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不起绝大都数玩家的潘凤居然主动誓死效忠了。徐天细细回味了一下,潘凤好像很注重主公的官职。后期玩家都是平民,而徐天当上骑都尉以后,已不再是白丁,再再加魅力值很高,又有黑暗的前途,因为潘凤主动依附于。“叮!演义武将潘凤向您誓死效忠,请问您是否可以征得?”开什么玩笑徐天回味了一下,潘凤似乎很重视主公的官职。。...

看不起绝大多数玩家的潘凤竟然主动效忠了。

徐天回味了一下,潘凤似乎很重视主公的官职。

前期玩家都是平民,而徐天当上骑都尉以后,不再是白丁,再加上魅力值很高,又有光明的前途,所以潘凤主动依附。

“叮!演义武将潘凤向您效忠,请问是否同意?”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不同意。

“同意。”

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潘凤的眼神中有一丝敬畏,已经有些许君臣之分。

潘凤效忠之后,徐天的特性“心如明镜”看不到的面板,此时已经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经过讨伐黑山军一战,潘凤的等级从80级上升到81级,武力从76上升到77。

越到后面,升级越困难。

【姓名】:潘凤

【等级】:81

【破界】:未突破

【体力】:120/120

【统帅】:51(满级56)

【武力】:77(满级80)

【智力】:42(满级50)

【政治】:11(满级14)

【魅力】:25

【幸运】:2

【特性】:

1.无双上将(橙色特性,力量、防御+30%,体力低于30时,进入狂暴状态,力量额外+30%);

2.蛮力(蓝色特性,力量+30%);

3.上将潘凤,可斩华雄(蓝色羁绊特性,华雄在敌对阵营时,可激活,与华雄军团交战时,潘凤的力量+20%,华雄军团士气-10,但有10%概率被华雄秒杀)

【技能】:力劈华山(S级技能,威力:100,消耗50体力)、大喝(C级技能,敌军士气下降)

【心法】:蛮牛心决(A级心法,上限四层,当前第四层:力量、防御+20%,体力上限+20)

【装备】:凤头斧(钻石级)、精钢牛角盔(黄金级)……

【兵力】:0/4000

【可训练兵种】:刀盾兵、长枪兵、长斧兵

……

潘凤竟然有10%的概率被华雄秒杀!

再加上潘凤可怜的2点幸运,这10%概率还真不小。

千万不能让潘凤对阵华雄。

徐天不由心疼潘凤。

潘凤是否可以摆脱自己的宿命,还很难说啊。

话说现在华雄在何地?

难道在凉州那里?

还是说,华雄已经投靠了董卓?

徐天的基本盘在冀州,想要去凉州一趟,人生地不熟,也无法找到华雄。

现在都没有玩家知道常山国的赵云去了哪里。

另外,不同的史实武将、演义武将有不同的性格。

有些武将的性格很奇葩。

比如陈宫刚开始打算跟着曹操搞事情,后来认为曹操不是明主,背叛了曹操,迎接吕布。

孤傲的魏延、刚直的田丰……

招募这些人都要对症下药,要是让他们不满,照样背叛。

《天下》没有忠诚度的数值,全凭领主自我感觉,以及一些蛛丝马迹,猜测这些武将的忠诚度,更加复杂。

理论上,离间计有了用武之地。

“今日起,你负责操练本村兵马,很快就要升级镇子了。”

徐天任命潘凤训练兵马。

潘凤的统帅值只有51点,不过已经是赵村第一统帅,练兵效率马马虎虎。

越厉害的统帅,军团的成长速度越快。

比如韩信练兵的速度,也就甩潘凤八条街吧。

潘凤拍了拍胸脯:“大哥请放心将村里的兵马交给我,将来这支兵马,可以纵横天下!”

本来徐天对潘凤还挺有信心,但听他的口气,怎么有点悬呢?

潘凤离开以后,徐天在考虑购买战马。

组建白马骑兵需要必备白马。

一匹战马的价格可不便宜。

还好徐天在北方的冀州,常山国的西边是并州,东北边是幽州,这两个州盛产骑兵,战马的数量也不少。

“要不购买一百匹普通战马,组建一支百人队?”

徐天陷入纠结。

骑兵的冲击力很强,可惜成本高昂。

赵大郎在潘凤加入以后,负责维持治安:“大人,有异人求见,她们声称来自长安城。”

“长安城?”

徐天还真不认识在长安城的玩家。

徐天还是让赵大郎带她们进来。

“我是长安城公会‘长夜未央’的副会长秋雨。”

一个青衫女子主动与徐天打招呼。

“抱歉,我并不愿加入你们的公会。”

在此之前,徐天已经多次拒绝各个公会的邀请,其中包括长安城的大型公会长夜未央。

“我之来意,并非如此。讨伐黑山军时,你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公会。我们的会长让我带来三百两黄金,作为回报。”

在秋雨的示意下,一个公会成员将一大袋黄金放在徐天的木桌上方。

三百两黄金?

本来徐天想要拒绝,但是她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三百两黄金和一万三千两黄金相比,似乎有些少,但对于一个公会来说已经不菲。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部都要。

徐天一时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帮助过长安城的大公会,实际上,徐天并非有意救人,当时只是在拿黑山军刷功勋值而已。

既然对方主动献金,那么不可能不收。

前期的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那么,我们告辞。”

秋雨带人离开。

竟然没有任何的条件,只是来送钱……

“这下,似乎反而欠了一点人情……”

徐天在长夜未央公会的两人离开以后,有点玩味,对方这是以退为进。

各个大型公会的会长,估计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张白骑战死的山谷,横尸遍野的战场已经被刷新,黑山军的战利品被常山国汉军、义军搜刮一空。

但,战场上的刀剑痕迹、破裂的地面,说明此地曾经爆发过一场大战。

一队黑山军骑兵出现在战场,三个黑山军渠帅扫视整个战场,他们的气势还在张白骑之上。

“张白骑被人杀了,不如我们平分他的兵马。”

黑山军渠帅于毒,主动向张燕、张牛角提议。

“可以,但要查明,究竟是何人杀了张白骑,我们好歹有个防备。”

张燕如临大敌,武力超过80的他,将击杀张白骑的徐天脑补成了一个恐怖的存在。

张牛角说道:“以往我们派张白骑与黄巾军联系,现在朝廷出兵镇压黄巾,唇亡齿寒,该何去何从?”

张燕、于毒看向巨鹿郡的方向,卢植、张角正在酝酿大战。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手将百&斤巨石

    汉军小队长一拳砸出,虎虎生风,有破空之声,竟然徒手将百斤巨石粉碎!

  • 汉军小&陷,口

    汉军小队长被山贼头目一拳击中,胸膛凹陷,口吐鲜血,精神萎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