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见北中郎将大人。”徐天终于等到看见了汉末四杰之一的卢植。此时的卢植四十又五,为汉末名儒,文武兼具。的话将卢植视作儒家人物,而张角代表道家,如果此次是儒道之争。“自古以来英雄出少年,天下虽有罗睺之象,但亦英雄人才辈出,真不知道是否可以匡扶汉室之幸。”卢植感叹徐天终于见到了汉末三杰之一的卢植。。...

“拜见北中郎将大人。”

徐天终于见到了汉末三杰之一的卢植。

此时的卢植四十又五,为汉末大儒,文武兼备。

如果将卢植视为儒家人物,而张角代表道家,那么此次就是儒道之争。

“自古英雄出少年,天下虽有荧惑之象,但亦英雄辈出,真不知是否汉室之幸。”

卢植感慨。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大人奉命出兵冀州,应当以平定黄巾为要务,尽快使冀州恢复秩序,至于以后之事,不必在意。岂不闻,是非成败转头空?”

卢植眼神有精光:“好一个是非成败转头空。”

“咳咳……”

徐天抄袭明代才子杨慎的词句,引来卢植的赞赏,只好厚着脸皮接受。

“公与不负使命。”

沮授在卢植面前,也毕恭毕敬。

或许沮授的智谋天赋更高,但卢植是前辈,德高望重。

徐天的视线在冀州的文臣武将身上扫过,感受到磅礴的气势。

“这位是骑都尉徐子云?”

一个文官打扮的人也在打量徐天,此人长相有几分儒雅。

徐天暗中窥视此人的虚实,对方的姓名被徐天轻易得知。

冀州刺史王芬!

王芬还涉及一桩大案,那就是与许攸等人试图谋废汉灵帝,立合肥侯为帝。

后来,东窗事发,王芬畏罪自尽。

不知道现在的王芬是否已经产生了谋反的念头。

不过,所有玩家都知道王芬有可能会谋反,王芬想要成功,怕是难上加难。

“在下刘玄德,见过都尉大人。”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武将向徐天行礼。

刘玄德?

黄巾之乱的刘备初出茅庐,十分年轻,还是一介布衣,反而要以徐天为尊。

关羽、张飞年纪比刘备还小,站在刘备身后,为平平无奇的马弓手、步弓手。

两人的兵器似乎还没有进阶,已经散发凌厉的气势。

“玄德兄,还有云长、翼德两位壮士。”

“徐都尉也知道涿县有个刘玄德?”

“刘关张三兄弟桃园结义,义薄云天,岂会不知?”

徐天打量还有几分愣头青的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张飞还瞪了他一眼。

黄巾之乱这一年,曹操二十九、孙坚二十九、刘备二十三、张辽十五,所有以后纵横三国的人物相当年轻,初等舞台。

时势造英雄,这句话用来形容汉末,再合适不过。

“黄巾军已至!”

一个站在元戎箭塔上的汉军司马突然喊话,惊动城墙上的几十万守军。

徐天、刘备、卢植等人,无不看向城外。

在地平线上,一条细线出现,延绵几千米,占满所有人的视线。

卢植的手放在剑柄上,眉头一皱。

哒哒哒……

黄巾军的数量过于庞大,脚步声形成共振,地面在颤抖,如黑云压城。

一面面黄旗竖立,猎猎作响!

黑线变为黑压压的大军,黄巾将领统帅一个个万人方阵移动,不见边际。

一个魁梧的武将骑着巨虎,黄巾军狂热地望着这个武将。

人公将军张梁,以武力为主,法术次之。

“民不聊生,官逼民反,献城投降,尔等可以活命!否则,攻破城池,鸡犬不留!”

张梁的声音回荡在邺城上空,如同洪雷滚滚。

邺城百姓、冀州汉军听到张梁的传音术,脸色苍白。

沮授俯视无边无际的冀州黄巾:“黄巾军人数虽多,粮草不济,他们定会急于攻城。”

“巨弩、箭塔准备!”

卢植一声令下,五百张巨牛弩怒张,三百座元戎箭塔的元戎神弩对准下方的黄巾军。

“文远、潘凤,等下低调行事。”

徐天瞥了一眼八米长的巨型弩箭,邺城恐怖的城防工事杀伤力惊人,威力堪比武将的绝技。

【名称】:巨牛弩

【品阶】:七阶墨家器械

【威力】:50~100

【耐久】:200/200

【情况】:可用于攻城、守城的巨型器械,造价高昂,由高级弩坊署生产。

一张巨牛弩需要几十个汉军共同操作,可想而知,需要万人操纵的五百张巨牛弩爆发时的恐怖杀伤力。

徐天让张辽、潘凤保存体力,以便在关键时刻行动。

“找个机会做掉张角或者张梁,他们的身上肯定有神器……”

徐天在寻找张角、张梁的位置。

张宝已经重伤,对冀州汉军无法造成威胁,真正有威胁的,只有张角、张梁二人。

林芷儿带领长夜未央公会的玩家和士兵,与徐天共同守其中一段城墙。

两人的兵力合在一起有两万人。

对方招募了居住在关中的文官杜畿,这让徐天羡慕不已。

徐天现在不缺少武将,却缺少一员合格的文臣为自己打理内政。

杜畿是太守级别的文官,别说治理小小的赵镇,即使治理整个常山国,也绰绰有余。

如果可以将杜畿骗过来就好了。

无数华夏区的玩家公会聚集在邺城,他们也参与防守邺城。

黄巾军在巨牛弩的射程之外停下,一群黄巾长迫使俘虏的汉军工匠搭建攻城塔、云梯车。

“黄巾军正在壮大,幸存下来的黄巾兵会进阶为黄巾长、黄巾力士……”

刘备直面黄巾汪洋,不免担忧。

一旁的关羽对刘备说道:“大哥,黄巾贼寇猖獗,只因张角蛊惑人心,待张角出现,我杀入黄巾军之中,直取张角首级。”

刘备看向张飞:“三弟,你意下如何?”

张飞豪爽答道:“俺也一样!”

刘备点了点头。

确实,如果可以击杀张角,黄巾军多半会崩溃。

刘备的目标和徐天一样。

“张角身上定有特殊宝物,杀掉他,说不定可以爆出那些宝物。”

前来邺城的玩家公会也在觊觎大贤良师的宝物。

黄巾军在备战时,冀州汉军将成捆的弓箭、弩箭搬运至城墙上。

木齿轮在转动,类似墨家机关术一样的大型器械上上下下,紧张地运输物资和兵力。

卢植分配了一批兵器给到来的徐天。

徐天借助这个机会,让归降的黄巾军换上汉军的环首刀。

“三千副扎甲……看来朝廷还是有些底蕴。”

徐天空手套白狼,从卢植这里要了三千副扎甲,完全是白嫖。

不仅如此,一个汉军司马带兵找到徐天:“骑都尉大人,刺史大人令我前来相助。”

徐天打量此将,看上去也只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你是何人?”

“冀州刺史部军司马张郃。”

书评(408)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