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少年所以战马倒地不起,勉强控制住身形,捂着伤口,脸色惨白。他的武力远也没抵达巅峰,在上万鲜卑骑兵的围攻下,终归但是寡不敌众,且战且走。比汉军少年更快被打倒的是他的战马。“么来此直至了吗?不行啊,我不能够死在此地,除了机会活下去……”汉军少年强忍痛割爱他的武力远没有到达巅峰,在上万鲜卑骑兵的围攻下,终究还是寡不敌众,且战且走。。...

汉军少年因为战马倒地,勉强稳住身形,捂住伤口,脸色苍白。

他的武力远没有到达巅峰,在上万鲜卑骑兵的围攻下,终究还是寡不敌众,且战且走。

比汉军少年更快倒下的是他的战马。

“难道到此为止了吗?不行,我不能死在此地,还有机会活下来……”

汉军少年强忍痛楚,一步步向野马群走去。

只要临时收服一匹野马,兴许还有逃生的机会。

“他一人杀了我们千骑,还泄露我们进攻雁门郡的部署,必须杀了他!”

腰间缠着狼皮的鲜卑万夫长面目狰狞,对这个深入塞外侦查的汉军少年恨之入骨。

另外,鲜卑万夫长感受到了恐惧。

这个少年明显是雁门郡的郡吏。

万一让他成长起来,以后鲜卑部落想要继续洗劫雁门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必须要将其尽快抹杀。

突然,鲜卑万夫长看到了前方的野马群,不由狂喜。

没想到追杀汉军少年,还可以遇到野马群。

野马群,有可能会诞生马王。

“他的性命我要,马王我也要!杀!”

鲜卑万夫长拔出马刀,率领鲜卑骑兵加速。

“力劈华山!”

一声暴喝声回荡,空中一把巨斧虚影凝聚,凌空劈下!

潘凤直接全力出手!

鲜卑万夫长看到凌空劈落的巨斧,凭借精湛的骑术躲闪。

轰!

巨斧劈落,至少有三百鲜卑骑兵被大斧湮灭!

沙尘消散,地面出现长达百米的裂痕,沿途横尸遍野。

“这力量,犹在我之上……”

鲜卑万夫长脸色惨白。

潘凤的绝技“力劈华山”,对体力的消耗不小,需要50点体力,潘凤的体力直接下降到70点。

不过效果显而易见。

原本追杀汉军少年的鲜卑骑兵几乎全部停了下来,以为汉军的援军到来。

再者,潘凤造成的破坏,让鲜卑骑兵汗流浃背。

“援军?”

汉军少年不敢置信。

他的印象中,雁门郡并非没有使用大斧的将领,但这样的绝技,却从未见过。

“我乃大汉骑都尉徐子云,尔等可曾闻‘马邑之围’?今日尔等将粉身碎骨!”

徐天骑着黑煞战狼,提气传声,做出围歼鲜卑骑兵的姿态。

“不好,汉军在此地设伏,我们已中计,速退!”

鲜卑万夫长被潘凤的绝技震撼,又被徐天的架势吓到,还以为汉军真的在马邑北部设伏,于是匆忙撤退。

鲜卑骑兵兵慌马乱,仓促间连退百里。

徐天成功惊退鲜卑骑兵。

鲜卑骑兵不知道他的虚实,他也不知道鲜卑骑兵的虚实,在心理博弈过后,鲜卑万夫长选择了主动撤退。

“你们是何……何人……”

汉军少年一步步走到徐天面前,最终倒下。

“还有呼吸,他的体力似乎耗尽了。”

徐天见对方年纪轻轻,竟然在数量众多的鲜卑骑兵的追杀下活了下来,不禁诧异。

现在的徐天也不敢说自己可以在成千上万的鲜卑骑兵的攻击下存活。

毕竟塞外,游牧部落占据了地利,而且人多势众。

万一对方发现打不过,又呼朋唤友,问题就大了。

徐天取出疗伤药,给这个少年服用。

在出塞寻找野马群之前,徐天自然买了各种草药,有备无患,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过了一会儿,汉军少年体力稍微恢复,伤口已经逐渐愈合,对惊退鲜卑骑兵的徐天心怀感激:“这位大人当真是朝廷派来的骑都尉?”

“千真万确。”

徐天手腕一翻,官印在手。

用一万功勋值兑换骑都尉,徐天带着官印四处坑蒙拐骗,但汉家的官职就是好用。

怪不得沮授建议袁绍、荀彧建议曹操,迎接汉献帝,挟天子以令诸侯,大义之旗,岂是玩笑。可惜袁绍迟疑,让曹操捷足先登。

汉军少年确定徐天的身份,立即行礼:“雁门郡小吏张文远拜见骑都尉大人。”

张文远……

张辽?!

徐天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震撼不已。

时之良将,五子为先!

这个少年就是五子良将之一的张辽!

没想到此时的张辽,竟然才这么年轻,而且只是雁门郡一个小吏。

张辽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左右,因为常年生活在烽火连天的雁门郡,所以比同龄人更加成熟和刚毅。

马邑、张辽……

徐天想起来了。

根据《三国志》的说法,张辽是汉武帝时期提出“马邑之谋”的马邑县豪商聂壹之后,后来为避怨而改变姓氏。

张辽很早就在雁门郡担任郡吏,以武勇著称。

后来并州刺史在抵御胡人时,战败被杀,丁原出任新的并州刺史,听闻张辽的名声,于是招张辽为从事。

从此,张辽进入中原,名声远扬,成为五子良将、合肥止啼者、孙十万克星。

这是历史上的事情了,而现在,五子良将就在眼前,徐天内心已经在设想108种招募张辽的方法。

一般来说,招募史实武将、演义武将,前提是获得对方的好感,这一点徐天已经做到了。

当然,仅仅有好感度还是不够的,比如陈登拥护刘备继任徐州牧,但刘备败走后,也没有继续跟随刘备,而是投靠曹操,因为陈登更加重视家族的利益,谁可保住徐州就跟谁走。

又比如徐庶,将他的老母抓了,徐庶就会乖乖到来,至于出力不出力,另说。

不同的武将,有不同的隐藏招募条件,投其所好,才能顺利招募。

潘凤的隐藏招募条件是主公要有官职。

而张辽的招募条件,徐天要设法找到。

现在的张辽身份不高,招募条件肯定没有那么苛刻。

相比以武力见长的潘凤,张辽才是徐天心目中的统帅人选。

徐天尝试拐走年少的张辽:“我蒙受天子之恩,将讨伐巨鹿郡之黄巾,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不知文远可否愿随我前去冀州?”

……

鲜卑万夫长在撤退途中,草木皆兵,害怕被徐天的“伏兵”形成合围。

不过撤退了一段距离,设想中的伏兵没有出现,徐天、潘凤也没有追来,鲜卑万夫长突然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和侮辱。

“可恶,又中计了!杀回去!”

“你们几个,去通知单于大人,就说汉军骑都尉在此地,若是杀了他,雁门郡必定会惊恐!”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鲜卑万夫长气急败坏,又带着一群鲜卑骑兵卷土重来。

书评(376)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