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郭图。”一个文官来见徐天。徐天原本还我以为卢植而已派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使节催着自己发兵,但也没想起会是郭图!刷的一下,徐天就站了出来,令下人斟茶,敢待慢。郭图、田丰,后世世界公认的袁绍势力的两大谋士。只可惜,袁绍不能够用他们的计谋,否者他们就一个文官来见徐天。。...

“在下沮授。”

一个文官来见徐天。

徐天本来还以为卢植只是派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使节催促自己出兵,但没有想到会是沮授!

刷的一下,徐天就站了起来,令下人斟茶,不敢怠慢。

沮授、田丰,后世公认的袁绍势力的两大谋士。

可惜,袁绍不能用他们的计谋,否则他们就是袁绍的荀攸、荀彧。

冀州人才济济,文臣武将皆有,占据冀州之地,退可虎踞一方,进可逐鹿中原。

“不知道先生前来,有何贵干?”

徐天小心翼翼询问沮授。

如果是寻常人,徐天还没有那么客气,但眼前之人是沮授。

徐天目前武有张辽、潘凤,暂时不缺少武将,但却没有合格的谋主和内政大臣,只有一个不入流的赵州乔。

好的谋主可不好找,文可安国的文臣也是凤毛麟角。

如果有可能令沮授效忠自己,徐天不会放弃这个尝试。

现在沮授的身份是州别驾,地位可一点都不低,跟着冀州刺史混。

因此,沮授不像是白丁潘凤、小吏张辽,他对徐天骑都尉的身份不怎么在意,眼光也更高。

想要招募智力超过90的沮授,条件可能更加苛刻。

徐天的脑子已经开始活络,试图套出招募沮授的隐藏条件。

沮授说明来意:“刺史大人、北中郎将大人令我巡视常山国各县,一来防备黑山军,二来,若是有多余的兵力,又或者有豪杰人物,则可调来平定巨鹿郡之黄巾。听闻徐都尉力斩黑山军渠帅张白骑,特来赵镇拜访。”

“原来如此。巨鹿郡当前形势如何?”

“贼首张角能呼风唤雨、招雷引电,又有张宝、张梁兄弟助阵,还有猛将管亥,连斩几员汉将,冀州、幽州危急。皇甫嵩、朱儁二位将军已入豫州,至于冀州这边,只有卢植大人独力应对,恐怕有些困难。不过我夜观天象,贼首张角将星暗淡,大汉气运,尚未断绝,我军必胜。”

夜观天象!

据说这是一流谋士才有的能力。

张角三兄弟在《天下》里,是太平道法术的代表人物,掌握各种道家法术,整个冀州都笼罩在黄巾军的阴影之下。

好在,时势造英雄,乱世之中,英雄辈出。

如果没有黄巾起义,或许曹操会是大汉忠臣,袁绍五世四公,刘备依然是落魄皇叔……

张角,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历史走向的男人,然而却早早退场,让曹操、袁绍、刘备、孙坚等英雄登场。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沮授到来的目的很简单——提醒徐天参与黄巾之乱,以及看一下击杀张白骑的玩家而已。

沮授身为冀州的州别驾,听说常山国有异人击杀黑山军渠帅,不免好奇。

徐天的高魅力让他很快心生好感。

当然,好感与效忠是两回事。

徐天轻咳一声,一本正经说道:“我也夜观天象,汉室虽然衰微,但黄巾无法成事,反而会有无数义士挺身而出。”

沮授盯着徐天,似乎看出徐天没有所谓夜观天象的能力,却也不揭穿徐天:“徐都尉似乎别有想法。”

徐天说道:“目下正值乱世,乱世则必出英雄,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适时也。先生亦是英雄。”

与沮授这样的谋士对话,无须言尽,想必沮授已经知道了徐天的意思。

沮授神色一动,看出徐天心怀大志。

沮授并不反感野心之人,东汉朝廷如江河日下,虽还没有灭亡之实,却已有灭亡之势。

为了平定黄巾,汉灵帝允许各地官吏、世家、玩家募兵,不难想象,即使黄巾失败,诸侯割据的格局已成。

“不料常山国一行,还能听到如此言论。”沮授稍微感慨一番,然后又提及调兵之事,“卢大人已率北军五校至邺城,不日即将从南部攻入巨鹿。常山国可出兵一队,从西部攻入巨鹿。”

北军五校……

徐天早有听闻北军五校的名声,这是东汉朝廷最后的精锐,其中还有不少胡人士兵,也是镇压黄巾军的主力。

“卢植大人有召,我到时自然会前去与之汇合。不知先生届时是否也会参与讨伐黄巾?”

“天下兴亡,义不容辞。”

徐天此时突然有些同情张角三兄弟。

好不容易张角三兄弟在《天下》里成为了呼风唤雨般的存在,张角更是成为南华老仙的徒弟,可令风云变色。

然而,黄巾起义却引出了无数英雄豪杰、能人异士。

冀州除了卢植,可别忘了,还有沮授这些冀州本土的名士、将领。

沮授不仅仅是谋士,还是袁绍的监军,督一方兵马。

“如先生不急于一刻,不如留在本镇半日,我们讨论家国大事。”

徐天为了增加沮授的好感,开始三顾茅庐。

这算是一顾。

沮授的身份是州别驾,黄巾之乱时期的冀州刺史还不是韩馥,而是王芬,韩馥大概在董卓之乱左右才正式上任冀州刺史。

韩馥是否可以顺利活到那个时候都难说,毕竟徐天的目标也是冀州刺史的位置。

众所周知,和位面之子作对的下场都不怎么样。

“愿闻其详。”

出乎意料,沮授最终同意在赵镇多待半天。

徐天令人取来镇子里最好的酒,与沮授把酒言欢,商谈天下大势。

“大厦将倾,纵使黄巾覆灭,恐天下英雄出世,难以遏制。再加外戚、宦官轮流当权已久,世家沉默多时,今世家募兵,必定不愿久居这两股势力之下。天子令各地自行募兵,平定叛乱,只是饮鸩止渴罢了。”

徐天滔滔不绝,以事后诸葛亮的位置高谈阔论,偏偏还说的合情合理,让沮授陷入沉思。

汉末,外戚、宦官争执不下,世家多半时候在吃瓜,而黄巾之乱让世家名正言顺地控制地方兵权,各地豪杰纷纷拥兵自保,形成田庄、坞堡,隐藏人口,加剧乱世。

放权容易,收权却千难万难了。

徐天设法与沮授结交时,潘凤不禁纳闷,这下他说不定地位又要下降了。

“张辽,今日来较量一番!”

心情不爽的潘凤找到张辽单挑。

“可以。”

张辽虽然年少,却也有一股傲气,面对潘凤的挑衅,并不想让。

书评(183)

我要评论
  • ,《天&常理估

    他这才想起来,《天下》是高武世界,不能按照常理估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