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宝的声音回响在军营上空,汉军的士气急速持续下降,军心撼动,部分孱弱的汉军受的影响唯一,脸上露着痛苦、争扎的表情,眼神渐渐狂热分子。狂风呼啸声,电闪惊雷,汉军的战旗在狂风中猎猎直响。“邪门儿歪道,镇定!”郭图一声呵斥,破除张宝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汉军的战旗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张宝的声音回荡在军营上空,汉军的士气急剧下降,军心动摇,部分弱小的汉军受到的影响最大,脸上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眼神逐渐狂热。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汉军的战旗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邪门歪道,镇静!”

沮授一声呵斥,破解张宝的煽动效果。

狂热的汉军又恢复清明,吓出一身冷汗。

“张宝的妖术,当真可怕……但沮公与,真乃奇人也。”

常山相孙瑾虽然没有受到张宝的妖术影响,但他也没有办法破解,而沮授一句话就破开了张宝的蛊惑。

孙瑾已经将沮授视为奇人。

如果没有沮授监军,常山国的汉军遇到张宝,多半要遭殃。

沮授的表情凝重,长袍在狂风中扬动。

徐天也震撼于沮授的实力。

恐怕卢植调遣沮授前来,并非只是监军,沮授本身的实力就深不可测。

沮授监军,本来有些许混乱的汉军快速平静下来,与黄巾军对垒。

张宝见天色已晚,扎营与汉军对峙,延绵几百里。

孙瑾身为常山相,召集各个公会的会长,共同应敌。

不败神话的夜风、百鬼夜行的百鬼、长夜未央的会长在内的十几个玩家被召集。

他们都注意到了与孙瑾、沮授站在一起的徐天。

毕竟,徐天是唯一一个受到孙瑾、沮授优待的玩家。

徐天的视线也集中在这群玩家身上,这些人都是大型公会的会长。

常山国的玩家公会,可能会是以后角逐常山国的强敌。

幽州的公会有骑兵的地利优势,搞不好又是一个公孙瓒。

徐天的视线一一扫过,落在长安城的公会会长身上,微微吃惊。

这个人不就是讨伐张白骑时,那个释放S级法术技能的女玩家吗?

对方注意到徐天的视线,点头回应,一言不发,看上去冷若冰霜。

孙瑾对十几个玩家说道:“诸位义士奉诏讨贼,切勿再擅自行动,而应听从沮别驾或者徐都尉的吩咐。”

常山国公会的会长夜风脸上挂不住,他的公会为了抢功,被黄巾军将领高升重创,公会玩家的平均等级因此下降。

“今夜诸军休整,轮流巡逻,待夜尽天明,袭击黄巾军营地。”

沮授做下决定,开始分配任务。

各个玩家没有异议,毕竟这是沮授。

夜间,阴云密布,雷霆翻滚,张宝的营地与汉军的营地对峙,剑拔弩张。

“张宝的‘风云变色’,改变了天时,无法夜观天象……”

沮授试图预知一些事情,却被张宝的技能影响。

原来还有这种说法。

徐天再次补充相关的知识。

按照沮授的计划,待汉军的体力逐渐恢复,便可前去袭击黄巾军,一战击败张宝,进而围困巨鹿,分担卢植的压力。

各个公会的玩家派出一部分兵力巡逻,然后各自休整,养精蓄锐。

潘凤为了击杀高升,消耗大量体力,抓紧时间恢复,在军帐中传来雷霆般的打呼声。

徐天查看自己的功勋值。

潘凤效忠自己以后,潘凤获得的功勋值,有大部分归于徐天。

差不多两万功勋值!

高升相当于送经验给潘凤,潘凤的等级直接升到了85级,武力78点。

“攻打张宝的营地,应该还可获得更多功勋值。不知道沮授是否有把握击败破界的张宝……”

如果同样破界,徐天相信张宝不是沮授的对手,但沮授还没到巅峰,这就不好说了。

黄巾军的军纪似乎不怎么样,张宝也没有在夜间攻击汉军。

差不多接近卯时,汉军和玩家开始集结,对张宝进行袭击。

不少玩家还没有试过袭击黄巾军,不由兴奋。

汉军、玩家组成百万大军,向人数更多的黄巾军的营地进军。

黄巾军骑兵在营外巡逻,发觉汉军逼近,立即敲锣。

几百万黄巾军炸营,甚至连军帐都没有的黄巾军抓起身边的兵器,迎战汉军。

“兄弟们,别让官兵看扁了我们,今日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黄巾军将领严政催促黄巾兵出战。

“布阵,六丁六甲!”

张宝招来三十六个黄巾军将领,令他们统帅最精锐的三十六个万人方阵,快速布阵。

汉军已经与外围的黄巾军交战,像是捅了马蜂窝,无边无际的黄巾军出现。

“叮!您成功击杀10级黄巾兵,获得100点经验。”

“叮!您成功击杀20级黄巾兵,获得200点经验。”

……

徐天率领一支骑兵,横扫外围的黄巾军,成片的黄巾兵倒在他的长枪之下。

潘凤双手握斧,对前方的汉军大喊:“避开!”

斧光乍现,黄巾军设下的简易木栅栏被潘凤粉碎,碎木飞溅,汉军骑兵长驱直入!

“黄巾军,也不过如此!”

潘凤在黄巾兵之中掀起腥风血雨。

赵镇的一千轻步兵跟随潘凤突进,击破一个黄巾万人方阵,两三千黄巾兵倒在赵镇轻步兵的攻势之下。

嘭!

在潘凤的兵势所向披靡时,几个赵镇的轻步兵被一个黄巾军将领击飞几十米,瞬间毙命。

一队黄巾长握着长刀劈砍,成排的赵镇步兵战死!

“何人敢伤我上将潘凤的步卒!”

潘凤真的生气了。

他向来注重义气,又亲自训练这支兵马,见一个黄巾将领驱使黄巾长,大败赵镇的轻步兵,不由恼怒,扛着大斧来战。

一个虎背熊腰、黑面虬髯的大汉出现,头系黄巾,背着长刀。

“你用斧头?难道就是你杀了高升?”

黄巾将领的眼神中战意高昂。

他看到潘凤的兵器特殊,知道潘凤并非一般的官兵,很有可能就是击杀高升的武将。

“我杀高升,如杀鸡用牛刀,受死!”

潘凤抡动大斧,斧刃发出切割空气的破空声,向黄巾军将领斩去!

刀光后发先至,格挡大斧,虬髯壮汉向后倒退两三步,每一步在地面留下蜘蛛网般的裂痕,强行卸力!

“你比我想象的厉害那么一点点……”

潘凤知道自己的力道有多么恐怖,而眼前的黄巾军将领竟然可以挡住他普通攻击模式的全力一击,可见对方的武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武(白&、官兵

    【特性】:习武(白色特性,物理系技能威力+10%、防御力+10%)、官兵(白色特性,士兵对贼寇的伤害+15%)

  • 长的虚&实。

    因为有橙色特性“心如明镜”,徐天可以看出汉军小队长的虚实。

  • &队长击

    汉军小队长击开树干,右脚一蹬,身形晃动,向山贼头目杀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