掠夺之物,应当还与各郡县官府,以便安抚流民。”

“卢大人看来是中饱私囊,一毛不拔?”

左丰顿时翻脸。

“卢植为天子平定贼寇,而非为宦官效力!黄巾祸乱七州之地,莫不是有你们的一份功劳?”

“你……”

左丰被卢植的言语堵塞,大为恼火。

“来人,送他下去休息。”

卢植本来要为左丰接风洗尘,但左丰一开口就索要财物,惹怒了卢植。

“莫要后悔!”

左丰甩袍,怒气冲冲下去。

沮授对卢植说道:“卢大人刚正不阿,但我观左丰此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恐怕会谎报军情,加害于大人……”

卢植叹道:“我岂非不知。只是问心无愧,自不会委曲求全。现在黄巾仅剩张宝一人,即使朝廷换将,黄巾也无法成事。更何况,皇甫嵩的能力在我之上。”

“唉……”

沮授也不由叹息。

黄巾军两支主力遭到重创,汉朝廷看似形势一片大好,实则不然。

十常侍代表的宦官势力与大将军何进代表的外戚势力明争暗斗,牵扯了不少洛阳城的玩家。

袁绍、袁术也在洛阳活动。

各地豪强起义兵,拥兵自重,董卓、王芬等诸侯已经对朝廷有所不满。

另外,凉州的韩遂、北宫伯玉,幽州的张举、张纯,长沙的区星等隐患也尚未爆发。

以沮授的才能,自然看出了黄巾之乱埋下的隐患。

“卢植这个匹夫,竟不将我当一回事!”

左丰回到营地,大为恼火。

一个随从低声说道:“卢植不从,大人不如向其他将领索要好处……”

“言之有理!”

左丰眼神一亮。

卢植刚正不阿,但其他将领未必。

徐天在汉军营地分得一片驻地,他邀请沮授、张郃二人庆功。

张宝的黄巾军只是困兽之斗,冀州压力骤减。

沮授、张郃作为冀州刺史的部下,这点让徐天眼红不已。

不过,沮授、张郃并非向王芬效忠,只是官职上,双方属于上下级的关系。

王芬有可能会谋反,那就是徐天的机会了。

所以,徐天尽可能提升与沮授、张郃的好感度。

“时势造英雄,徐都尉破张宝、诛张角,朝廷定有封赏。”

沮授再看向徐天,徐天已经有些深不可测。

继承张角、张宝的法术,再加上88点基础智力,即使沮授也不敢小看徐天。

“平定黄巾,不过是举手之劳。此行可以结识二位,才是最大的收获。不知二位,今后何去何从?”

“纵使黄巾平息,冀州疲敝,自当安抚百姓,恢复生产。”

沮授志在恢复混乱的冀州。

张郃答道:“在下将彻底平定黄巾余孽以及黑山贼众。”

“可惜……”

徐天直呼可惜,沮授、张郃都有自己的想法,看来招揽的机会,尚未成熟。

潘凤在营外巡逻,背着大斧,看到小黄门左丰带着一队随从闯营,劈头盖脸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我们的营地?!”

左丰被潘凤吓了一跳,险些从马背跌落。

随从立即上前呵斥潘凤:“这是天子使节,左丰大人,还不叩头谢罪!”

“无论左丰还是右丰,擅闯者,死!”

潘凤一巴掌扇过去,直接将左丰的随从抽飞。

虽然平时潘凤在徐天面前唯唯喏喏,但在其他人眼中,潘凤虎背熊腰,极具压迫感。

潘凤性格高傲,沮授、张郃对潘凤也颇为尊重。

他何时受到如此羞辱?

“你……你……”

左丰的脸色铁青。

他本想要借助这次代汉灵帝巡视汉军的机会,捞取油水,然而,自从到了汉军大营,处处碰壁。

现在,连一个没有官职的潘凤,都敢打他的脸面。

左丰和潘凤发生冲突,双方剑拔弩张。

潘凤双手抱胸,站在大营门前,不让左丰入营。

左丰正要亲自呵斥潘凤,但想到潘凤这样的粗人,未必会给他面子,欲言又止。

“走,我们去涿郡刘玄德的营地。”

左丰又去刘备的营地。

恰好,张飞在刘备的营地外面巡逻。

“你们这些阉人,不思报效朝廷,反而狼狈为奸,莫以为我张飞是屠户,便不知道你们那档子破事,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张飞出手不比潘凤软弱多少,打伤左丰的随从,不给左丰入营。

左丰处处碰壁,郁闷至极;“可恶,这**臣贼子,待我回到朝廷,定要好好参他们一本!”

“潘凤,刚才营外喧哗,发生了何事?”

徐天与沮授、张郃在营中饮酒,听到营外的动静,于是招潘凤入营。

“大哥请放心,有人来找麻烦,不过被我赶走了。”

“何人?”

“好像叫做左丰,是个太监。”

“……”

好家伙,潘凤直接帮自己拉满了十常侍阵营的仇恨。

不过,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沮授、张郃似乎都不怎么满意十常侍,得罪十常侍阵营,沮授、张郃的好感度再次上升。

沮授更是主动为徐天出谋划策:“若担心左丰陷害,可往洛阳城,疏通大将军府的关系。”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武(白&士兵对

    【特性】:习武(白色特性,物理系技能威力+10%、防御力+10%)、官兵(白色特性,士兵对贼寇的伤害+15%)

  • 巨树,&将巨树

    山贼头目似乎因为不少部下被汉军小队长击杀而恼怒,双手抱住一棵巨树,竟然凭借巨力将巨树折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