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年少的张辽听了徐天的邀请,不由得动心,脸上有争扎之色。徐天现在的是汉天子赐封的骑都尉,有名望,有地盘,的话归顺徐天,自然而然比出任雁门关郡的小吏更有前途。徐天趁着张辽还也没不断成长出来,要捷足先登,否者以后张辽的身价提高,那么反倒好征募了。张辽迟疑了徐天现在是汉天子册封的骑都尉,有名望,有地盘,如果投靠徐天,自然比担任雁门郡的小吏更有前途。。...

年少的张辽听了徐天的邀请,不由心动,脸上有挣扎之色。

徐天现在是汉天子册封的骑都尉,有名望,有地盘,如果投靠徐天,自然比担任雁门郡的小吏更有前途。

徐天趁着张辽还没有成长起来,必须捷足先登,否则以后张辽的身价提升,那么反而不好招募了。

张辽犹豫了一会,最终说道:“辽生于马邑,以守边为己任,若是辽离开此地,胡人进犯,恐怕……”

隐藏的招募条件出来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玩家,徐天抓重点的能力一向很强。

张辽的话看似平常,但很有可能就是招募他的关键。

张辽从小长大的马邑县时常处于兵荒马乱之中,与游牧部落相互攻伐。

如果没有这群郡吏保家卫国,那么鲜卑、匈奴或许会抄掠中原。

也正是因为从小在战乱中出生,年少从军,张辽才能有大将之姿,此所谓时势造英雄。

“鲜卑单于檀石槐已死,鲜卑分为三部,步度根虽然是三部单于之一,却未必有威胁并州之实力。当前,黄巾军、黑山军席卷关内,关内兵荒马乱,生灵涂炭,为朝廷头等大患。只有压制黄巾、黑山等贼,中兴汉室,方可有余力讨伐鲜卑。”

“大人所言有理,只是……”

张辽还在计较与鲜卑人的恩怨。

这个时候,灰影竟然走了过来,舔舐张辽的伤口。

莫非名马也会认主?

徐天知道钻石级坐骑已经通人性,那么这匹战马选择了张辽作为主人。

倒不是徐天的魅力不够,而是他已经拥有坐骑,马王也有自己的骄傲。

“它似乎认同了你,只要跟我前去冀州,那么它就是你的坐骑。以你的天赋,在我的麾下历练五年,足以扫平鲜卑部落。”

徐天给了张辽一个顺水人情。

等以后张辽成长到巅峰,以汉末鲜卑的实力,张辽还不把鲜卑单于步度根按在草地上摩擦?

潘凤大大咧咧说道:“我大哥看重你,这才苦口婆心劝说,莫要不识抬举!”

潘凤现在很委屈。

他为了投靠徐天,十分卑微。

然而,徐天却主动招揽张辽。

现在的张辽不过十五岁,初出茅庐,潘凤看不出他强在哪里。

所以,爱是会消失的是吗?

张辽因为潘凤的话,知道徐天重视自己,犹豫再三,终于下定决心。

突然,地面再次传来轻微的马蹄声。

徐天脸色一变:“看来鲜卑人已经知道我这是虚张声势。既然你已经得到灰影认可,那么可带领野马群返回关内。”

“大人若是与辽杀败这一支鲜卑骑兵,再答应辽一个条件,辽愿随大人前去冀州。”

张辽终于提及隐藏的招募条件。

“什么条件?”

“将来若是胡人进犯雁门郡,如大人有余力,请大人出兵相助。”

“可以。”

两个条件,徐天全部答应下来。

第一个条件,击败眼前的鲜卑骑兵。

徐天认为张辽的智力不低,又常年与胡人交战,应该可以准确地判断对方的实力。

张辽提出这个条件,说明这一战,他有把握。

第二个条件,将来帮助雁门郡抵挡进犯的游牧部落。

以后的事情,当然以后再说,只要将张辽拐到冀州,还怕张辽跑了不成?

张辽抚摸马王灰影的毛皮:“既然你认我为主,那么此次,我们一同征战。”

灰影发出马嘶声,作为回应。

张辽翻身上马,握着月牙戟。

良将配上名马,已经有大将的气势。

徐天、潘凤各持兵器,与张辽并立。

在徐天与张辽搭话期间,气急败坏的鲜卑万夫长带着几千鲜卑骑兵折返。

马蹄滚滚,大地颤栗。

漠南的地利是提升轻骑兵的机动力,所以鲜卑骑兵速度飞快。

“果然,他只是在虚张声势。不可放走他们任何一个!”

鲜卑万夫长看到徐天、张辽、潘凤三人站在前方,并无其他兵马,知道自己之前被徐天欺骗,恼羞成怒。

“上!”

徐天、张辽、潘凤同时出击,三个人冲击数千鲜卑骑兵!

“结阵!”

鲜卑万夫长几乎在同时大喝,数千鲜卑骑兵结成了军阵,将三人重重围困!

铁骑铮铮,四面八方都是鲜卑骑兵,鲜卑人箭如雨下!

徐天入阵,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空气的流动似乎有所停滞,杀气如同无形的大山压在徐天身上。

这是战阵的威力。

一旦陷入军阵,武将会被压制。

像是虎豹骑、大戟士、西凉铁骑这样的精锐兵种组成的军阵,即使是潘凤陷入其中,也会大概率战死。

华夏区还有72个隐藏英雄,他们说不定拥有更加强力的兵种和阵法。

“为首之人为鲜卑部落万夫长,擒贼先擒王!”

张辽挥舞月牙戟格挡箭雨,骑着灰影,直取鲜卑万夫长。

灰影速度奇快!

月牙戟带着风刃,切割沿途的鲜卑骑兵!

徐天射箭,而潘凤握着大斧近战!

黑煞狼王卷起狂风,卷走不少箭雨!

一支火矢在空中化为几十只火鸦,被火鸦沾到的战马很快被火焰吞噬,不少鲜卑骑兵因为着火而落马,在地上打滚。

凤头斧抡动,一个个鲜卑骑兵被潘凤收割!

三人在数千鲜卑骑兵组成的战阵之中横冲直撞,杀伤无数!

“此三人,莫非都是汉军都尉?”

鲜卑万夫长见三人不断杀伤自己的部下,连几千名鲜卑骑兵都无法压制他们,不由大汗淋漓。

张辽不久前大战未死,等级提升,武力也更加恐怖。

限制张辽发挥的是他的体力还没有完全回复,无法动用绝技,只是用简单的劈刺,斩杀眼前鲜卑骑兵。

两三支箭射中徐天的扎甲。

即使调低了体感程度,依然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从伤口传来。

还好,徐天的武力已经不低,体魄也得到强化,几支鲜卑骑兵的箭还无法射杀徐天。

一群鲜卑骑兵动用骑射技能,上千支箭在战场上乱飞,杀气弥漫,四面皆敌!

徐天的扎甲插着几支箭,依然在射杀强敌。

他条件反射地向箭囊摸箭,发现几十支箭竟然全部耗尽。

不得已之下,徐天拔出汉军军官常用的环首刀,一道寒光,斩向迎面而来的鲜卑百夫长,断其右臂!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又是什&?

    连眼前的汉军小队长和山贼头目都如此凶猛,那么五虎将、五子良将又是什么层次?

  • &汉军、

    汉军、山贼势均力敌,战至最后,仅剩下汉军小队长、山贼头目,还有七个山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