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催毁城门!”一个黄巾军将领亲手押解巨象般的翻车,向城门逐步逼近。十几米高的翻车缓缓地移动中,非常大的守城锤摇晃,粗壮的铁链联接守城锤和翻车的主体。五百黄巾长合力助推守城巨象。只要你翻车破开城门,黄巾军长驱直入,如果邺城将无法进攻。翻车距离城门而已十几米高的撞车缓缓移动,巨大的攻城锤晃动,粗大的铁链连接攻城锤和撞车的主体。。...

“快,摧毁城门!”

一个黄巾军将领亲自押送巨兽般的撞车,向城门逼近。

十几米高的撞车缓缓移动,巨大的攻城锤晃动,粗大的铁链连接攻城锤和撞车的主体。

五百黄巾长合力推动攻城巨兽。

只要撞车破开城门,黄巾军长驱直入,那么邺城将难以防守。

撞车距离城门仅仅只有不到五十米,附近的汉军、黄巾军紧张地盯着巨型撞车,屏住呼吸。

突然,城门打开,一个汉军司马带领八百死士出城逆战!

八百大戟士,全部身披重甲,持重戟。

长枪翻腾,枪芒横扫一片黄巾兵!

张郃身先士卒,直奔巨型撞车!

“阻止他!”

人公将军张梁发觉了张郃的目标,骑着巨虎,亲自带领一队黄巾力士支援撞车队。

“弟兄们,抢夺城门!”

带领撞车队的黄巾将领见汉军主动打开城门,欣喜若狂,反而向张郃主动进攻,想要夺下邺城这一座城门。

五百黄巾长放弃冲车,提着长刀,与上万黄巾兵,围攻张郃。

一阵密集的箭雨落下,徐天、张辽为张郃提供掩护!

“受死!”

黄巾将领握着一支长矛,骑马攻向张郃。

两人交锋,仅仅一个回合,张郃挑飞黄巾将领!

黄巾将领飞到了十几米的高空,被汉军乱箭射杀!

大戟士组成盾墙快速推进,八百人反推对方万人!

张郃一路攻到巨型撞车旁边,倒在他枪下的黄巾长人数已经上百。

“断!”

张郃拔出佩刀,一刀断铁索!

攻城锤一侧的铁索断裂,向斜下方倾斜。

待张郃要斩出另外一刀,一道金色刀芒从百米之外扫来!

张郃身后是大戟士,他没有选择躲闪,而是正面接下对方的刀芒。

张郃连退十几步,借地卸力,最终挡下刀芒,他的面前出现一道刀芒划出来的沟壑。

出手之人,为人公将军张梁!

张梁处于巅峰状态,以巨虎为坐骑,一刀劈出,担任军司马的张郃竟然难以抵挡。

然而,张郃不屈不挠,再斩一刀,断掉攻城锤另外一侧的铁索!

轰!

沉重的攻城锤落地,大地颤抖!

攻城锤与撞车主体分离,变成了一坨废铁。

“可恶!”

张梁没有想到张郃这么狠,明知道他即将杀到,还敢破坏撞车,而不是第一时间退回城内。

“夺下城门!”

张梁长刀一挥,体型看似有些笨重的黄巾力士攻向张郃。

黄巾力士抡动战锤,狠狠砸下!

上百个六阶的黄巾力士围攻张郃!

大戟士全力接应张郃,握着大戟,与黄巾力士的大锤激撞!

张郃破坏撞车以后,连杀几个黄巾力士,试图突出重围。

黄巾力士作为高阶兵种,与一群黄巾长、黄巾兵死死拖住张郃。

“我们下去接应张郃!”

虽然张郃破坏了威胁最大的撞车,但自身也陷入围困。

徐天带着潘凤、张辽来到城门口,全力接应张郃。

狂风呼啸,徐天骑着黑煞狼王,手握长枪,逆风击退涌来的黄巾兵。

“吃潘爷爷一斧!”

潘凤挥动大斧,原地旋转,然后滚入黄巾军之中,如同收割机,大斧所到之处,黄巾兵全部被大斧切割。

徐天看的一愣一愣,没想到潘凤还可以这样出招。

张辽没有潘凤那么花里花哨,每一枪都力求一招必杀。

张郃浴血奋战,突破黄巾力士的重围,见徐天、潘凤、张辽死死挡在城门口,没有因为人公将军张梁的到来而后退,不由感动。

“吼!!!”

巨虎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啸,人公将军张梁在张郃被黄巾军的小兵拖延以后,终于到来。

巨虎拍打地面,大地崩裂,石柱突出,一直向张郃蔓延!

张郃回身一枪,激荡的枪芒连破十几根石柱,直逼张梁和他的巨虎坐骑!

“吼!!!”

巨虎再次咆哮,利爪击溃枪芒!

很明显,张梁的坐骑是BOSS级别的存在。

“合上城门!”

徐天眼见与黄巾军小兵完全不在一个级别的人公将军张梁逼近,一边与黄巾军交战,一边命令士兵关闭城门。

杀气弥漫,张梁得到黄巾军战阵加持,眼见城门即将关闭,运转六层的心法,全力斩出一刀!

“地龙斩!”

刀气化为地龙,不断翻腾,席卷前方所有人!

一些倒霉的黄巾兵反而被他们的首领击杀。

“无法抵挡……”

张郃感受到张梁的绝技之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张梁这一击有自身武力支撑,还有黄巾军战阵的威力。

张梁已经破界!

尽管如此,张郃还是奋力抵挡。

这个时候,徐天、张辽、潘凤与张郃并肩而立,分担张郃受到的伤害。

大戟士组成盾墙,挡在更后方!

地龙咆哮而来,带来无数飞石!

“张梁破界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徐天撒豆成兵,用一群黄巾长挡在自己前方,率先承受地龙的攻击。

上百个黄巾长很快被地龙粉碎。

“力劈华山!”

“风卷残云!”

“撼岳!”

张辽、潘凤、张郃同时出招,三人联手,陨灭地龙!

地龙崩溃,漫天沙尘卷来,将徐天在内的人卷入城内,而城门及时合上,将黄巾军堵在城门外面。

城上巨石、滚木砸落,阻止黄巾军接近城门。

林芷儿在城墙释放冰天雪地的天时技能,在城门附近形成冰霜领域,黄巾军的速度变慢。

黄巾军入城无望,被迫将攻击重点转移到城墙。

张梁脸色铁青。

他全力一击,不但没能击杀这群拥有可怕潜力的武将,反而冲击波将他们送入了城内。

“咳咳咳……”

徐天起身,腰酸背痛,拍落身上的沙尘,险些被破界后的张梁击杀。

他的体力下降到了50点。

还好张辽、潘凤、张郃这些武将,没有出事。

“多谢诸位出手相助!”

张郃见徐天等人不顾性命危险,为他分担张梁的伤害,一下子心生好感。

这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情啊。

张郃、张辽,两个五子良将,第一次联手作战。

黄巾军的撞车被毁,又顺利拉进与张郃的关系,徐天琢磨了一下,这波不亏。

漫山遍野的黄巾军连续攻打邺城长达六日,每天战死的黄巾军数量多达几十万,堪称游戏开服以来最惨烈的大战。

第七日,久攻邺城不下的张角已经沉不住气,苍穹更加阴沉,乌云密布,银蛇乱舞。

“要来了……”

卢植背手而立,长袍随着狂风猎猎作响,眺望黄巾军中营。

徐天连战六日,等级提升到60级,盔甲的耐久度在大战中消耗殆尽,徐天只好换了一副新的扎甲。

黄巾军一改常态,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在城下列阵,正是六丁六甲阵。

黑云压城,电闪雷鸣,黄巾军似乎在酝酿攻势。

“来了,张角的落雷术……”

徐天在内的众多玩家都知道张角掌控天时,可呼风唤雨、驱雷掣电,看样子,张角要不计代价攻下邺城。

大多数玩家面露惶恐,不知道雷电会不会落下。

徐天瞥见林芷儿带着一群长夜未央公会的玩家守城。林芷儿一袭白衫,左手握剑,青丝如墨,至于身材……

轰隆!

一道雷霆划破天际,吓了众人一跳。

徐天不禁感慨:“这雷电还真大……”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兵提供&0)

    【统帅】:30(影响统帅的士兵数量,当前可为100名士兵提供加成,上限80)

  • &山贼头

    汉军小队长被山贼头目一拳击中,胸膛凹陷,口吐鲜血,精神萎靡!

  • 玩家死&到附近

    玩家死亡后会在原地复活,还有死亡惩罚,所以徐天没法通过自尽回到附近的城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