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仓被潘凤的一拳被击中,脸侧向一旁,但还也没被潘凤打倒。潘凤大叫:“贼寇,有本事赤手空拳,通过男人间的决斗!”“可恨,莫不是我怕了你不成!”周仓被潘凤惹恼,将大刀丢到一边,给他潘凤一拳,令人惊叹的力量让潘凤身形转眼,嘴角流血!两员猛将用砂锅大的拳头潘凤大叫:“贼寇,有本事赤手空拳,进行男人间的决斗!”。...

周仓被潘凤的一拳击中,脸侧向一旁,但还没有被潘凤击倒。

潘凤大叫:“贼寇,有本事赤手空拳,进行男人间的决斗!”

“可恶,莫非我怕了你不成!”

周仓被潘凤惹怒,将大刀丢到一边,还给潘凤一拳,惊人的力量让潘凤身形一晃,嘴角流血!

两员猛将用砂锅大的拳头互殴,你一拳,我一拳,拳拳到肉,带着劲风!

“此拳不辱上将之名!”

潘凤再次砸中周仓一拳。

他听从徐天的命令,为了活捉周仓,没有动用兵器,而是赤手空拳与周仓肉搏。

两个人的拳头就是最好的兵器,一拳接着一拳砸向对方,用最男人的方式决斗。

几十个回合过后,无论潘凤还是周仓,全部鼻青脸肿,却还是坚持不懈地用拳头砸向对方,想要将对方打趴!

这事关男人的尊严,谁先倒下,那么谁就输了决斗,在将来抬不起头!

“以二打一,胜之不武!”

周仓青筋暴起,门牙差点被潘凤打崩,一拳砸到潘凤的眼眶,潘凤的眼眶青肿、眼冒金星。

潘凤吃痛,一拳崩中周仓腹部,然后疯狂出拳:“老子打的就是你!打打打打!”

周仓受到重创,隔夜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上吐下泻,画面不要太美。

“周仓的防守还真是稳健,这样竟然都没有倒下……”

徐天一直在观察潘凤与周仓的最终决战,发现周仓的体力即将耗尽,却始终没有被潘凤打垮,擅长进攻的潘凤遇到擅长防守的周仓,竟然拿周仓无可奈何。

徐天向张辽使了一个眼色。

既然单打独斗拿不下潘凤,那么就继续群殴。

正经人谁单打独斗啊,岂不闻三英战吕布?

张辽大概明白徐天的意思,自言自语:“只要不打死就行了吧……”

轰!

潘凤还是耗不过皮粗肉厚的周仓,反而率先耗尽体力,魁梧的身躯轰然倒下。

“我承认你也是一名好手,可惜还是不如我……”

周仓击倒潘凤,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实行车轮战的张辽骑着灰影到来,月牙戟刺向周仓,周仓不得不避让。

月牙戟挥出的气刃切割,在地面留下深达一尺的裂痕,碎石飞溅。

如果不是周仓躲闪及时,说不定已经被张辽的一击重伤或者击杀。

不过这已经在张辽的算计之中,张辽知道周仓爆发的话,可以躲过这致命一击。

迫使周仓爆发,让周仓消耗更多体力,正是张辽的想法。

张辽不再动用和潘凤一样的手段,拳拳到肉,而是动用兵器,招招致命,周仓的体力消耗反而更快,同时难以反击。

周仓发现自己中计了。

他为了和潘凤进行男人间的决斗,放弃了动用大刀。

现在大刀的位置,距离周仓颇远,张辽骑着战马来回驰骋,根本不给周仓取刀的机会。

周仓万分憋屈,纵使他擅长防御,有兵器和没有兵器,完全是两个状态,血肉之躯怎么硬撼张辽的月牙戟。

“你们官兵,太过狡诈!”

周仓简单的头脑,也明白过来自己是中计了,大为恼火。

兵不厌诈啊。

徐天又驱逐了一批黄巾长,眼见周仓的体力即将彻底耗尽,对于周仓的批判,并不以为然。

黄巾军将领普遍缺少智谋,而是凭借武力说话。

除了张角三兄弟,谁的武力更高,更加容易成为头目,周仓的武力确实惊人,可惜智力一塌糊涂。

“拿下!”

张辽来回攻击周仓,最终大喝一声,月牙戟架在了周仓的脖子上。

并非周仓没有躲闪的意识,而是周仓的体力已经不允许他继续躲闪,有心无力。

“是我败了……”

周仓不得不承认自己战败。

“来人,将他锁起来。”

一队骑兵到来,用铁链将周仓锁住。

这条铁链是高级铁匠打造的刑具,对武将有一定的压制效果,防止一些武力过高的武将挣脱。

潘凤、张辽以二敌一,周仓似乎还有些不服气,想要挣扎,触发铁链的效果,金色的光芒流动,周仓反而被锁的更紧。

“你的武力,还不足以挣脱高级的缚将索。”

徐天出征前,高价购买的道具终于起到了效果。

他已经提前设想到俘虏敌将,被敌将逃脱的可能。

毕竟,武将的破坏力惊人,一般的绳索、铁索,根本无法束缚这些武将。

这个时候,职业为铁匠的玩家或者NPC就起到了作用,可以打造特殊的道具,用以压制武将的战力。

“周仓,黄巾军声势浩大,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推翻汉室,且首领张角将星暗淡,危在旦夕,何不弃暗投明,为我效力,如何?”

徐天缺少一员擅长防守的武将,正好周仓弥补了空白,徐天难免对周仓起了招揽之心。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我周仓在你们这群狗官兵之中,竟有如此名声?”

周仓的注意点似乎有些不同。

“你武勇过人,忠义双全,我怎么没有听闻?”

“朝廷多次征战,徭役过重,世家豪强不断压榨乡里,我们这些人,实在是没有饭吃,才会造反。要我投降狗官兵,不可能。”

周仓摇头。

现在他的阵营是黄巾军,而不是流寇,而徐天位于他的对立面,想要让周仓投降,还不容易。

“黄巾军所为,不过是为了推翻朝廷罢了,但可成此事者,并非张角,而是另有他人。”

徐天想到了慈眉善目的大汉忠臣董卓。

谁能想到黄巾起义没能推翻汉朝,反而是董卓入主洛阳,彻底终结汉室复兴的希望?

俘虏周仓以后,徐天并不着急招降周仓,而是让他冷静一下,等黄巾军覆灭,周仓无处可去,还不是要乖乖臣服?

周仓应该没有为黄巾军死忠的意思,只是官逼民反,周仓痛恨朝廷,所以加入黄巾军。

这样一来就好办了。

徐天又让人照顾因为体力耗尽而倒下的潘凤,然后与张辽合兵,击败周仓的残部。

他重新将视线放回至凭借庞大的军阵相互攻伐的沮授和张宝。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队长被&吐鲜血

    汉军小队长被山贼头目一拳击中,胸膛凹陷,口吐鲜血,精神萎靡!

  • 击杀而&双手抱

    山贼头目似乎因为不少部下被汉军小队长击杀而恼怒,双手抱住一棵巨树,竟然凭借巨力将巨树折断!

  • &山贼。

    汉军、山贼势均力敌,战至最后,仅剩下汉军小队长、山贼头目,还有七个山贼。

  • 【统帅& 【幸

    【统帅】:40 【武力】:50 【智力】:41 【政治】:21 【魅力】:35 【幸运】:3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